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庆琳个人资料简介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点击上方“关注”一起抒写更多温暖的故事。

  白庆琳

  提起白庆琳的名字,熟悉她的大多数人第一句话就是:可惜了!

  为何大家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呢?不如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

  01 美丽善良活泼的“湘妹子”

  1981年,白庆琳生于湖南岳阳,是一个典型的“湘妹子”。

  白庆琳的父母都在铁路系统工作,虽然家境普通,算不得特别富裕,但是她从小就是他们的掌中宝,他们的爱,让她长成了一个善良活泼、积极向上又自信的美人。

  早年白庆琳

  白庆琳从小就好动,用她妈妈的话说就是“一刻也不安分”,有一次她的妈妈带着她一起到桂林旅游,桂林山水的模样她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上蹿下跳的女儿,让她顾得好累。

  除了好动,白庆琳还很聪明并且喜欢表现,在她三岁的时候,参加过一次健美儿童比赛,当时有一道题是考验智力的:“瓶里装着豆子,给你一双筷子,看你怎么拿出来吃?”

  其他的小朋友看到之后,急得直哭,只有白庆琳,她冲上去就把瓶子倒过来,抓着豆子就一把喂嘴里吃掉了。

  当时逗得老师们捧腹大笑,并且直夸她聪明。

  早年白庆琳

  或许,正是白庆琳这种活泼好动的性格让她未来走上了艺术之路。

  白庆琳的母亲说:“琳琳小时候就展现出了几分艺术天分,一次她跟着小朋友们到少儿艺术团考试,她在旁边学着《霍元甲》歪歪倒倒的打醉拳。”

  那个画面她模仿得惟妙惟肖,这一幕恰巧被老师看到了,他们找到白家父母说:

  这个孩子很有天赋,无论如何你们都要送她来学习,以后一定大有可为。

  父母听了老师的建议,便送她去艺术团参与学习,不过那时候的他们没想那么远,考虑得最多的就是孩子的喜好。

  但是白庆琳的表现没让人失望,她对艺术表演有着充分的热情,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在学校的时候,她参加演讲比赛,当少儿节目主持人。

  白庆琳第一次见到拍戏的场景,是在母亲上班的地方,当时有一部抗战题材的电视剧正在城陵矶开拍。

  她每天都会去看,每次都看到他们收工,有时候还会追着剧组的车跑好远好远,就是希望自己能离他们更近一些,那时候她就对演戏充满了兴趣。

  上初中后,白庆玲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她找到机会就锻炼自己,只要学校有活动,无论大小她都会积极争取充当主持人,这些活动不仅锻炼了她的胆量,还积累了经验。

  随着年岁的增长,白庆玲出落得更加漂亮了。

  她好像生来就真的是吃这碗饭的,不仅先天条件过硬,后天她自己也很努力,除了才艺方面表现出彩,文化成绩也没落下。

  初中毕业时,她被湖南省艺术学校相中,正式开启了她的艺术专业训练。

  白庆琳的父母以为自己的女儿去上艺校,也就是随着兴致而去,毕业之后可能就在家乡当一个艺术类的老师也稳妥,白庆琳可不止是这么想,她有野心,并且有这个能力。

  02 放手一搏 不留遗憾

  1999年3月,正在省艺校读书的白庆琳即将面临高考。

  她当时做了一个让父母家人都惊讶的决定,她要报考北京电影学院。

  当他们知道这个消息后,都以为她是发了疯,北京电影学院,那可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学府之一啊,当初让她上艺校也只不过是顺着喜好发展而已,他们并没有过太多的奢望。

  当时没有一个人相信白庆琳可以,她参加拍摄的《人在高墙内》的导演也劝她:

  考试相当难,考不上的,不是我存心打你退堂鼓。

  白庆琳知道考入北影是多少人的明星梦想,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但是她是一个个不服输的女孩,别人越是不看好,她越是要努力放手一搏,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而是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母亲虽然觉得这是天方夜谭,但看到女儿这么坚定,她相信她,于是在考试前两天,她陪女儿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母女俩初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学校附近的宾馆招待所已经全部爆满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防空洞的招待所的地下室才得以安顿下来。

  当年参加考试的有四五千名考生,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但是学院的录取名额仅有25个,而且在这些参加考试的学生中有很多人已经出演过大片,甚至已经走红了。

  还有另外一些学生是家长开着豪华大奔来陪考的,也就是说参加艺考的学生背景都挺厉害,反观白庆琳母女,再普通不过。

  但是白庆琳对自己有信心,前两场面对20位考官,她镇定自若顺利通过,复试的时候考官增到了40位,其中有位考官还特意向她提出了政治经济方面的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出人意外的问题,因为前面的涉及小品、语言、朗诵、演技、模仿什么的,但她多了一个跟经济政治相关的问题,不过白庆琳不慌不忙,谈了自己的见解,考官很满意。

  倒是复试张榜那天,白庆琳格外的紧张,她都躲起来不敢去看,是母亲在榜前看了十多分钟,也没找到女儿的考号,她真的太紧张了。

  白庆琳等了母亲好久她都没来,她一路小跑去张榜的地方想拉着母亲就走,不过她还是不甘心地瞟了一眼榜单,没想到她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考号并大叫起来:

  妈妈,我考上了!

