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滢个人资料简介(马滢为什么出家)

  最近吴啊萍上了热搜,她在南京玄奘寺供奉了5名侵华日军战犯和1个美国人,供奉5年总共花了3000元的事情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

  据官方调查吴啊萍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知道了当年这五名罪犯的残暴行径之后噩梦缠身终日不得入眠,所以供奉这些罪大恶极的人想为他们解怨释结,超脱往生。

  他们当年对中国人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何来怨结?要是有冤结 那也是被屈死的30万同胞,为他们祈祷诵经,早日脱离苦海才是一个正常的爱国僧人应该做的事情。

  吴啊萍何许人也?

  根据调查结果吴阿萍十岁时就到了南京生活,按理说她应该非常了解当年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到高校接受高等教育后又回到南京工作,随着知识与年龄的增长,是非观念应该比其他人更加明晰,怎么就做出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呢?看看官方的解释:

  这样的说明未免太牵强,邪不压正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她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而且从小生活在南京,难道会糊涂至此?内心有阳光何至于担心恶鬼缠身?

  再说供奉牌位上的人一般都是自己心中敬仰的人或者家中德高望重的人,吴阿萍这样的解释说得通吗?我们就想问一问,这个吴啊萍从小受到的成长环境是怎样的?她的世界观,价值观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扭曲的状态?

  南京是吴阿萍成长的第二故乡,她何至于会变成这样?把恶魔奉为神像,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个?匪夷所思。

  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同样是90后的高学历女大学生出家人,看看她的做法是怎样的?

  后来她出家了,法号才真旺姆,原名马滢,一个毕业于青岛大学的济南姑娘。2012年10月剃度,法号才真旺姆。她说:“我特别想劝孩子们,与其耗尽一切代价往外争抢,不如本分守住内心的光亮。一个人如果能做到知足少欲、善良具德,平淡真诚地过完一生,并努力帮助他人,内心应该会富足安乐。”

  此生不负为人愿,悲作航船智作帆。若人识得心中宝,千年险路一日还。”这样充满智慧与力量的七言诗,就是出自“才真旺姆”的“出家日记”。

  这样一个内心宁静纯真的人,无论她最后是超凡脱俗,还是返璞归真,她向佛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心中有美好的向往与追求,祈祷所有的天下人善良具德。

  而这个吴啊萍据前同事说,她出家前就有些精神不正常,还去日本进行过深造。她所谓的“解冤释结”绝对是借口,她供奉的是长生牌位,而长生牌位不是用来解冤的,而是为恩人祈求福寿的牌位,她既然信佛,会不知道里面是用来祈福寿的吗?

  她去日本深造的时候受到了怎样的感染与影响?为何一个从小生活在被日本人严重践踏的土地上的人,本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而她居然是非不清,方向不明,内心被邪恶终日缠绕,做出来人神共愤的事情,实在太不应该了。

  那么我们就要好好追寻一下二人的成长环境和轨迹,看看她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怎样的一个现状?

  吴啊萍在往生牌位上面写上了“友”字,把日本战犯视为自己的朋友,认敌为友, 这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做出的事情吗?既然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错,又何必偷偷摸摸的供奉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呢?

  一个人从根子上坏了,谁也无法改变,吴阿萍已经从外到内完全腐烂了,在南京这座因日本人大屠杀惨案而闻名世界的城市里她为何会 成为这个样子?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反思一下其中的原因呢? 看到这样一段话:人,不管男女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必须做个真正的人,小到家庭大到社会就要顶天立地,拿得起,放得下。上对得起父母,下对得起子女。

  从吴阿萍和马滢两个同样出身,却成长环境不同,价值观取向截然不同的事情上,我们确实应该好好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部门应该怎样做了,不要把孩子的成长完全归咎于学校,家庭和社会的影响绝对不能忽略。

  如今完全把学生交给学校的做法确实值得深入思考,对于他们在学校之外的成长环境必须加以重视,特别是家长的责任绝对不能以“减负”的名义让他们完全置之身外,因为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而高校方面也需要引以为戒,两个同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学历者走出的路径如此大相径庭,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如今有一条很时尚的用人规则 那就是看你的出身是不是名校,而本人的个人素养则放在其次,名校生如果三观不正,这样的名校生要其何用?反而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这就是一个民族最大的悲哀和不幸了。

  这件事情虽然和高校没有直接的责任,但是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一面。各高校应该借助此事深刻警醒反思,把吴啊萍当作一个反面教材的案例,好好警示大学生,成才不忘祖训,致富不忘家乡,从中汲取教训,把不忘国耻,爱我中华作为一项经常性的教育贯穿于大学期间的整个过程,加强学生各方面的教育。牢记只有不忘历史,才能继往开来。#真知新坐标#

也喜欢

潘仪君个人资料

  距离当时拍摄已经过去了很久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