倪大红个人资料简介(倪大红老婆)

  《都挺好》播出后,据说在某宝上,有“怒骂苏家三父子”的服务。

  这一切,都源于倪大红把苏大强这个角色,诠释和演绎到了极致。

  一个招人“恨”的演员,却跟演戏无缘。

  1960年,倪大红出生在北国的哈尔滨。

  那是一个演艺世家,父亲倪正华,曾经出演过电影《保密局的枪声》。

  继承了父亲强大的基因,倪大红从小对演员这个行业也十分向往。

  无奈老天爷跟他开玩笑,这孩子从小长得就像老头。

  父母都在哈尔滨话剧团,太清楚演员这一行当的门槛是什么了。

  彼时,荧幕形象是相对脸谱化的,能做演员的,一定得是浓眉大眼的才行。

  所以每每看到自家孩子这张面容,他们都觉得孩子跟演戏这一行无缘。

  因此早早地,父母也就断了培养儿子向这方面发展的念想。

  “哪怕做个电工也行,起码有一技之长。”父亲经常偷偷跟倪大红的母亲这般说。

  当然,这话也不能当着儿子的面说,怕伤他。

  孩子自己还不知道,偏偏对演员这一行情有独钟。

  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倪大红分配到了大庆的安达农场。

  他背着一大堆书到生产队报到,队里分配他去赶马车。

  于是每天收工之后,他都在家里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

  看不懂没关系,先感受一下那种氛围。

  18岁那年,全国高考重新恢复了。

  倪大红信心满满,揣着梦想和书本去一个就近的考点报名。

  当时上海戏剧学院也来东北招人,倪大红一路打听着去了长春的考点。

  谁知道刚报了名,初试的人就把他赶出来了。

  没通过,他也不好意思给家人和朋友提。

  消沉了几天后,倪大红的自信指数又开始缓慢恢复。

  上戏不要,那我就报考其他的,还真就不信了,所有的艺术学校都会看脸!

  他这番不服输的劲头,倒是感动了父母。

  他们觉得儿子有出息,身上具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劲头。

  于是,从过去的不支持,父母一下子来了个态度大转变。

  备考期间,父亲还专门抽出时间给儿子进行指导。

  很快,倪大红又把目标对准了解放军艺术学院。

  进考场的时候信心满满,出来又是霜打的茄子。

  “要不你就别考了,既浪费时间,还浪费报名费,做点其他事也挺好的。”

  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开始劝他。

  确实,彼时倪大红的同学,有的人报考了其他专业,有的人做了其他工作,也都不错。

  十八九岁的倪大红,似乎真的开始动摇了。

  难道长得不好看,就真的不能演戏了?

  倪大红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一点。

  最终,当朋友询问他是否有其他想法时,

  他告诉大家,我再考虑考虑其他学校。

  倪大红还是不死心。

  所幸老天爷最终还给他留了一道演戏的缝。

  不久,鸡西的话剧团招人,倪大红听到了消息。

  他二话不说,赶紧去报名参考。

  这一次,倪大红顺利过关。

  可惜,这种小地方的话剧团,事实上平日里也没多少戏可演。

  除了团里自己排练的话剧,很多时候都是无所事事。

  不过倪大红很知足,好歹终于端上这碗饭了。

  团里有什么演出,他都尽量争取登台,演配角不怕,就是让他在舞台上干干剧务,

  倪大红也觉得很舒服。

  不知不觉间,倪大红22岁了。

  那一年,中央戏剧学院又来招生了,倪大红再次萌生了报考的念头。

  “还考啊,都工作这么久了,可消停点吧,”同事都劝他。

  但倪大红心里不服气啊。

  平日里各种电影看了很多,里头的主角确实都长得不错,

  但很多配角的形象,也都是跟自己差不多的。

  而且看得越多,倪大红也越觉得,那些人演的,为啥自己不能演呢?