  白庆琳抱着母亲激动地哭了起来,在她们母女抱成一团的同时,还有很多人在哭,有的是像他们一样考上了激动而哭,更多的是因为落榜了伤心的哭。

  就这样,白庆琳不仅考上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还以专业第一的成绩入学,与姚晨、凌潇肃、杜淳等人成为了同学。

  后来系主任告诉白庆琳:“监考这么多年,面对那么多考生,就你答的问题让我最满意。”说完还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努力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白庆琳还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幸出演了《孝庄秘史》中的“小玉儿”一角。

  相信看过这部剧的人,都对这个角色印象很深刻。

  白庆琳《孝庄秘史》剧照

  03 出道即走红

  白庆琳说自己“小玉儿”这个角色是意外撞来的。

  那天,尤小刚导演携《孝庄秘史》剧组到他们学校挑人,白庆琳的同学们都很郑重地去了,只有她迟到了,而且还是素面朝天的就赶过去了。

  更让人意外的是,她在路上向一个陌生人问了时间,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尤小刚导演。

  后来,白庆琳分析自己通过面试后被选中取代李湘来演“小玉儿”,“应该是尤导从没见过这么冒失的女孩。”

  果然,尤小刚后来称白庆琳的外貌和性格都很像全智贤,故称她为“内地野蛮女友”。

  当然,也是白庆琳有这个实力,对当时还未毕业的他们来说,其实是不允许出去演戏的,但因为她在剧中的戏份比较重,戏里才答应让她去出演的。

  她也没让人失望,在剧中她饰演的“小玉儿”分别要与宁静、马景涛对戏,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演员,她接住了,而且还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作为“蒙古公主”小玉儿身上有刁蛮、任性、嫉妒却也痴情,面对所爱,她始终得不到“多尔衮”的真心相待,直到最后香消云陨。

  其中,白庆琳把小玉儿情殇而尽的情节更是演绎得淋漓尽致,凭借这一角色,她赢得满堂喝彩,获得了行业和观众的关注与认可。

  凭“小玉儿”走红后,白庆琳又二度搭档尤小刚导演和马景涛演了《皇太子秘史》。

  这一次,白庆琳出演的是“太子妃舒伦”,这个角色深沉、具有母仪天下的风范,与“小玉儿”是两个截然相反的角色,但是从青涩到老练,被白庆琳拿捏的妥妥的。

  这两部清宫戏,为白庆琳赢得了观众,她因独特的气质和靓丽的外形,被称之为“如花般婉约的女子”。

  之后,白庆琳又在多部戏剧中出演了譬如突厥公主、维族公主等多位公主形象,她们或温柔美丽或多情刚毅,在她的演绎下,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人相信她就是生在那个年代的公主,故而被观众称为“异族公主专业户”。

  实际上,白庆琳的可塑性很强,不仅仅是古装戏,扮演公主出彩,现代都市剧,她也可以。

  而且她自己也认为,演员不应该只有固定的形象,她希望自己可以尝试多一些角色,不同的风格,不断突破自己,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角色。

  她确实也做到了,比如在《沉默与谎言》《结婚进行曲》《中国往事》《爱没有错》《誓言今生》《幸福从天而降》《使命1915》等多种都市情感剧、年代剧、谍战剧、传奇剧中都有精彩出演。

  遗憾的是,像她这样有颜值有演技的演员在最好的时光里被公司雪藏了五年,她原本是可以大红大紫跻身一线演员的,可惜了。

  来源于白庆琳博客

  不过那时候的白庆琳因为涉世未深。

  对于公司没有给她安排任何活动,五年也就只出演了公司的一部戏,她并没意识到那就是雪藏,直到她离开了那个公司以后才明白。

  更让人意外的是她是在签约新经纪公司后才知道艺人要参加活动的,而且某一次在新公司老板准备要带她参加活动时,才发现她竟连一双高跟鞋都没有。

  这真是一件让人……的事。

  04 相爱

  或许是之前的路走得太顺了,老天要对她进行一番考验。

  如果说白庆琳被公司雪藏,错过了拍戏的黄金时间,是一件遗憾的事,那她离婚成为单身母亲就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

