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武王死的真正原因(秦武王当了几年大王)

  公元前310年,秦武王荡即位。此时,秦国形势很好,韩、魏、齐、楚、赵几个大国都宾从于秦。秦武王虽然重武好战,但并不拙于心计,他即位后就首先致力于巩固后方和整顿内政。秦武王元年,他亲自接见越国使者,与越国达成夹击楚国的密约,以此制楚。越国在勾践灭吴后成为东南大国,国力强盛,此时是仅次于楚国的第二大国。楚、越水土相接,人文相近,彼此以为害,一直都在谋划消灭对方。同年,他与魏王在临晋相会,以巩固秦魏联盟。秦武王元年,蜀相陈庄作乱,杀死蜀侯通国。秦武王派甘茂平定蜀国叛乱,诛杀陈庄,并派兵攻打义渠、丹、黎等少数民族,以确保秦国后方的安定。

  在惠文王统治时期,张仪为相。张仪四处游说,鼓吹连横,破坏合纵。惠文王对张仪的游说十分欣赏,封他为武信君。但武王是个看重实力、不喜智诈的主儿,对张仪的做法很不满意。秦国许多大臣也十分讨厌张仪,向武王进言:张仪不讲信用,卖国以求荣,秦用这样的人,是会被天下耻笑的。此时,各国听说武王不信任张仪,都不愿意再同秦国连横,齐国甚至要捉住张仪,置之死地而后快。张仪见此情况,主动向武王要求去秦至魏,于是武王便将张仪送到魏国。张仪在魏国任相一年后死于魏。

  秦武王是个很有抱负的人,他耻于与六国为伍,见六国都设有相国一职,便把秦国的相国一职,改称为丞相。秦武王二年(前309年),秦武王在秦国设置丞相官位,设左右丞相各一人,任命甘茂为丞相兼领上将军,樗里疾为右丞相。命甘茂等更修田律、修改封疆、疏通河道、筑堤修桥。

  随着秦国的日益强大,武王野心也随之膨胀,他不仅要当各诸侯国的盟主,而且十分向往周天子的宝座,尽管这个“天子”早已是有名无实的傀儡。武王曾经说:若让我的车骑到三川“窥周室,死不恨矣”。而要窥周室,必须经过中原大地——韩国的土地,因为在黄河及伊水、洛水之间,韩有三川郡,周王畿也在郡内。因此,在公元前308年,武王派左丞相甘茂率兵攻宜阳(河南宜阳县)。宜阳是中原重镇,甘茂出兵前,要武王保证相信他,武王与甘茂立下誓言:绝不听别人谗言,甘茂才出兵宜阳。秦军在宜阳五个月,攻之不下。樗里疾等人果然在武王面前说甘茂的坏话,武王欲罢兵,甘茂提醒武王事前的保证,武王才下决心增兵,使甘茂大举进攻。结果,于次年攻下宜阳,斩首六万级,同时攻取了河对岸的武遂并筑城。

  攻取宜阳后,武王派樗里疾以车百乘去觐见周天子。周天子见秦国日强,不敢不曲意逢迎。秦国势力深入到中原,并在周王室前耀武扬威,使得武王十分得意。

  秦起西垂,多戎患,故民风朴实坚悍,尚气概,先勇力。读《小戎》《驷铁》《无衣》诸诗,其风声气俗由来已经。商君资之更法,以强兵力农,卒立秦大一统之基。悼武王有力,以身率,尚武之风益盛。上有所好,下必有甚焉者矣。秦桓公时有力人杜回,悼武王有力好戏,力士任鄙、乌获、孟贲皆至大官。

  任鄙多力。闻武王好力,叩关自鬻。穰侯与之善。昭王十三年,穰为相,举以为汉中守。与樗里疾齐名,一以智,一以力也。秦人为之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乌获,古力人,而秦乌获慕以为名。能举千钧之重。尝从武王至洛阳,举周鼎,两目血出。行年八十而求扶持。

  孟贲,卫人。能生拔牛角。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兕虎。发怒吐气,声汤动天。曾过河而先其伍。船人怒,以楫纠其头。中河,贲瞋目而视船人,发植,目裂,鬓指,舟中之人尽扬播入河。人谓贲曰:“生乎?勇乎?”曰:“勇。”“贵乎?勇乎?”曰:“勇。”“富乎?勇乎?” 曰:“勇。”然闻军令则惧。孟贲为官尊显。

  武王自己也有一身蛮力,因为向往着象征周天子权位的周鼎,所以常常以举鼎为戏。秦武王四年(前307年),武王与孟贲比赛举“龙文赤鼎”,结果大鼎脱手,砸断胫骨,至当年八月竟因此死去,年仅23岁。因武王之死,孟贲被族诛。贲虽死于法,而始皇帝时犹象而祀之。

  雄心勃勃的武王,因好勇逞能死于举重比赛,在王位仅四年。司马迁说:“武王有力好戏”。贾谊评价道:“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