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愫扮演者(秦愫的信里写的什么)

  房间里,秦愫颤抖着看完信中的内容,眼里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状态。信里的字,是那么真实可信。字中指向的人,是那么疯狂。心中的天平,是倒得那么速度。

  是的,秦愫相信这封信的所言所指。不是她不相信枕边人,而是以往的怀疑有了答案。

  可是,秦愫还想再骗自己一回。她拿着信,向回来的金光瑶质问,只想要一个答案。怎奈,她遇到的是金光瑶,一个能把草说成花的笑面虎。只见眼前之人快速看完,微表情显露出来了一副惊悚的样子。他肯定地说:这不是真的,全部都是无稽之谈,构陷之词。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然而,秦愫却不相信了。多年的夫妻,她又怎么可能不懂。生气、愤怒、无助、恐惧,让秦愫产生了呕吐反应。这般激励的状态,把偷听的魏无羡都整不明白了。

  一直以来,秦愫都是幸福的。在少女时期,遇到了与自己合眼的人,从此开启了爱的旅程。在外人眼里,丈夫金光瑶是个有本事的人,从一个让人鄙视的私生子,摇身成为金家掌门人,甚至仙门百家的仙督。

  身为仙督夫人的秦愫,不仅仅有着引以为傲的身份,更是有着知冷知热的良人。只要她在,羡慕嫉妒的眼光,时常在身上徘徊。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只有秦愫明白,自己的婚姻过得有多苦。他人眼里的琴瑟和鸣、相敬如宾,是用日日夜夜个孤独来换取的。她不明白,为何金光瑶不再碰自己。她不明白,为何有人会变化如此大。她不明白,老天爷为何要惩罚自己。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直到这封信的出现,秦愫才明白,自己好傻。从头到尾,不过是个工具人。瞬间,她不想再这样下去。质问心爱之人的她,想不到会因此没命,更想不到最后一刻还是个棋子。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秦愫的出生,原以为的恣意,不过是个笑话

  秦愫以为,自己是个快乐无忧的女孩子。和别人一样,有着恩爱的父母,有着优渥的环境,有着恣意的成长。然而,她想不到自己的出生,是如此不堪。

  秦夫人在新婚前夜,才跑来告诉金光瑶,当年的苦难。她被主家给欺负,生下了不明的女儿。身为弱女子,这种屈辱只能藏在肚子里。因为她说了,这个世界就容不下自己。因为她说了,丈夫的态度猜不透。因为她说了,以后的人生不复存在。

  秦夫人不敢,只能自己守着秘密,心惊胆破地过着日子。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随着日子越来越好过,随着伤痛慢慢在消减,秦夫人以为事情能过去。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与金光瑶看上眼。这个人,是他的私生子。这个人,是女儿的亲哥哥。这个人,会是另一段悲剧的开启。

  秦夫人害怕,不敢与别人诉说的她,只能跟金光瑶挑明。天真的秦夫人,以为事情能中止。

  万万没想到,金光瑶也是个狠角色。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他,怎敢悔婚?为了稳定现在的局面,金光瑶选择了继续。就这样,秦愫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嫁给了心爱之人。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一步错,步步错。从秦愫生下来的那一刻起,人世间的悲剧只会有增无减。纸,永远包不住火。秦夫人想瞒、想躲,依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只是,大人的错误,却让秦愫来承担,多少有些残忍。

  秦愫的婚姻,人前风光,人后寂寞的样子又有谁懂?

  观音庙里,已经败露打算跑路的金光瑶,诉说了他与秦愫的点滴。那时的他,为了爬上去,想方设法讨好着金光善。那时的他,为了有个坚强的后盾,把目光放在了秦愫身上。那时的他,为了眼前的利益,忽视了残酷的真相。

  等待嫁人的秦愫,就是被金光瑶的几句话,踏入了黑暗的深渊。短短几个话,却被一个女子的人生,生生给折磨了。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秦愫的内心,无比向往这段婚姻。新婚之夜,被金光瑶揭开盖头下的她,笑得是那么知足。能与两情相悦的男子结合,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

  一夜之间,就秦愫感觉到了天与地的差别。婚前的恋人,对着自己风花雪月,无比呵护。婚后的丈夫,有的只是表面上的情意。

  金光瑶对自己很好,好到一点也不真实,好到没有灵魂之感,好到随时可灭。秦愫想不通,为何一夜之间就变了。当她看到那封信时,才焕然大悟,这只是个骗局。自己的婚姻,竟然是个笑话。自己的身世,竟然是个罪孽。自己的孩子,竟然是个伤害。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还没来得及消化的秦愫,听着金光瑶不知回改,身体越发恶心。他说:阿愫 ,你不知道之前,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吗?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的。根本不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只是心里作怪而已。

  听听,这就是金光瑶以为的婚姻。他觉得秦愫这些年过得很好,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觉得这样情况下还能过得下去。

  秦愫失望了,她一点也没有了解过这个人。阿松的死,更加让她觉得恐惧。 张爱玲曾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人前风光的秦愫,婚姻却是如此见不得人。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过得好的女人,如同重生。过得不好的女人,承受着男人带来的暴风雨。很明显,秦愫没有遇到好的归属。她以为的依靠,从头到尾都在制造着灾难。

  秦愫的恨意,兜兜转转,不过是个棋子

  秦愫好恨,恨命运的不公,让自己如此悲剧。秦愫好恨,恨金光善的一时欢愉,造就了自己。秦愫好恨,恨母亲的懦弱,让自己无路可逃。秦愫好恨,恨金光瑶的伪装,让婚姻成为了牢笼。秦愫好恨,恨自己傻,连儿子都没能保住。

  于是乎,那封信,成了夫妻俩的争执。金光瑶害怕有心人的揭发,逼问着秦愫。

  此时的秦愫,没能冷静,也没能傻到再被骗。只是,深居内宅的她,又怎能斗得过一只狐狸?

  就这样,秦愫死了。死前还为金光瑶做了事,二次性地“陷害”了莫玄羽。

陈情令:身为仙督夫人,被金光瑶宠着的秦愫,为何这般想不开?

  秦愫的一生,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她的痛苦,在遇到金光瑶时,就注定了。爱能迷失一个人,让她轻而易举地相信着。爱能让人失去自我,让她无力反抗。爱能带来恨意,让她无法理智。

  或许,秦愫的死就是一种结束。毕竟,活下来的样子,不过是行尸走肉,不如离去。

也喜欢

张瑞希主演的电视剧大全(韩国女星张瑞希简历)

  在千禧年之后的国内影视圈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