  他咽不下这口气,毕竟,他不想仅仅因为长相,就把自己框住。

  下定决心后,倪大红回家专心备考。

  他家在三层,每天在家里唱歌或者朗诵,倪大红担心吵到邻居。

  于是就来到顶楼的天台上,天天对着大街练习。

  这一次的考试还算顺利,主考老师都没有再拿他的外貌来说事。

  不过倪大红不知道的是,当时学校录取他,产生过分歧。

  还是有老师觉得,他外形先天不足,关键是年龄也大了。

  不过也有老师觉得,表演是一门兼容的艺术,什么样的人都应该有。

  只要他在这方面有天分,就应该进行培养。

  就这样,倪大红终于在年龄超线的那一刻惊险过关。

  事实上当时倪大红也想好了退路,如果再考不上,他就离开这一行,去当工人。

  第一次走进中央戏剧学院的大门,一眼望去,全部都是俊男靓女。

  据说,一个女同学见到他的时候,曾把他错认为是烧锅炉的大爷。

  在班里,倪大红成了年龄最大的那一个。

  排演舞台剧和小品,主角是绝对跟自己无缘的。

  要是缺个大爷或者缺个爹,都是倪大红来演的。

  同学张光北和何政军谁见了他,都会喊他一声倪大爷。

  大爷就大爷吧,既然外形不好,那就在其他方面弥补吧。

  倪大红努力学习,并且在学习期间,看了大量的文学作品。

  这为他将来的表演和发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学第二年,机会就悄然而至。

  有一天,倪大红像往常一样上完形体课,然后一副蔫头蔫脑的样子回宿舍。

  他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一辆车里,一个人正在仔细观察着他。

  过了几天,高他两级的学姐丛珊找到了倪大红。

  丛珊已经跟着谢晋出演了电影《牧马人》。

  1985年,导演谢晋正在为筹拍《高山下的花环》在找演员。

  原来那天坐在汽车里的,正是剧组的副导演。

  副导演觉得倪大红符合剧中的一个角色,就把他推荐给了谢晋。

  问了丛珊剧组在哪里,倪大红就去了新街口的北京军区招待所。

  谢晋想让他饰演战士段雨国。

  谢导见了倪大红,上来就问他,看过什么书,知道雨果是谁吗?

  倪大红就把平日里看过的书说了几本。

  谢晋一边听着,一边又让他说几本。

  于是倪大红一口气又说了四十多本。

  “就你了。”

  就这样,倪大红第一次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他第一次离开北国前去云南,去的时候正好还是冬天。

  倪大红穿着毛衣毛裤,剧组还给他发了军大衣。

  火车一路向南,倪大红一路脱衣服。

  到了昆明,他身上就只剩下一条单裤了。

  接下来就是一连三个多月的拍摄,倪大红第一次感受到了拍戏和演戏的魅力。

  外景拍摄完毕,而后又到上海去拍摄内景和配音。

  一切完毕后,倪大红带着一百多块的片酬回北京了。

  见到了同学之后,倪大红反倒害怕和羞涩起来。

  同学们都觉得他成了角儿,而倪大红却不敢这么想。

  他拿出20块,请全班的同学去吃饭喝酒。

  大学毕业后,倪大红走进了国家话剧院。

  彼时的他,才真正品味到了什么叫“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没有导演的赏识,让他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无戏可拍。

  眼看着班里的其他同学都开始接连出演,甚至有的人连男一号都拿上了。

  而倪大红有时候连一个龙套角色都拿不到。

  很多时候去剧组里试戏,委婉一点的人,会告诉他长得太怪,不适合。

  有的人就直接说他长得太丑。

  眼看没有机会,倪大红只能继续磨练自己的演技。

  毕竟,长相是天生父母给的,演技可以通过后天的方式获取。

  这种从不放弃的精神,一直到三十岁之后,才有角色渐渐找上门来。

  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里,导演找他饰演一个智障。

  其他演员都不愿意演一个傻子,倪大红倒是发挥超常,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后又是十多年的时间,倪大红仍旧在各种剧中饰演着配角。

  他从三十岁熬到了四十岁,又从四十岁快熬到了五十岁。

  直到电视剧《乔家大院》的演出后,观众才对倪大红饰演的孙茂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其是他蹲在街门口吃面的那场戏,一边吃一边不忘啃蒜,发挥得可谓淋漓尽致。

