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红和杨洋到底怎么回事(李少红版红楼梦为什么停播)

  题:87版《红楼梦》被奉为经典,为啥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红楼梦》却引发海量恶评?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李少红新版《红楼梦》一经播出,就遭到了非常多的非议,很多人拿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红楼梦》和王扶林导演的87版《红楼梦》对比,觉得一个是地下,一个是天上,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很多人直接说,看不出李少红拍的是《红楼梦》,更像是聊斋。

  李少红首次接受采访,提起87版《红楼梦》导演,说王扶林第一时间站出来鼓励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后来又特意赶到济南台力挺,前辈王扶林说:李少红,你要挺住!据李少红转述王扶林的话,当年87版刚刚播出的时候,也遭遇了很多批评,如今被奉为经典的87版,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

  李少红回顾拍摄新版《红楼梦》的经历,说出了自己的感受:“遗憾肯定会有,我们问心无愧。我们每个人都拿出了从影二三十年艺术创作上的积累,贡献给了这部名著”。李少红表示,如果再拍一次,会拍得更好,但是,谁拍《红楼梦》都会有遗憾。

  李少红觉得,新版《红楼梦》符合原著的精髓,既通俗易懂,又有艺术上的独创性,古典与时尚并存,是一部彩色电视连续剧,充分考虑了大众的审美。

  但是,记者提出了一个非常精锐的问题,说是李少红做客《凤凰非常道》的时候提到一件事,她既不是非常熟悉《红楼梦》原著,也不太熟悉历史。

  那么,这个在史学家和红学家面前自称“红盲”的人,为什么会临危受命,接替胡玫导演担任《红楼梦》的总导演呢?

  李少红告诉记者,《红楼梦》是一部亦正亦邪的作品,她本人是一个有悟性的文艺创作者,就视觉手段和方法,乃至于艺术感觉来说,她有把握把一部文学作品从平面变成立体的讲述。

  其实,早在当年谢铁骊导演拍电影版《红楼梦》的时候,就曾经要求李少红当副导演,当时她没去,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多年之后,她最终还是接拍了《红楼梦》。

  记者询问李少红,毒舌网友的各种拍砖,是否对她造成了压力。李少红则回答,网上对新版《红楼梦》的评价,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对于极少数的“毒舌攻击”,她认为,是妖魔化新版《红楼梦》的行为。究其原因,李少红猜测,新版《红楼梦》动了某些人心中的“奶酪”。

  李少红表示,自己面对这些毒舌,心态健康、态度端正,纵然这么多年来一片争议声,但是,她和已经功成名就的老演员、选秀的小演员,都能经受住考验。

  李少红表示,她不害怕争议。《红楼梦》这部书,几百年来争议不断,越是这样,越证明了这本书的生命力越强。同理,她对新版《红楼梦》的魅力有信心,对我们的诚意之作也有信心。

  李少红还提到了高鹗,她说,将近一百年的时间里,学术界对高鹗争议不断,批评不断,把后四十回的所有问题都归结到高鹗头上,但是,2008年学术界为高鹗正名,承认他为推广《红楼梦》所作的贡献,对《红楼梦》做了重新署名,对争论不休的后四十回的署名做了更正。

  对于观众对新版《红楼梦》的争议内容,李少红也做出了回答。比如音乐,比如光线、比如造型、比如想象力。

  很多人觉得新版《红楼梦》精致唯美、大气华贵,但是,光线比较暗,配以时隐时现的背景音乐,有一种华丽阴森感,像是在演聊斋,李少红答:《红楼梦》中描写了美梦,也有噩梦,这一点不难理解。她又说,弃恶扬善的主题在《红楼梦》里非常鲜明。

  记者问,新版《红楼梦》的旁白有点像广播剧,会不会略显多余?为什么后来会加上旁白?李少红答:有或没有,都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们剧本的初稿就有旁白,周野芒的旁白非常美和耐听。当广播剧听,换个角度想,是多了一种欣赏形式普及《红楼梦》,也是好事。

  李少红表示,《红楼梦》的内容很丰富,字里行间好几层意思,还真别高估了自己。能通过画面、镜头语言,还有借助旁白加深理解原著的含义,我觉得手段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这一点倒是实话,各有偏好,旁白可以辅助理解。

  新版《红楼梦》借鉴了不少昆曲的元素,记者反应,这样的唱腔猛一听有些吓人,配以这样的背景声,是出于什么考虑,想达到什么效果呢?

  李少红回答:不是戏剧元素,是戏曲元素。《红楼梦》和昆曲的渊源很深,《红楼梦》十二支,就是完整的昆曲曲牌,作者原本很可能想把《红楼梦》写成一出戏。

  对于新版《红楼梦》缺乏想像力,有图解小说之嫌的说法,李少红表示,原著好才要忠实,谁要是觉得忠实原著不好,那我期待他站出来。

  总的来说,87版《红楼梦》的音乐确实支支经典,新版《红楼梦》拍成聊斋的初衷也并没有错,选昆曲也没错,事实上,《红楼梦》就是一曲鬼吟哦,但是,音乐细节的处理上确实粗糙了些。当然,很多人先入为主,肯定要批评新版《红楼梦》的音乐时而听着像聊斋,时而听着像金瓶梅,怎么听都不像是红楼梦。

  还有人说,87版《红楼梦》是给爱好文学,通读红楼梦的人看的,10版《红楼梦》是给没怎么读原著的韩剧迷、偶像剧迷看的。其实,87版并不比10版更符合原著,但是,10版的选角真的非常失败,铜钱头造型也就算了,人物真的分不清谁是谁,这也难怪被吐槽像是偶像剧了。

  我觉得新版最大的问题,既不是配乐,也不是服饰、妆容,而是人物从外形到神韵都相差无几,没有辨识度,就像很多人吐槽的:贾母换身衣服可以演刘姥姥,十二钗可以随便换着身份演,林黛玉可以演薛宝钗,王熙凤可以演贾元春,薛宝钗可以演探春,都没啥违和的。

  对于主角争议和林黛玉的饰演者,有人认为,蒋梦婕偏胖、不够美,不够大家闺秀的派头。李少红则表示,林黛玉所说的生下来就吃药的病,和宝钗、宝玉一样,属于公子小姐病,不是病理性的病,她是得不到爱情才放弃生命的,看到后面,大家自然会看到黛玉变得越来越瘦。

  从这一点来看,李少红还是完全没有看懂《红楼梦》,所谓末世,先天不足之症,压根不是什么富贵病,林黛玉之瘦弱,是“月满则亏”四个字,作者的人设定位是预设好的。再说这个情字,也非爱情,否则,就是才子佳人书了。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