  因为在离婚之前,他们是那样相爱,还曾一起上《非常夫妻》栏目分享过他们相识相爱的故事,那时候的他们,隔着屏幕都能让人感受到甜蜜。

  可惜这段婚姻维持了仅仅两年,便以离婚收场,而且还是以那样难看的方式。

  白庆琳与徐僧

  白庆琳的前夫是同为演员的徐僧,两人相识于电影《菜园街醒狮会》,在剧中他们饰演的是一对情侣,不过他们并没有像其他演员夫妻一样将戏里的情缘延续到现实。

  虽然当时徐僧对白庆琳的印象很好,第一次见面后就觉得她是自己心目中“中国最美的女演员”,但是白庆琳对她却没什么好印象,只觉得这个人很“怪”,如此也就擦不出什么火花。

  所以该片杀青后,两人就各奔东西,各自拍戏,期间徐僧出演了《毒刺》《狼烟北平》《又见阿郎》《惊沙》《神枪》等剧,名气也越来越大。

  徐僧外形帅气,在剧中饰演的也多是铁血英雄,便被观众与于震、沈晓海、王挺等一同誉为“硬汉专业户”。

  这样的徐僧与白庆琳是很般配的,而且他们两个人的缘分也来得奇特。

  虽然起初的他们是相看两厌,但是后来再经历过一些事后,发现彼此是同道中人便对彼此生出了不一样的情感。

  2011年春节,白庆琳的爷爷因病去世,她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发了一条动态,徐僧看见之后便给她发了消息。

  如此二人之后就有了联系,一来二去的,两人对彼此有了新的认识,竟在心底生出一种不一样的情愫。

  2011年三月,徐僧去西藏旅行,突然的,他特别想见到白庆琳,他怕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就晚了,于是他背着行囊风尘仆仆的就赶到横店却探班正在拍戏的白庆琳。

  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不用太多的语言,两人对彼此的感情已经通过眼睛传递给对方。

  就这样,他们两个从相看两厌变为如胶似漆,之后两人还合作出演了一部《誓言今生》。

  2012年6月,白庆琳与徐僧正式走入婚姻,并于次年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

  徐僧与孕中的白庆琳

  虽然在婚前婚后,都会有些小摩擦,但是他们把这当做生活的小情趣,他们相信在这种小吵小闹中磨合,他们一定能将爱情延续,经营出一段美好的婚姻。

  当时喜欢他们的人也真诚地发送了祝福,相信这对小夫妻能幸福,可不曾想还不到三年,才两年多一点点,白庆琳就在社交平台爆出了徐僧的“五宗罪”,并且公开离婚的消息。

  05 离婚后怎样了?

  从白庆琳发的动态里可以看到徐僧不仅婚内出轨、嫖C、还在在剧组半夜骚扰女演员,不尊重她的父母等等行为,让她忍无可忍才选择这种方式告知公众。

  面对白庆琳的指控,徐僧只有五个字回应“告知天下吧”。

  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也没有与白庆琳互撕,只是第二天他也在自己的微博做了回应,也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这是一个公共平台,庆琳,你不该这样。家里的事,外人能知道么?

  面对徐僧的回应,外界很多人都认为他是默认了指控,因为被贴上“渣男”的标签,如果这一切指控都是真的,那徐僧就真的如大众说的一样,可“家里的事,外人能知道么?”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真相如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但是大众能看到的就是他们离婚了,结婚两年两个月,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离婚后,女儿与白庆琳生活,她成了单亲妈妈,如今他们已经离婚7年多,白庆琳一边拍戏,一边照顾女儿,把自己活成了自己的老公。

  至于个人情感,他们都没再公开过是否再婚,或许在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之后,彼此都很难再交付一段新感情了,索性把经历都放在孩子和事业上了。

  近两年,白庆琳在《安家》《号手就位》《不说再见》中都出演了角色,虽然戏份不重,但是她的出现还是让人印象深刻。

  人近中年,她还是那么美,状态还是那么好,由此也可以见得离婚后,她照样生活得很好。

  徐僧虽被贴上了不好的标签,但是他的事业也没有受损,这些年,他相继拍了《天下粮田》《我的压寨男人》《远大前程》《跨过鸭绿江》《大决战》等多部热播戏。

  或许,这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吧。

  相爱容易,白头难。

  从2012年6月,到2014年12月,这段维系了不到三年的婚姻,最终走向消亡。

  《知否》里明兰说:“这天下,没有谁是谁的靠山,最好不要太指望别人,指望越多,难免会有些失望,失望越大,就越生怨怼,怨怼一生,仇恨就起,这日子就难过了。”

  回看白庆琳与徐僧这段感情,来时汹涌,去时迅速,不禁让人感叹,相爱容易,相处难,及时止损虽有惋惜和遗憾,却可能是对两个人最好的负责。

  相信当初,他们结婚是为了幸福,而后离婚也是为了幸福,希望每对夫妻都能以真心开始,以白首偕老结束,实在不能如愿,也请保持体面。

也喜欢

潘仪君个人资料

  距离当时拍摄已经过去了很久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