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冬旎身高(钱冬旎个人资料)

  由李少红执导,刘涛、周渝民主演的古装历史剧《大宋宫词》正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视频联合播出。该剧以刘娥和赵恒的爱情故事为主线,讲述了北宋真宗时代的故事,同时展现了封建王朝后宫女性的悲凉与无奈。在一众后宫皇妃之中,敢爱敢恨的“潘妃”潘玉姝最令导演李少红心疼。

钱冬旎《大宋宫词》饰演潘玉姝:她本性不坏,只是太执拗丨角色

  敢爱敢恨的“潘妃”潘玉姝

  李少红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曾表示,潘玉姝是剧中最卑微的一个人格——优越的家庭对她寄予太高希望,希望她得宠,生下皇子;她一生都不懂什么是爱情,陪伴皇上十年却没有侍寝过,只得在一个卑微的人身上得到情爱。最终,家人被她连累至死,她被赐死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侍女陪着她。“这几个人物拍完了之后,潘玉姝真的要把我哭死了。”

  近日,在剧中扮演潘玉姝的演员钱冬旎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她眼中的潘玉姝并不是坏人,而是一个悲情的后宫女人。“她这一生的悲就在于太较真、太执拗了,太放不过自己,也太要强。如果稍微把心态放平一些,也不至于会有如此悲凉的结局。”

钱冬旎《大宋宫词》饰演潘玉姝:她本性不坏,只是太执拗丨角色

  钱冬旎眼中的潘玉姝并不是坏人,而是一个悲情的后宫女人。

  生活中的钱冬旎同样敢爱敢恨,喜欢就会表达出来,哪怕把自己撞得稀烂;生活中遇到不舒服的事,也会马上说出来,“我所理解的潘玉姝是可以有一些理想主义和悲观浪漫主义者的感觉,所以我在表演时也会把这样的理解加进去一点。”

  新京报:在接到《大宋宫词》邀约时,潘玉姝这个角色哪里吸引到你?这个角色对你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钱冬旎:我觉得潘玉姝这个角色很饱满很丰富,有很多人物内心层次可以去诠释,她的人物个性也很吸引我,很立体多面,有柔有烈,敢爱敢恨,我个人比较喜欢有个性色彩的角色。

  最大的挑战是……因为这是我拍的第一部古装戏,以前都是拍现代戏,所以表演分寸我不是特别有把握,是要那种传统的古装正戏呢,还是比较松弛地去演呢,一开始需要去找感觉和研究细节;还有宋代女性的那种仪态和坐姿,宋代坐姿跟其他朝代还不太一样,需要像大家看到的宋画人物那样斜着坐;以及我走路自由惯了,所以刚开拍的时候觉得走路姿态也有点拘束;剩下的就是大段大段的独白,需要花时间琢磨。

钱冬旎《大宋宫词》饰演潘玉姝:她本性不坏,只是太执拗丨角色

  潘玉姝有柔有烈,敢爱敢恨

  新京报:在大宋后宫诸多女人之中,你认为潘玉姝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钱冬旎:我觉得最与众不同的还是她的勇敢和胆量,以及对爱的渴望。其他后宫的女人更多的是遵从,听从命令、卑微,不敢有反抗和违旨的地方。潘玉姝在戏里可以把封身药吐了,敢于喜欢皇上之外的男人,敢于和哥哥对抗,把哥哥递的羹给摔了,为了生存又把自己亲生的六指女儿的手指剪掉,虽然这很残忍。最后临死前,还敢于在皇上面前一顿怼。是一个很有勇气、做自己的女人。

  新京报:在拍摄这部剧之前,你做了哪些准备功课?演员是否需要学习和练习宋朝的礼仪?宋朝的礼仪有哪些特点?

