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华简历及个人资料简介

  她是历史上马甲最多的女人

  却一生身不由己

  夹在北周与大隋两个朝代之间左右为难

  从北周的太子妃到皇后

  再从太后到隋朝的公主

  杨丽华这好比过山车的一生

  都经历了什么?

  杨丽华,是隋朝开国皇帝杨坚的嫡长女,母亲则是北周太保独孤信最疼爱的女儿独孤伽罗。

  不过在那个时候,杨坚还不是隋朝的皇帝,而是北周的随国公。

  周武帝宇文邕继位后,很是重用才能卓越的杨坚,为了拉拢杨坚,宇文邕为自己的儿子宇文赟,求娶了尚待字闺中的杨丽华。

  尽管太子宇文赟刚愎自用,不务正业,实在不是个夫婿的好人选,但父命不可违,皇命更不可违,为了家族,杨丽华只能进宫当了太子妃,那一年,她13岁。

  然而,在太子妃这个位子上还没坐上几天,不成器的宇文赟就传出了与宫女暗渡陈仓的丑闻,周武帝震怒,甚至起了要废太子的心思。

  同样身陷丑闻中心的杨丽华,还来不及捡回被丈夫亲自扯下的颜面,就不得不去面见周武帝,为太子求情。

  然而杨丽华此举非但没有得到纨绔丈夫的感激,反而因为杨家的位高权重,让宇文赟对她心生隔阂。

  在此后,宇文赟依旧不思进取,惹是生非,周武帝几度想废了其太子之位,但终究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而放弃。

  杨丽华就这样被猪队友宇文赟连累,提心吊胆地过了五年。

  公元578年,周武帝宇文邕逝世,宇文赟成了后周的新主人,18岁的杨丽华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皇后。

  然而没有了老爸宇文邕的管束,宇文赟越发开始放飞自我,脾气也是愈发的暴戾,对妻子杨丽华动辄打骂,不给杨丽华留一丝颜面。

  可即便是这样,作精宇文赟还是不依不饶,在当了9个月的皇帝后又开始搞事情。

  为了摆脱繁杂的政事,他竟然突发奇想将皇位传给了年仅7岁的儿子宇文阐。贪图享乐就贪图享乐吧,可在当了太上皇之后,宇文赟仍然将皇权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

  典型的既想让马儿干活,又不给马儿草吃,不讲武德。

  周静帝宇文阐:“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当上了童工……”

  之后,宇文赟又将老丈人杨坚任命为大司马,进位上柱国,任谁看,这都是重用杨家的信号。

  可谁曾想到,宇文赟偏偏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儿,在对老丈人升职加薪以后,转眼之间又十分荒唐地册立了其他四位妃子为皇后,让 “五后并立”的荒诞局面成为现实,无下限地挑战杨丽华的正宫尊严。

  但宇文赟没有想到,“girls help girls”这种事情竟然还能发生在尔虞我诈的后宫之中,因为杨丽华性情柔婉,没有忌妒之心,反而让宇文赟册立的那四位皇后对其敬仰有加,十分维护杨丽华的嫡妻之尊。

  没有达成预期目的的宇文赟气急败坏之下,竟命令杨丽华自尽,后来还是母亲独孤伽罗火速进宫为女儿磕头跪求宇文赟,杨丽华才得以保全性命。

  经过这件事后,明眼人算是看明白了,这太上皇是铁了心的要跟杨家过不去。

  但杨家毕竟根基深厚,宇文赟就算是再忌惮也只能制衡,而不是根除。

  公元580年5月,沉溺酒色的宇文赟年纪轻轻就玩垮了自己的身体,一命呜呼了。

  不过已经归天的宇文赟大抵没有想过,杨家的反扑竟来得如此之快。

  前脚宇文赟刚刚咽气,后脚杨坚就以雷霆之势收编了刘昉、郑译等一干大臣,掌管了北周的军政大权。

  同年5月26日,杨丽华被尊为皇太后,杨坚也被任命为百官之首的左丞相。

  到了这里,笼罩在杨丽华头顶的阴影总算是散去了。

  可就在她以为苦尽甘来,拨云见日之时,父亲杨坚却给了她一大大大的“惊喜”,她没有想到,大权在握的父亲杨坚竟趁机联合关陇贵族集团,将北周的历史翻了篇,全然不顾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被夹在北周与隋朝的中间进退不得。

  公元581年,杨坚取代北周,成为了隋朝的开国之君。

  因为父亲的篡权,杨丽华的命运再次迎来转折。

  许是为了弥补对女儿的亏欠,公元586年,杨坚封了杨丽华为乐平公主,且为了不让女儿年纪轻轻就形单影只独守空房,杨坚准备为女儿挑一个可靠的丈夫,但此时的杨丽华早已被政治权谋伤得千疮百孔,根本无心嫁人,只想好好守着女儿宇文娥英。

  夺位之恨,始终是横亘在她与父亲之间的一道鸿沟。

  后来为了女儿宇文娥英能有个好归宿,她才向父亲杨坚低了头,在众多的青年才俊中为女儿挑选了幽州刺史李崇之子李敏,并为了女儿后半辈子的幸福,为女婿争取到了柱国之位。

  公元609年,49岁的杨丽华在跟随弟弟杨广巡视张掖之时病逝,临终前,她特意交代,希望弟弟能善待女儿女婿一家,并将自己的食邑转到了李敏名下。

  但杨丽华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五年,女婿一家就因为“李代杨兴”的谣言而被杨广所杀,杨丽华一生的最后一个愿望,就这样化为了泡影。

  人人都羡慕她在改朝换代之后仍有公主之尊,殊不知,被至亲之人背叛的痛苦,又岂是一个公主之位所能弥补的?

  在北周,她是尊贵的皇太后,可到了隋朝,她也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外嫁女,为了女儿的幸福委曲求全,这其中的心酸又有谁人能够理解?

  更何况,连那唯一的愿望,也粉碎在了同胞弟弟的手中,实在可悲!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