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葛雷乔伊(席恩对珊莎做了什么)

  席恩重生了!

  整部《权游》中,席恩最让我心疼,也最让我佩服,没有之一。

  终其一生,他都在找寻自己:我是谁?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01 席恩是谁?

  席恩,是铁群岛主巴隆 · 葛雷乔伊仅剩的儿子,狼家的奈德平叛了铁群岛的叛乱后,把8岁的小乌贼席恩带回家做养子,也就是人质,让巴隆不敢轻举妄动。

  身边所有人都在提醒席恩,你被史塔克家收养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你自己的家人待你冷酷无情,而义父奈德却正直善良,狼家儿女都待你如亲兄弟。

  但席恩的心中或许时时萦绕着一个问题:如果那个生我的男人再次叛变,这个养我的男人会不会一剑砍下我的头?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所以,我到底是谁?我归属于乌贼家,还是狼家?

  当少狼主罗柏举兵起事,派席恩回铁群岛游说巴隆与狼家结盟时,他以为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到了,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

  被忽视的人,总在找机会证明自己,等待的越久,渴望就越强。

  不料,父亲和姐姐却痛斥他忘记了狼家和乌贼家的国仇家恨,铁民们更是嘲笑他是史塔克家豢养的一头小狼崽。

  要证明自己,就得背叛狼家。

  一边是养育的恩情,一边是血缘亲情,席恩纠结再三,选择了后者,像大多数人会做的那样。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跟着巴隆大王杀回北境的路上,席恩与姐姐雅拉并肩站在船头,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找回了自己的铁种模样:冷酷又无情。

  当你幻想的模样与真实的内心不一致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改变外在,回到与内心一致;一个是夸大外在,让内心被挤到看不见的角落。

  前者难,后者易。席恩选择了后者。

  于是,席恩坠落人性低谷的一幕发生了:他要血洗临东城,要追杀史塔克家的布兰和瑞肯,虽然最后只是用了两个替身而已。

  这一刻,他的表现是张狂的近乎歇斯底里,因为他要用极端的外部形态,来掩饰内心的自卑和痛楚。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他以为自己表现出如此的残暴冷血,总该得到血脉所属的铁民们的认可和拥戴吧?却不料,手下一击闷棍,他被打晕扔给了小剥皮:席恩还是没有获得铁民的接纳。

  接下来,席恩经历了人生最最惨痛的岁月。他受尽折磨,还被割掉了命根子。

  这还不算,小剥皮一遍遍地在精神上PUA席恩:

  “你什么都不是,就是个臭佬。”

  至此,席恩彻底迷失:我到底是谁?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02 珊莎帮助席恩重生

  原著开头有这么一句话:

  “史塔克家族有七个孩子,五个是凯特琳夫人生的,另一个是史塔克家的养子,还有一个是史塔克大人带回来的私生子。”

  养子是席恩 · 葛雷乔伊,私生子是琼恩 · 雪诺。

  养子排在私生子前面,这可以理解,因为私生子是凯特琳的耻辱,不受待见。

  凯特琳夫人对席恩的重视超过琼恩,狼家儿女对他也是如此。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狼家长子罗柏是席恩从小的玩伴,待他如亲兄弟;娇气如珊莎,也不像讨厌琼恩那般嫌弃席恩。

  席恩曾经幻想奈德把珊莎嫁给自己,敢于冒出这个想法,起码说明他和珊莎之间的互动是正常的。否则像琼恩的话,连靠近珊莎都得小心翼翼。

  虽然促使席恩产生这种念头的根本动机是希望借由联姻的方式,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史塔克,从而产生归属上的安全感。

  但青梅竹马的俊男倾慕于靓女,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席恩对珊莎肯定是有感情的。

  这份感情最后却走向悲情,估计他自己都没预料到。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当小剥皮试图完全控制席恩,让席恩忘记自我,在“臭佬”的认知里彻底沦丧时,有一个情节让我非常震撼:

  小剥皮逼席恩承认自己是臭佬时,他奋起反抗,连喊了三声“我是席恩”,最后无奈啜泣:

  “我是臭佬。”

  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就是席恩人生的一个缩影啊,他总是在反抗,最后不得不屈服。

  惨无人道的折磨,席恩终于丧失了最后的勇气。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于是,当他手拿剃须刀,明明有机会杀死小剥皮时,他退缩了;当姐姐雅拉冒死前来救他时,他拒绝了……

  有多少观众像我一样怒其不争?

  但我们不能责怪他,因为他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他的精神已经死了。

  然后,珊莎来了。目睹这个陪伴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孩被小剥皮鞭打凌辱,席恩反抗了。

  臭佬是不会反抗的,行尸走肉是没有感情的。

  在向珊莎伸出援手的那一刻,席恩复活了。

  身经炼狱,却依然重生!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03 席恩永生

  他抬眼看着雅拉,“姐,看,这回我认出你了。”

  雅拉心跳都停止了:“席恩?”

  他嘴唇张开,可能是想咧嘴笑。口中一半的牙齿都没了,剩下的一半则是碎裂的。

  “席恩,我叫席恩,”他重复着,“人必须自知其名。”

  地狱返回以后,席恩终于找到了自己。是葛雷乔伊还是史塔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席恩,独一无二的席恩。

  能够在绝境重生后找回自己,然后还能做到去救那些比他强或弱的人,这一点实在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即使中间他也曾软弱过,但我们不能苛责他,谁又是一步成英雄的?

  说到底,席恩曾经的自以为是,他的自私、软弱、幼稚和神经质,都特别像我们身边的某个人,甚至是我们自己:没有足够的智商和胆魄做一个大恶人,却在身不由己中酿下了无可换回的错误。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想要回头,却发现归途艰难。于是我们干脆撒手,任由惯性推着我们在错误之路上越滑越远。

  作为幼子出生的席恩,又作为人质寄人篱下,造成了他急于表现的性格缺点,正是这一点害惨了他。

  然而,面对无尽的梦魇,他没有屈服,拯救珊莎,只是席恩救赎之途的第一步,他接下来的涅槃之路,才真正是惊心动魄,可歌可泣。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一个不是铁民的铁民,率领众人杨帆起航,席恩无比坚定,他知道自己是谁,要做什么。

  他重回北境,面对被他深深伤害过的史塔克一家,请求加入人类抗击异鬼的战斗中。

  这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担当,席恩做到了。

  在他对狼家的背叛中,伤害最深的是布兰和瑞肯。即使他救过珊莎,也获得了珊莎的原谅,但他还需要被布兰原谅。

  此时的布兰早就不是普通人,他肯定知道席恩必定命丧于这一场战役中,也从心里原谅了席恩。因此,他平静地对席恩说:

  “你是个好人!”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席恩如释重负:从珊莎到布兰,成就了他的彻底救赎!

  于是他提起长枪,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如潮的异鬼,再也没有回来。

  席恩死了,却也永生了!

  他活在了史塔克家族的传说中,活在了葛雷乔伊家族的骄傲中,更活在人类得救的历史中。

  而作为看客的你我,扪心自问,是不是也像他一样,不完全接纳自己,为了融入周围,否定真实的自己,攻击自己的过去?

  愿我们都能从席恩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都能从席恩身上汲取成长的力量!

《权力的游戏》:席恩和珊莎的爱恨情仇,悲情又可泣

  共勉!

也喜欢

张瑞希主演的电视剧大全(韩国女星张瑞希简历)

  在千禧年之后的国内影视圈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