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奕君个人资料老婆

  01

  1991年,刘奕君21岁,当时他还不是现在的“叔圈顶流”,而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青年。

  用刘奕君自己的话来说,当时他和老同学张嘉译,堪称一对“难兄难弟”,张嘉译没戏拍,他也没戏拍,两人经常一碰面就是闷着头,大眼瞪小眼。

  彼时的刘奕君,根本想不到,在未来的20多年后,他不仅会成为观众心中公认的实力派,还能靠身材和颜值火出圈,成为无数人心中的“叔圈顶流”。

  2022年,52岁的刘奕君,又火了。

  随着近期《张卫国的夏天》热播,观众又看到了刘奕君的另一面,原来他不仅能演“反派”,还能演中年男人的“美强惨”。

  甚至就连刘奕君本人,也在网上调侃:“人到中年有点烦,失业失恋怎么办?身如浮萍四海飘,苦苦闷闷林宏年。”

  但观众并不知道,其实早在20多年前,现实中的刘奕君,远比剧中的林宏年要“惨”多了。

  那时候的刘奕君,不仅没房没车没工作,家庭也是支离破碎,用他的话来说,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可能比苦情小说还要虐。

  从北京电影学院的“天之骄子”,到西安电影制片厂的“留校察看员工”,年轻时的刘奕君到底经历过什么?让他一度认为“不红”才是自己的命。

  27岁“奉子成婚”进入第一段婚姻,37岁带着儿子迎娶新妻,刘奕君的2段婚姻,一度被传得扑朔迷离,那么真相到底如何?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刘奕君的人生,来看看他的幕后故事和传奇。

  02

  1970年,刘奕君出生于陕西西安,父母都是地质工作者,可以说,他的家庭与艺术压根不沾边。但就是这样一个家庭,竟然生出来一个从小就立志当演员的孩子。

  后来,刘奕君说, 他这辈子能当演员,最大的机缘,就是家附近的“西安电影制片厂”,但他万万想不到,等到自己未来真的进了西影厂,却干了一份离演员“相差十万八千里”的活儿。

  到底,刘奕君干的是什么?咱们后面接着说。

  因为从小受着西影厂的熏陶,刘奕君觉得这辈子要是当个演员,一定会很有趣。

  为了当上演员,那时候的刘奕君,经常在西影路上来回溜达,幻想有一天碰上一个“识货”的导演,能把他这匹“千里马”拉过去。

  直到上了高中后,刘奕君才发现,原来当演员,不能全靠“天上掉馅饼”,你得上学,专门去学表演。

  于是,在考学的关键时期,刘奕君告诉父母,他想学表演当演员。

  看到一脸坚定的儿子,父母非常震惊,认为觉刘奕君这是异想天开,毕竟在当时那个年代,中国的电影和电视行业都处于“起步”阶段,“演员”这碗饭,还没那么好端。

  但父母震惊归震惊,最后还是选择支持儿子的决定,甚至为了让刘奕君能够顺利考上艺术类学校,父母还帮他找到著名表演大师曲国强,希望儿子能够多一点表演经验。

  一番努力之下,终于在17岁那年,刘奕君如愿考上北京电影学院,跟张嘉译成了同班同学。

  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后,刘奕君意气风发,按照同班同学的说法,当时的刘奕君“下巴能翘到天上”,走在校园里也是雄赳赳气昂昂。

  虽然看似“狂妄”,不过,当时的刘奕君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1987年,北京电影学院在全国总共招生十几人,17岁的刘奕君能够考上,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况且,当时的刘奕君,长得眉清目秀,哪怕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也能算得上实打实的“偶像小生”。

  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刘奕君后来回忆起自己的青春,他却说:长得帅,在那个年代,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是个“负担”。

  在90年代初期,当时中国的大荧幕,既不流行“偶像剧”,也不流行“小鲜肉”,当时的导演们追求的都是“粗线条,原生态”。

  用刘奕君的话来讲,当时最火的电影,是巩俐和姜文的《红高粱》,大家喜欢的都是“原汁原味”,像他这样“奶油小生”的长相,简直毫无用武之地。

  除了长相是个“负担”,刘奕君的籍贯也是个“包袱”。

  1991年,刘奕君大学毕业,因为当时有个“包分配”原则,大学毕业后,一般都是“从哪里来,再回到哪里去。”

