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风简历个人资料简介老婆

  作为奥运会结束后的第一个大瓜,

  陈露成为继周扬青、都美竹之后,

  又一个锤明星前男友的女人。

  总结一下就是,霍尊不知名的时候吃软饭,

  成名之后PUA、劈腿、冷暴力、想办法抛弃女友,

  还企图把女友送进监狱。

  虽然陈露掀起的这场风波并没有之前的轰轰烈烈,

  然而却让不少相关的人惹火上身。

  霍尊的父亲火风,发微博力挺儿子,说尊儿是个好孩子,

  然而却被网友扒出他抛妻弃子,另娶嫩模的往事。

  网友还调侃道,果然是子承父业的好孩子。

  说起火风,大概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大花轿》,

  这个喜庆略带粗犷,带有浓厚乡土气息的歌曲,

  歌词简单,旋律轻快,每个人都能哼上两句。

  感情的事情外界很难评价,但在艺术道路上,

  霍家的艺术基因可谓一传三代。

  火风原名霍峰,他的父亲名叫霍焰,

  他是中央戏剧学院的第一批学生,

  后来成为了沈阳话剧团团长、沈阳文化局局长,

  还曾经多次在话剧中扮演周总理。

  火风的母亲也是从事音乐研究的老师,

  他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妹妹,是家中唯一的男孩,

  从小便在艺术氛围的耳濡目染中长大。

  霍焰要求儿子从小熟读四书五经,

  给他安排的人生道路也是像自己一样成为演员,

  待在剧团踏踏实实演戏,如此安稳一辈子。

  16岁的时候火风便按照父亲的要求进了沈阳话剧团,

  然而相比在舞台上演戏,他更喜欢在舞台上唱歌。

  那时候欧美的摇滚、嬉皮,香港的流行开始传到国内,

  火风沉浸在新潮音乐中不能自拔。

  他常常抱着录音机在家里大声唱歌,在霍焰看来就是乱吼。

  火风还留起了长发,蓄起了胡须,

  将牛仔裤剪出窟窿和流苏,一副摇滚打扮。

  霍焰常常为火风的装扮和他吵架,

  后来干脆让他转到沈阳歌舞团当专职歌唱演员。

  那一年他还发行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张唱片《我的爱》,

  可惜这张唱片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

  当时正是香港流行乐最火的时候,

  张国荣和陈百强齐头并进,谭咏麟还在温拿乐队,

  谭咏麟刚刚出道,梅艳芳还没有大红大紫。

  与香港最近的广州则是内地音乐发展最快的地方,

  几乎所有的流行乐都是从南方传来的,

  很多北方的歌手都抢着南下发展。

  这时在沈阳的火风终于按捺不住了,

  他不顾父亲的反对,辞去了歌舞团的工作,

  一个人带着行李从寒冷的东北,

  来到了温暖的广州,开始了在歌厅驻唱的生活。

  这时上海歌手仲小萍也来到了广州,

  和火风相比,她的名气更大一些,

  她是第一个将邓丽君的歌带到内地舞台的歌手。

  火风和仲小萍相识后不久便恋爱了,

  很快便踏入了婚姻的殿堂,接下来便有了霍尊。

  仲小萍是一个非常重视家庭的人,

  原本她正处于事业高峰期,

  霍尊出生后,她便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儿子身上,

