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结局

  晚唐诗人秦韬玉曾作诗“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意寓忙来忙去,自己没捞到好处,反而促成了他人的好事。在元末乱世,率众起义的郭子兴亲手扶持朱元璋上位,可他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1370年,徐达北伐归来,朱元璋颁下赐封功臣的旨意。在李善长、徐达之前,朱元璋特意将已故15年的郭子兴追封为“滁阳王”。当朱元璋说到“岳父”郭子兴时,难掩悲泣,叹道:

  “元朝末年,群雄并起,滁阳王占据濠州,抗击元兵两年有余,功勋卓著。当时我从凤阳投奔于他,滁阳王对我礼遇有加,恩重如山。”

  然而,自1352年结识朱元璋起,郭子兴就与他多次发生龌龊。三年后,郭子兴在朱元璋、徐达的重压下,郁郁寡欢,早早离世。郭子兴死去没多久,他的次子郭天叙又在朱元璋的引诱下,命丧元兵之手,而郭子兴的三子郭天爵更是被朱元璋砍杀。大明朝的第二位王爵,竟连个祭祀的子孙都没有。

  那么郭子兴是不是像朱元璋所说的那样对他“恩重如山”呢?朱元璋为何要杀掉他的两个儿子?郭子兴的女儿又会遭到什么样的“毒手”呢?

  “卜算者二代”

  两宋时期,商品经济高度发达,随着社会生活的需要,卜算者的地位迅速上升,成为统治者宣传“天人感应”的媒介。数百年后,取代南宋的元廷更是将卜算运用到各个领域。许多人以卜算为生,获取了大量的财富。

  卜算者地位的提升不仅让一批人迅速暴富,还将他们的野心激发了出来。在元末,卜算者利用自身所带的“神人”优势,四处煽风点火,鼓动他人谋反作乱。陈友谅、徐寿辉、孟海马等,都是得到卜算者的“批算”后,方才动了搅动风云的念头。而这其中,有一个著名的卜算世家,就是郭子兴家族。

  郭子兴的父亲郭公早年靠卜算为生,培养了一批忠实的信徒。成年后,他迎娶当地富户的女儿为妻,成为远近闻名的大财主。郭子兴出生时,郭公为他卜了一卦,上上签。自此,郭公对郭子兴的培育就极为看重。

  郭子兴长大后,养成了一副侠义心肠,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当时,元朝统治者腐败堕落,各地官员巧取豪夺,压榨百姓。韩山童、刘福通在颍州揭竿而起,掀起反元大幕。郭子兴就利用他“卜算者二代”的身份和富甲一方的财力,笼络了数千人,占据濠州城,称王称霸。

  1352年,跟随郭子兴起兵的汤和多次写信劝说在皇觉寺出家的朱元璋前来入伍。然而,在朱元璋抵达濠州时,却被郭子兴的手下当作奸细,差点要了朱元璋的小命。可在郭子兴见过朱元璋后,对他的容貌长相极为赞赏,就将他留在军中,担任什夫长。

  郭子兴性格耿直,不懂变通,又极为固执。孙德崖与他一同起义时,众人相约为兄弟,共守濠州城。可在站稳脚跟后,郭子兴却看不惯孙德崖等人的莽夫作风,有意削弱孙德崖的势力。

  然而,遭遇小小的挫折后,郭子兴又变得萎靡不振。当时,孙德崖与其他三位将领合谋推翻郭子兴,郭子兴无能为力,只是躲在家中,不见部属。朱元璋曾不止一次地劝说他:

  “孙德崖与底层将士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而我们却呆在家里,不与他们相处,时间久了,他们就会越来越远离我们。”

  可是,郭子兴对朱元璋的话充耳不闻。他重用朱元璋,甚至将义女马氏许给他为妻,目的就是更好地控制朱元璋为他效命。然而,郭子兴狭窄的目光、浅薄的心胸又让他难以更上一层楼。

  刘福通兵败太康后,南方义军失去了保护伞,蒙古大军自黄河流域直冲江淮。首当其中的徐州守将彭大、赵均用接连兵败,不得不退守濠州。小小的濠州城,聚拢了七位心怀叵测的义军将领。在这些人中,彭大的地位最高,实力也最强,可最心狠手辣的还是赵均用。

  由于郭子兴与众人不和,他就选择投靠了彭大。然而,不懂变通的郭子兴一味地推崇彭大,却轻视了赵均用,让赵均用非常不爽。在孙德崖的挑拨下,赵均用竟悍然出兵扣押了郭子兴,将他软禁在孙德崖府。