  所以,同是西安人的刘奕君和张嘉译,全都被分配到西安电影制片厂。

  按说,能够回到家乡,又能在电影厂工作,刘奕君本该高兴,但到了西影厂之后,他却再也没有笑过,因为他被分配到了“人劳处”。

  什么是“人劳处”呢?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里相当于一个单位的“人事部门”,而刘奕君负责的工作,就是抄写全场员工的工资表。

  虽然“抄工资表”,跟自己学的表演毫不沾边,但初来乍到,刘奕君对工作还算是充满热情。

  他说,当时来的第一天,一上午就把工资表抄完了,后面就不知道干什么事了,直到老员工告诉我,活干完了就喝茶。

  慢慢,刘奕君适应了这里的节奏。

  每天上班时,他也学着老员工的样子,拎一个大瓷茶杯,泡一壶茶,跟大家聊聊天,看看报纸,有活干就忙活一阵儿,没活干就去吃油泼面。

  但这样的日子,过一天两天可以,对于一个21岁的年轻人而言,时间长了,不仅乏味无趣,而且觉得毫无希望。

  有时候,刘奕君和张嘉译两人也会碰头聊天,张嘉译说自己没戏拍,刘奕君说,你都没戏,我长这样更没戏。

  这话一说完,两人都沉默,因为当时的情形,的确不太乐观。尤其对于刘奕君而言,他的情况比张嘉译还要糟糕。

  他说,当时自己不是没争取过,但每逢见到导演之后,导演问的不是他能拍什么戏,而是问他:到底是不是西安人?

  因为在导演看来,刘奕君这长相,实在跟“西北汉子”不沾边,哪怕刘奕君用一口地道的陕西话回答:“额老家就是西安滴。”

  导演也只是摇头,随后“补刀”一句:哎呀,你长得不像咱陕西人嘛!

  这样憋屈又看不到希望的日子,刘奕君觉得自己要“发疯”,他太想拍戏了,他说我学了4年的表演,总不能一直在厂里“抄工资表”吧。

  终于,演戏的机会来了,但刘奕君没想到,正是这个机会,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03

  在西影厂呆了半年后,有个导演听说厂里“抄工资表”的刘奕君,也是个正儿八经学表演出身的,于是便邀请刘奕君来试试戏。

  听到这个消息后,刘奕君高兴地就差蹦起来了,他赶紧安排手头的工作,然后跑去找领导请假,结果偏偏领导去开会了。

  领导不在,请假条就没人批,刘奕君陷入了两难,但一想到有戏拍,他什么都顾不上了,跟同事交代两句就走了。

  彼时,刘奕君没想到,就是这张没人批的“请假条”,给他惹出了大麻烦。

  刘奕君此去拍的戏,名字叫《太姥情记》,为了这个戏,他从西安千里迢迢跑到了福建,戏拍了半个多月,结果最后这个戏也没火,反倒领导看到归来的刘奕君火冒三丈。

  领导说刘奕君这种行为,不仅严重违反纪律,更是胡闹!起初给的处罚决定是“开除”,后来念在是“初犯”,就给了个“留厂察看”的处分。

  眼见拍戏无望,身上又背着个处分,刘奕君越来越迷茫,他常常问自己,这辈子难道就这样了吗?

  幸运的是,就在刘奕君无助彷徨的时候,宁波的一个电视台台长,向他抛去了橄榄枝,让他来台里当编导。

  闷头搞了2年后,刘奕君还真鼓捣出一点东西,他自编自导的8集电视剧《漫记人间》,直接拿了1996年的全国电视文艺星光二等奖。

  刘奕君的片子拿奖后,台里高兴,领导也高兴,唯有刘奕君不太高兴,他对领导说:我不想当导演了,我还是想自己去演。

  1997年,27岁的刘奕君重返北京,这一回他打算“曲线救国”,先去考个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因为只有研究生,才能有继续住校的资格。