  为了给儿子一个更好的生活条件,

  她带着儿子从广州的出租屋回到了上海老家,

  夫妻俩也开始两地分居。

  那时火风还没有走红,夫妻二人的经济状况并不好,

  仲小萍也有意在霍尊长大一些后复出。

  然而在霍尊一岁多的时候,一家三口外出逛街,

  仲小萍去买东西,便把儿子交给火风看管。

  结果火风在路上遇到一群朋友,聊得特别开心,

  一时没有注意到儿子,等他转头时儿子已经不见了。

  夫妻俩赶紧发疯般地找人,幸好霍尊没有走远,

  但这场意外让仲小萍决定再也不离开儿子半步。

  同时也让她意识到火风的不靠谱,

  那时的他还是一个狂野不羁的摇滚歌手,

  没有适应为人父为人夫的身份,

  再加上夫妻二人常常分居两地,感情越来越淡,

  仅有的几次见面还会以吵架告终。

  于是在霍尊两岁的时候,二人就决定离婚,

  两人的分手还算和平,觉得彼此做朋友好过做夫妻。

  但为了让霍尊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他们俩决定暂时不告诉儿子两人离婚的事实,

  只告诉儿子爸爸在外面忙工作。

  那时火风和仲小萍约定,每个月支付两千元的抚养费,

  在九十年代初,对于一个不红的歌手来说这笔钱非常困难。

  火风当时靠做歌手,连自己都不能养活,

  他当时住在广州的城乡结合带,

  租老乡家最便宜的房子住,但依旧付不起房租,

  最穷的时候他曾经一连拖欠了七个月的房租。

  就连五毛钱一包的烟,也要将20根拆开,

  重新卷成70根抽。

  但火风却从来没有拖欠过仲小萍抚养费,

  哪怕借钱也要把他们母子俩的钱转过去。

  当时的仲小萍也不容易,90年代原本有一首很知名的歌曲《小草》,

  这首歌最初定的演唱者就是她,但她为了儿子放弃了。

  仲小萍寸步不离地守着霍尊,

  也让儿子小时候养成了很强的恋母情结,

  妈妈离开了就睡不着觉,必须得抱着妈妈的衣服。

  但两千块对于物价昂贵的上海来说,

  尤其对于一个想多方面培养儿子的母亲来说,

  可谓杯水车薪,最难的时候,仲小萍甚至卖掉了自己的首饰。

  但在儿子面前,仲小萍却从未抱怨过火风,

  也知道他过得并不好,过年过节也会让霍尊去陪爸爸。

  也是因为这样的互相体谅,火风和仲小萍离婚多年后还是好友,

  他们的离婚也没有给霍尊带来太大伤害。

  当年火风为了生活一度转行去卖电脑,

  曾给别人开过车,还护送过汽车,

  最远的一趟路,曾经将汽车从海南送到东北,

  一趟下来赚了几千块钱。

  然而火风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音乐,

  当时内地的音乐市场已经开始崛起,

  杨钰莹、毛宁、那英、孙楠都成为同时期的佼佼者,

  但火风所在的唱片公司却黄了。

  火风不死心,想着再努力一把,给自己出一张摇滚唱片,

  他积累了不少作品,精挑细选还差一首,

  这时朋友推荐他将《大花轿》放进去。

  起初火风觉得这首歌乡土气息太重,

  和自己 专辑的摇滚风不搭,但没有更好的选择便勉强同意了。

  这首歌对于火风来说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当年他骑着摩托车去采风,走到了一个云南傣族的山寨里,

