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李颖公司(网红毒药微博照片)

  玩过Blog的网友,应该很多人都还记得这样一个人,毒药。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毒药本名郑宸,北京人,出生在1981年。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法国《L’OFFICIEL HOMMES》杂志中文版专栏作家。代号:尘。来源于诗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

  在没有微博,没有淘宝,只有QQ空间充斥非主流的年代,大多数网友活跃的平台多为天涯,猫扑,豆瓣,人人等社交网站来获取前沿信息,而郑宸的msn空间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人们视线。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在这个名叫“毒药”空间里,郑宸后来在带有半自传性的小说《尘》中写下过这样一段话,“如果我注定平凡,我会把它当作上天的恩赐而无奈地叩谢,平凡至死。如果那注定含有那么一点不确定,我愿意为那缥缈的不确定拼搏至死”。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而他也确实证明了自己的不平凡,“毒药”最红的时候,space点击流量超过600万,每篇文章的留言多达三四千条。曾有人换算过这个数据,称这意味着他的文章篇篇都是现在公众们所梦寐以求的10w+。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从2005年开始,郑宸便在空间里记录自己的个人生活,并配发了大量的照片。在这些图片文字中,既有他在英国留学的经历和平常生活的感悟,以及他对艺术和时尚的见解,还有一部分则是他在异国旅行的见闻。

  长相英俊,身材高大的毒药很快就收获了一众粉丝,毒药宛如一个途径,让我们这些素人可以有机会瞻仰上层社会的模样。他让十年前除了Louis Vuitton和Gucci数得出的奢侈品牌不超过五个的绝大部分路人知道了这个世界还有Vivinne Westwood、Helmut Lang、John Galliano、Dior Homme、Jean Paul Gaultier、Prada、Dolce & Gabbana、Dsquared 2。

  曾有报道说他一季度的衣服就花费了300万美元。他就读于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这所学校被称为是艺术类院校的“剑桥牛津”,并且以学费高昂著称。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他还是现在众旅行达人的前辈。他纪录去墨西哥去南美的旅行,分享了他在中东等神秘地带的遭遇。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毒药曾有一句非常玛丽苏但是却又让人羡慕的名言,他在自己的书中写到, “我出生时,家族的确显赫。若你经过故宫的护城河,对面最大的院子便是我居住的地方,在记忆中那里是我的伊甸园”。低调的显示了自己的家世”。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他曾专门写文章表示:自己不喜欢被冠以”红色后代”这个头衔,他的确有个曾是中央委员的爷爷,并从小在景山旁的红墙大院中长大,但是因为爷爷身体不好早在他出生前便已故去,而所谓的家世背景也从未给他之后的命运带来过任何恩惠。搬出景山后是一段非常窘困的生活。父母突然从什么都不用做的高干子女变成了普通工人,因为没有床,曾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他都睡在一个破沙发上。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随着msn淘汰和关闭,他逐渐销声匿迹,低调了结了婚,曾经GAY传闻也随着他的婚姻而终结。他开了一个与毒药完全无关的微博,微博粉丝17万,平时发发旅行中的照片,偶尔在微博中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专职画家,开开画展,走自己的艺术之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不再那么张扬,也不再那么爱发自拍。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网络始祖“毒药”不仅颜值衣品逆天,才华更是秒杀现在众网红

也喜欢

摩登兄弟最火的一首歌(摩登兄弟阿卓大飞现状)

  现在提到摩登兄弟,很多人都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