  后来,再谈起考研这个事儿,刘奕君苦笑道:当时实在租不到房子,每天住个小破旅馆,感觉也不是个事儿。

  那段时间,刘奕君过得更憋屈,比在西影厂和宁波电视台还憋屈,这时的他,说好听点,叫“追梦的少年”,说不好听的,叫“无业游民”。

  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房间里看片子,什么电影都看,一边看一边想着要是自己去演,会怎么演。

  看片子看累了,他就出去在街上溜达,但看到街上车水马龙,他又觉得伤感,仿佛偌大一个北京城,竟然没有一处是他能够下脚的地方。

  或许是情绪在心中堆积得太久,刘奕君在不知不觉中,患上了抑郁症。

  起初,他夜里开始睡不着,有时候一两点还没睡,有时候刚觉得自己要睡了,半夜3点又醒了。

  醒了之后,刘奕君干脆起来,穿上衣服去跑步,有时遇上雨天,他也继续跑,跑完回来一身汗,接着就是感冒发烧。

  这样的日子,刘奕君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他说,心里事情太多,真能把人“压死”。

  除了自己在事业上郁郁不得志,刘奕君当时还有个压力,那就是他结婚成家了。

  在访谈里,刘奕君说过自己的第一段婚姻,“27岁奉子成婚,后来生了一个儿子。”

  但至于第一任妻子是谁,刘奕君从来没有多谈过,因为妻子不是圈里人,再加上后面离婚了,他也不想打扰人家。

  不过,有一点刘奕君非常坚持,那就是在离婚时,他积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他说,尽管我当时非常难,但我觉得不能抛下孩子。

  孩子要过来之后,刘奕君把孩子交给自己的父母,然后继续在北京闯荡,他发誓要在北京创出一片天,不管多久,他都不会放弃。

  04

  2000年,刘奕君的事业终于有了起色。

  这一年他拍了个电视剧,名字叫《生死兄弟情》,靠着这部电视剧,他得到了金鹰奖最佳男主的提名,虽然只是一个提名,但后面找他合作的导演明显变多了。

  其中,最令刘奕君感恩的一个导演,就是他的“伯乐”孔笙。

  孔笙在跟刘奕君合作过《人鬼情缘》后,又把他介绍给其他导演,孔笙导演话也不多说,只是一句:刘奕君这个人,放心用。

  慢慢,刘奕君终于尝到了“忙”的滋味,但他得到的角色,都是不起眼的小角色,什么反派啊,特务啊,士兵啊,基本上都是“边缘人物”,在观众眼里, 顶多混个“脸熟”。

  可即便如此,刘奕君也很满足,他告诉自己,现在你有机会了,那就必须要珍惜,不管演什么角色,都是老天给你的恩赐。

  回顾刘奕君的演绎生涯,他那几年拍的戏不少,比如《成吉思汗》,《大清宫》,《大槐树》等等,但因为清一色都是配角,所以没掀起多大的热度。

  真正让刘奕君出彩的,是在2011年孔笙导演的作品《父母爱情》。

  虽然当时这部剧火的是梅婷和郭涛,但刘奕君饰演的欧阳懿,依旧打动不少观众,尤其欧阳懿从海岛归来,跟江德福喝酒那场戏,至今依旧印象深刻。

  而在刘奕君的记忆里,这也是他从业以来,付出努力最多的一场戏,他说,为了演好这场醉酒的戏,我想了很多方式去表现欧阳懿的委屈,最后才想到那句“我不叫老欧,我是欧阳懿啊!”