  他刚好赶上了当地正在举办婚礼,

  并见证了极具民族特色的‘抢婚’习俗。

  火风深受触动,立马写下了这首《大花轿》,

  光从音乐里就能感受到喜庆的氛围。

  当火风做好这场专辑后便到了营销的环节,

  他甚至不敢去订购会现场,

  那个年代不像今天可以在网络上发布作品,

  当年还要带着自己的专辑给各大音乐公司试听。

  这张专辑对于火风来说如同赌博一般,

  他在家里等消息,

  而唯一的消息来源便是家附近那个小卖部的公用电话。

  火风在家根本坐不住,隔一会儿就要去问问老板有没有来电话,

  迟迟等不来电话,他就打过去,结果对方也没有接。

  等到了晚上,火风终于打通了电话,

  他朋友已经喝到说话都大舌头,

  他还以为专辑销量太差,对方在喝闷酒。

  火风赶紧问专辑销量,结果对方让他猜,

  最初他们计划的销量是五万,卖到这个数就不亏了。

  于是火风就大着胆子猜三万,

  结果对方说再猜,往上猜。

  火风又猜五万,结果还不对,猜十万,也不对,

  对方告诉他真正的销量是37.7万。

  那时火风激动得简直要哭出来,

  他买了一箱啤酒抬回家,但他不想喝,

  他将一瓶瓶啤酒全都砸在了墙上,

  啤酒瓶炸开的声音就好像为他绽放的礼花。

  那一刻火风觉得自己坚持这么多年终于值了,

  第二天他乖乖找来钟点工把房间打扫干净,

  再把破损的墙皮重新补好,便开始了自己的走红之路。

  《大花轿》这首歌让火风有了接不完的商演,

  KTV、大街上的商店都在放着这首歌,

  这首歌还获得了央视音乐电视大赛的铜奖,

  甚至获得了日本电视台认证的十大金曲。

  也是从那时起火风成为了知名歌手,

  尤其是他那标志性的络腮胡和一个大光头,

  在同期歌手中非常具有识别性。

  然而火风并没有迷恋走红后的生活,

  他再次骑上摩托车从广州骑到西藏,

  开始自己颇有摇滚态度的骑行加采风之旅,

  然而这次骑行却差点要了他的命。

  火风的车速一度高达150公里,在途经柴达木盆地时,

  在一个拐弯处他撞到了路边的石柱,

  由于车速太快,他连人带车都飞了出去。

  等到火风醒来时,他已经在医院了,

  他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是自己白发苍苍的母亲,

  他便知道自己伤得很严重。

  当时他已经昏迷了11天,身上缝了77针,

  输了4000CC的血,肝脏都被摔裂了,

  整个人已经如同死过一次。

  这次受伤让父母泪流满面,也让他非常自责,

  正是这次经历让火风开始修佛,

  逐渐告别了年少轻狂,不再做危险的运动。

  之后火风继续进行音乐创作,他的事业已经打开,

  每张专辑都备受关注,他也向市场妥协,

  放弃了摇滚风,之后的作品都是类似《大花轿》的喜庆流行歌。

  98年到恋千年的时候,火风连续三次登上春晚,

  他被更多的人熟知,成为主流歌手。

  生活上,火风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第二任妻子姜华,

  是一个小火风21岁的模特,毕业于北电化妆系。

  火风结婚时,霍尊才11岁,

  仲小萍刚刚告诉他父母已经离婚的事实。

  为了不让儿子伤心,火风只是和姜华做了登记,

  并没有举办风风光光的婚礼,

  对此姜华也接受了,并且非常体谅。

  2004年,42岁的火风和姜华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霍苗。

  但霍尊依旧会抽时间来陪爸爸,

  他和继母的关系也很好,甚至仲小萍和姜华也情同姐妹,

  两个人还会一起逛街,丝毫没有任何不快。

  同时火风还收养了一个儿子,他是藏族烈士的遗孤,

  霍尊便有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火风的生活压力更大了,但他的事业却开始下滑了,

  他和新的唱片公司解约后成为孤家寡人,

  而且之后创作的歌曲没有一首能够超越《大花轿》,

  全都不可避免得落入俗套,成为口水歌。

  或许火风也不想被市场牵着鼻子走,

  他开始潜心修佛。

  据说当年有一个藏传佛教的人找到火风,

  说他可能就是一个转世活佛,

  火风便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专程去西藏拜师,

  并且在小木屋闭关三个月。

  此后火风是活佛的消息便传开了,

  他不再出现在各大舞台上,一度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这个消息直到2014年才被民族宗教部门辟谣,

  但这期间火风的确没有什么作品,

  也告别了舞台,并且常常去藏区闭关。

  同时他的生活又回到了不太富裕的状态,

  当时他的好兄弟付笛生带他去看联排别墅,

  想让他一起买,但火风却买不起。

  付笛生掏出一张卡给他说,我就想跟你做邻居,

  差多少钱,你自己去刷。

  付笛生算得上是火风同期的歌手,知名度也差不多,

  如果不是他之后淡出歌坛,肯定不至于买不起别墅。

  火风再度回到公众视野的时候,还是因为儿子霍尊,

  12年霍尊参加比赛正式出道,

  火风亲自现身为儿子打气加油,在后台的他比儿子还紧张。

  霍尊正式出道后,他也曾陪着儿子一起参加节目,

  还曾经和仲小萍一起现身,两人如同朋友一般,

  仲小萍称呼对方火风老师,既亲切又客气。

  再次回归的火风显得柔和了许多,

  不知是否因为多年修佛的经历改变了他的气质,

  除了发型和大胡子没变,

  在他身上已经很难看到当年的豪放和狂野。

  火风的故事固然有槽点,但也算不上抛妻弃子,

  至于陈露和霍尊的故事,既然扯到分手费,

  不管撕成什么样都是各凭手段罢了,

  舆论也是手段之一,几分真几分假谁又知道,

  最终还是时间会证明一切。

  文|Nancy

也喜欢

徐濠萦个人简历(徐濠萦的家世显赫)

  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