  钱冬旎:我查阅了大量资料,看了很多宋画、一些关于宋代的影像资料,还看了许多国家关于皇族和权力的片子。也听了那个时代背景的音乐。还有我们主创团队开拍前每天都在一起围读剧本,每周礼仪老师也会带着我们练习宋代礼仪,像是怎么走路、写字、喝茶、打茶、跪拜行礼……宋朝时经济相对昌盛,各行各业都比较繁荣,所以人的生活还是很舒适的,状态也就较为放松。女性仪态比较轻盈,坐姿慵懒。宋代还有打茶和焚香的文化,礼仪古雅,悠闲自在。

钱冬旎《大宋宫词》饰演潘玉姝:她本性不坏,只是太执拗丨角色

  剧中茶艺展示

  新京报:潘玉姝对宋真宗的感情前后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钱冬旎:我觉得她内心是非常痛苦的,她其实一开始没那么喜欢皇上。古代女子很抑郁,每天都呆在皇宫里,什么都做不了,没有别的地方去,所以没事想的就是皇上什么时候来。但赵恒又不喜欢她,所以慢慢的,潘玉姝性格就变了,变得阴郁、敏感,甚至有点神经紧绷,最终变成所谓的没办法才“出轨”。

  新京报: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是什么?潘玉姝最后下线的戏份是如何拍摄的?

  钱冬旎: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戏就是潘玉姝下线那场戏。这场戏主要讲的是潘玉姝人生的最终,她把自己的女儿亲手托付给了她恨了大半辈子的刘娥来养。所有的爱恨情仇,在那一刻面对刘娥,把自己的心掏空,全部压抑在心里的苦和痛对着刘娥释放了出来,她的心终于落地了……那一刻,她再也没有恨,没有悲痛,没有嫉妒。

  在最后戏中呈现的那一刻的痛苦,就像是潘玉姝和钱冬旎本人两者合为一体的成长疼痛感和人生经历感,分不清那一刻到底是潘玉姝还是钱冬旎的感受。那场戏的深刻和成长,会成为我这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回忆。

钱冬旎《大宋宫词》饰演潘玉姝:她本性不坏,只是太执拗丨角色

  潘玉姝向刘娥托付后事

  当时拍摄的时候,因为连续很多场,我情绪已经有点麻木了,哭不太出来,当时内心压力很大,导演就在旁边一直帮我分析人物的状态,去帮助我进入情绪。后来,我还在旁边放空了一下,再厘清了下思绪,接着就自然而然进到情境里了。

  新京报:在你看来,潘玉姝对刘娥是怎么样的情感?前后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钱冬旎:潘玉姝对刘娥一开始就是单纯情敌的关系,刘娥身份低微,是乐女出身,身为名门望族的潘玉姝看不上刘娥。但是因为一个男人,两人不得不被捆绑起来。潘玉姝只是在情感上敏感,从小就没输过什么,所以心里接受不了输给刘娥。如果没有情感纠纷,她对刘娥说不定没有那么大的厌恶。最后的潘玉姝还是与刘娥和解了,自己救赎了自己,也与自己心里的那个魔鬼和解了。

  新京报:你认为潘玉姝的本质,或者她的“坏”,是简单直接的吗?她这一生悲情体现在哪些地方?

  钱冬旎:我认为潘玉姝本性不坏。其实生活中我们也有很多不喜欢的人,或者不是志同道合的人,但你也不能说他们是坏人。我觉得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这都是以每个人的价值观去评判的。潘玉姝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她的“坏”也并非源于坏心眼,只是自己不舒服了,但是又不希望别人得到,所以才做出了比较负面的事。

  新京报:此次在剧中和刘涛、齐溪、周渝民等人合作有怎样的感受?片场发生过哪些有趣的事情?

  钱冬旎:我很爱他们,三位老师我每一位都很喜欢。涛姐洒脱,讲义气。溪姐,真实不做作,勇敢地表达自己内心。仔哥稳重成熟,很喜欢与我们聊天谈心,说一些专业表演态度上的东西。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同的东西,也让我成长。

  有一次等戏的时候,涛姐跟仔哥开玩笑,在现场指着其他演员问仔哥,他们来自哪里,结果仔哥只知道北京和辽宁,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这就是我们片场的日常氛围,很轻松。对我而言,片场每天都很有趣,每一天都觉得很充实。

钱冬旎《大宋宫词》饰演潘玉姝:她本性不坏,只是太执拗丨角色

  剧照

  新京报:你认为对你个人而言,这部剧后最大的成长是什么

  钱冬旎:最大的成长就是以后不会怕拍古装了(笑)。成长的话,我感觉整个人都蜕变了,像是撕碎了自己后,又重组了一次。最大的收获还是觉得,不管拍任何戏,走心是最重要的,情感真实与否,一眼就能看出来,表演是骗不了人的。我希望自己踏踏实实地一步步走吧,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相信太阳永远会照常升起的。

也喜欢

爱的理想生活齐悦真实身份

  电视剧《爱的理想生活》正在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