  凭借这个角色,倪大红获得了最佳男配。

  很多观众也才开始惊呼,原来这个人在八几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荧幕了。

  接着他又出演了电视剧《大明王朝》里的严嵩。

  导演张黎选角的时候,希望能找一个60岁的演员来演。

  而当时倪大红47岁。

  试戏之前,张黎对倪大红并没有什么信心。

  等到倪大红化妆饰演了一场戏后,张黎就认定严嵩非他来演。

  拍摄电影《幸存日》时,倪大红出演一名矿工。

  其中一场戏,说的是事故发生被困井下,矿工靠吃煤求生。

  剧组给演员准备的,是一些看起来和煤相似的黑色食物。

  但是在开拍之前,倪大红拿着这些黑色的食物,闻一闻,再尝一尝,根本无法入戏。

  毕竟,食物不是煤块,吃在嘴里,呈现不出来那种难以下咽的感觉。

  于是,他建议导演把假的煤块换成真的。

  导演有些犹豫,奈何倪大红一再坚持。

  拍摄的时候,道具师把真的煤块拿来了。

  对着镜头,倪大红把煤块吞进嘴里。

  那种真实的感觉,让倪大红的脸上,很快就呈现出了难以下咽的表情。

  导演和一旁的工作人员都看呆了。

  而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手忙脚乱把倪大红送到医院里洗胃。

  之后,这场戏也成了全剧中的亮点。

  在那一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演戏。

  电影《战狼》里,他饰演的毒枭戏份并不多。

  不过开头爆炸的那场戏,倪大红再次表现出了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情况。

  爆炸中倪大红一直没有躲闪,不过他却被冲击波激起的水泥板划破了大腿。

  鲜血直流他却没有跟任人说,最后还是被吴京发现才赶紧进行了包扎处理。

  多年来在演艺圈的摸爬滚打,无论是荣誉还是曲折,倪大红都早是波澜不惊。

  倪大红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巧合的是他的妻子也姓倪,而且还是倪萍的妹妹。

  妻子倪炜是一名制片人,多年来在影视圈一直从事幕后的工作。

  在妻子的眼里,倪大红生活中话就不多。

  而且开口的语速也很慢。

  丈夫之所以能取得成就,妻子知道和他平日的学习和钻研分不开。

  正是因为他把心都放在了这上面,所以无论是什么角色,倪大红统统信手拈来。

  2019年,接近花甲之年的时候,一个苏大强,又让倪大红在观众中间大放异彩。

  剧中的苏大强,几乎演绎了一个失败男人的极限。

  窝囊、自私、贪便宜、没有担当。

  当所有的缺点都汇聚到一个人身上,并且演员诠释得非常到位的时候,

  观众就会产生强烈的代入感。

  于是,剧中的苏大强也成了招人恨的代名词。

  电视剧播出期间,苏大强欠骂一直霸榜网络热搜。

  能把一个角色演活到这种程度,这是对一个演员最高的褒奖。

  其中,观众看到苏大强地上撒泼打滚的戏,

  是倪大红在现场拍摄时候的即兴发挥。

  即兴发挥非常考验一个演员的演技,对演员的应变能力有着非常高的要求。

  而倪大红在现场的发挥,也让打滚的苏大强变成了热门的表情包。

  电视剧《都挺好》爆红,网友也把倪大红称为炸裂般的演技。

  和倪大红有过多次合作的陈建斌曾经说过,

  倪大红的表演像八大山人的画,简单中透出的是质朴和怪异。

  也正是这种多年的厚积薄发,太多的大导演,也越来越喜欢跟倪大红合作。

  这个当年在学校里被称为倪大爷的同学,终于打破了颜值魔咒。

  满是荆棘的演艺道路上,倪大红用自己的演技硬是趟出了一条路。

  一步步地走到现在,倪大红也终于证明了自己。

  文|二十二

也喜欢

潘仪君个人资料

  距离当时拍摄已经过去了很久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