  当时,朱元璋外出募兵,回到濠州后,听闻郭子兴被扣,当即大怒。他找到彭大,联手冲入孙德崖府中,将郭子兴救出。

  郭子兴被救后,却有意疏远朱元璋。他秉性多疑,心胸狭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需要朱元璋的时候,他就对朱元璋委以重任。当事情办完后,他又会听信谗言,远离朱元璋。

  郭子兴的行事风格令朱元璋极为不忿,他多次露出不满情绪。然而,朱元璋真正决定离开郭子兴,还是在于郭子兴的格局不够大。他与孙德崖、赵均用等人纠结于小小的濠州城,缺乏长远目标,根本无法坐大。

  困居和州

  1353年冬季,朱元璋带着徐达、郭英等24将离开濠州,南下定远,单独开创一片天地。朱元璋走时,支持郭子兴的彭大已经病逝,他的儿子彭早住自称鲁淮王,却难以抑制赵均用。郭子兴在濠州城过得十分压抑,他的部队不断受到赵均用掣肘,甚至还不得不充当赵均用攻打元兵的炮灰,损失极大。

  赵均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消耗郭子兴的有生力量,最后将他除掉。然而,攻占定远、平定滁州的朱元璋势力却越来越大。濠州城最早起义的几位将军,早已无法跟朱元璋相提并论。

  当时,郭子兴的性命危在旦夕。朱元璋派人送给赵均用一封“言辞恳切”的劝和信,并贿赂他的手下,让赵均用放过郭子兴。赵均用畏惧于朱元璋强大的实力,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孙德崖等人却不愿意放过郭子兴。无奈之下,郭子兴只好带领余下的万余兵马,前往滁州,投奔朱元璋。

  郭子兴抵达滁州后,当即反客为主。他不仅利用朱元璋的孝心,霸占了朱元璋的所有兵马,还不断游说李善长、冯国用、徐达等人,欲将他们笼络到自己麾下。

  郭子兴的妻弟张天佑和他的两个儿子郭天叙、郭天爵忌惮朱元璋的能力,多次在郭子兴面前进献谗言,劝说郭子兴诛杀朱元璋。郭子兴为人虽猜疑过重,却不喜滥杀无辜。他将朱元璋的兵权罢免,关在府中,隔绝他与部下的联络。

  而郭天叙、郭天爵兄弟却利用这个机会,邀请朱元璋赴宴,趁机在酒中下毒。朱元璋知道后,暴怒喝道:

  “我何曾对不起过你们郭家父子,竟要用如此阴毒手段害我?”

  自此以后,朱元璋对郭家父子的“愚忠”彻底消失,他转而小心翼翼地防备着他们。郭子兴与他的儿子针对朱元璋可以使出各种阴谋诡计,可在面对元军时,却又束手无策。朱元璋交给郭子兴的几万精兵,都挡不住元廷的人马。

  大义面前,郭子兴只好摒弃“前嫌”,重新启用朱元璋。滁州兵马本就是朱元璋一手带起来的,他们跟随朱元璋东征西讨,感情深厚。在朱元璋复出后,他们陆续击败元军,攻占和州,在皖南站稳脚跟。

  朱元璋治理和州时,孙德崖在濠州遭遇饥荒,前往和州求援。当时,朱元璋仍旧以反元为重任,寄希望于笼络各路义军,共谋天下。因此,在孙德崖请求驻军和州时,他当即允准。可消息传至郭子兴的耳中后,却让郭子兴极为震怒。

  郭子兴与孙德崖是死对头,他才不管所谓的抗元大业。他手握数万精兵,面对饥寒交迫的孙德崖,取胜极为容易。故而,郭子兴连夜赶往和州,将朱元璋训斥一顿后,立刻派兵攻打孙德崖的后营,将正在视察的孙德崖捉了个正着。

  然而,孙德崖的部下也是久经战事的老手。他们遇乱不慌,救不出孙德崖,却将朱元璋扣为人质,以此交换孙德崖。

  郭子兴起初并不愿意交换,在他看来,用朱元璋换孙德崖,他吃了大亏。可滁州、和州兵马都是朱元璋的旧部,他们可以放任郭子兴罢免朱元璋的官职,却无法容忍郭子兴忽视朱元璋的性命。最终,在徐达的逼迫下,郭子兴勉强同意,用徐达替换朱元璋,然后释放孙德崖。

  孙德崖走后,郭子兴闷闷不乐,闭门在家不见外人。他自反元以来,就与孙德崖纠缠不休,早已失去了当年“侠义”的风范。1355年,心胸狭窄的郭子兴连续遭到徐达、孙德崖的双重打击,不久后暴亡,年仅53岁。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