  现在再看这场戏,看似是说欧阳懿的委屈,但在表演的过程里,大概也是刘奕君这么多年的呐喊和心声吧。

  这部《父母爱情》之后,孔笙导演再次跟刘奕君合作, 接连拍了《琅琊榜》和《伪装者》,靠着“谢玉”和“王天风”两个反派角色,刘奕君终于红了。

  2016年,凭借《伪装者》中“王天风”一角,刘奕君拿到了白玉兰最佳男配角的提名,这一年他46岁,大器晚成。

  随后,刘奕君火了,他的名气和地位与日俱增,找他的采访和通告接连不断,但没想到面对自己的“走红”,刘奕君的反应却是:心烦。

  他说,我只想当个演员,现在一下这么多人认识我了,我觉得紧张。

  05

  刘奕君走红后,他的两段婚史也被人扒了出来,很多人甚至一度猜测,刘奕君在电视里演“反派”,会不会生活中也是个“反派”。

  后来,在访谈里,刘奕君终于坦然说出了自己的婚姻,他承认离过一次婚,但第二段婚姻一直坚守到现在,跟爱人幸福美满。

  而他现在的爱人,也是一个圈外人,名字叫吕梓瑗。

  2007年,刘奕君和吕梓瑗一起上了节目《夫妻天下》,也是首次当着大家的面,讲述两人的相恋故事。

  刘奕君说,认识吕梓瑗那会儿,自己其实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因为他离过婚,还带着儿子,根本没时间考虑自己的婚事。但拗不过身边朋友的坚持,这才在相亲局上认识到了吕梓瑗。

  虽然跟吕梓瑗是相亲认识的,但刘奕君接触下来后,却觉得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跟自己很合拍。

  跟刘奕君的敏感细腻相反,吕梓瑗乐观开朗,她既不介意刘奕君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也不抱怨刘奕君接不到戏不挣钱。

  甚至吕梓瑗经常开导刘奕君,不想接的剧本就不要接,有钱了咱们就多花,没钱了就少花一点,日子是咱们自己过的。

  或许,正是吕梓瑗的支持和理解,终于撬开了刘奕君受伤的心,2007年,两人领证结婚,此后为了保护家人不受外界影响,刘奕君很少在节目里谈妻子。

  婚后,也有人担心吕梓瑗,容不下刘奕君跟前妻的孩子,但没想到大家这份担心,纯属多余。

  刘奕君说,自己经常在外拍戏不着家,我儿子的功课,都是我现在的太太辅导,她经常陪着孩子熬到一两点,丝毫没有抱怨。

  后来,刘奕君有了女儿,大儿子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非常宠爱,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金星秀》节目里,刘奕君谈起现在的生活状况,还没说话眼睛里都是笑,他说,我现在过得很幸福,老婆和孩子都非常好,我觉得老天还眷顾我的。

  尽管他在演艺圈里,有过10年的迷茫等待,又熬过下一个10年的“毫不起眼”,但现在的他已经苦尽甘来。

  06

  2022年,52岁的刘奕君,人生愈发精彩。

  他依旧作品不断,从《关于唐医生的一切》到《大山的女儿》,再到近期热播的《张卫国的夏天》,刘奕君的每一个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

  演医生他细致严谨,演书记他朴实无华,演中年危机他又丧又搞笑···,一句话总结,那就是一人千面,演啥像啥。

  而在工作之外,生活中的刘奕君依旧才华横溢,他喜欢写字,画画,弹琴,还喜欢摄影,甚至还出了一本摄影散文集,堪称集才华与颜值于一身。

  除了作品和才华,刘奕君近年来最令人欣赏和佩服的,莫过于他对身材的严格管理,人送外号“行走的衣架”,又被誉为“叔圈顶流”。

  当他西装革履的往那一站,瞬间就是霸道总裁的既视感,并且不油不腻;

  而当他穿上白衬衣,那就活脱脱变成一道“白月光”,立马就是“国民初恋”;

  甚至在跟儿子刘怡潼合影时,因为气质实在太亮眼,还被网友调侃:刘老师,给儿子一条“活路”吧。

  如今的刘奕君,人生早已度过了最难的阶段,现在他有热爱的工作,也有幸福的家庭,可以说人生圆满。

  看到这样的刘奕君,谁能想到在20多年前,他也曾有过一段黯淡无光的岁月,他也曾像很多人一样,迷茫过,痛苦过,挣扎过。

  对此他说,人生在世,只要不放弃希望,就会迎来转机。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愿你也能像刘奕君一样,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放弃自己。

  如果此时此刻的你,正在痛苦中挣扎,那么请再坚持一下,因为你的好运,说不定就在来的路上。

也喜欢

马德钟个人资料简介(马德钟身高是多少)

  1、林保怡   2004年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