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兰英简历及个人资料

  小时,家人一起看电视,有歌手唱着“一条大河波浪宽”,老妈点评”唱得没有郭兰英有味“。从此,郭兰英的名字便记在了心头。

  郭兰英,在李谷一眼中,那是民族歌唱的第一人,其代表作有《白毛女》、《人说山西好风光》等等。真正让郭兰英红遍全国的,还是1956年,为电影《上甘岭》配唱歌曲《我的祖国》。如今,已过九十的郭兰英,唱起”一条大河波浪宽“,仍想流泪,看来情之所至,总是令人感动。

  那么,这位爱动感情的歌唱家,为何一生经历两次婚姻,无儿又无女呢?

  01

  郭兰英,1930年12月出生在山西平遥的香乐乡。老爸郭英杰与老妈刘福荣,已育有五个儿子,其中老四送人,老五出生时,家里没吃的,饿死了。兰英是老六,等到老妈生下老七、老八两个弟弟时,又都给了人。

  虽说兰英是郭家的第一个女娃,但她的到来并未让父母展开笑颜。面黄饥瘦的老妈,根本就没奶水喂养。无奈之下,就将小兰英包了包,扔到村口,希望好心人能收养。

  其实,郭家父母很清楚,村里头家家光景都不好,因为1929年山西水旱交加,灾民流离失所。兰英能活下来,亏得有个姑姑。姑姑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听说小兰英被扔到了村口,就急忙抱回家。自此,兰英在姑姑家呆了三年才回家。

  家中的生活,依然贫苦,还是没什么吃的。老爸为财主家打工,自己家只有一点地,养不了家。没办法,父母只得将兰英送去学晋剧。那一年,兰英4岁。

  02

  那时的学戏,也叫打戏,棍棒下面出人才。兰英的师父,大名郭羊成,他要求兰英睡觉时,要枕着脚。何意?就是把腿掰到背后,脚枕在后脑勺下。

  兰英前半夜枕左腿,后半夜师父用棍子敲“换腿换腿”。当整条左腿拿下时,都没知觉了,但还是要一点一点下来。两个小时,师父又来督促“换腿换腿”。兰英苦,师父也不易啊,他不能偷懒,他还要叫小兰英一遍遍换腿呢。

  后来,兰英开始练跑圆场,就在院子里头,走路都坑坑洼洼、破破烂烂的,就在这里,还要下腰、踢腿、拿顶、翻跟头。

  师父站在一旁,拿着一个放羊鞭子,有时兰英的手刚下去,手一到地下,师父的鞭子啪一抽,抬起来打不着,抬不起来,那个鞭子就缠到手上了。这样,鞭梢要从手上拽下来,手全都是破的,以致兰英的一层皮都下来了。

  严师出高徒,在无数个痛苦的日子中,兰英练就了自己的好身手,翻跟头、下腰、踢腿、拿顶,每一个动作都能驾驭自如。

  渐渐地,兰英在当地小有名气,人人都爱听这位名角婉转曲折的唱腔。一时间,她的演出座无虚席,人称“晋剧里的梅兰芳”。

  03

  16岁那年,兰英随同戏班来到了张家口演出。偶然间,听人说起热度非凡的歌剧《白毛女》,她有心去看。

  到了现场,兰英发现舞台上的演员,一个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一点儿都不像他们晋剧里的行头,讲究争奇斗艳。而当兰英投入《白毛女》中的剧情时,她为喜儿流泪了。

  此时的兰英,下定决心离开晋剧团,加入文工团,成为革命的一员。

  当时的兰英,只认得“郭兰英”三个字,典型一文盲。兰英总觉:没文化,真丢人,革命同志肯定瞧不起我!不行,我要学文化,为了赶上周围的同志,兰英决定一天学10个字。功夫不负有心人,兰英一天天进步飞快。

  19岁那年,兰英被邀请出演《白毛女》中的喜儿。她把喜儿的哭,分成几个层次,尤其最后那句“爹”,立马把观众带入了真实情境,由衷地流下热泪。从此,兰英的“喜儿”就成了中国歌剧院的经典。

  《夫妻识字》、《窦蛾冤》、《刘胡兰》等剧目的上演,一次次变成了兰英的代表作,并创造了属于她自己的辉煌。

  后来,兰英又开始演唱歌曲,《山丹丹花开红艳艳》、《一道道水来一道道山》、《南泥湾》等。每一首歌曲,兰英都融入了山西梆子味,每一首都有她独有的韵味。别人模仿不来,更羡慕不得。

  04

  兰英的事业,在有所成就的同时,月下老人的红线也开始飘动。

  方浦东,曾为中国歌剧舞剧院笙、埙演奏家,他与兰英因歌剧而结缘。兰英在台上表演,方浦东就在台下痴痴地欣赏。两人都对歌剧有着强烈的兴趣,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在方浦东的强势追求下,兰英嫁给了这位铁粉。方浦东对兰英那是好的没得说,加上兰英肚里有了小宝宝,他更是鞍前马后地服务周到。

  一天,单位安排兰英出差,参加一场慰问演出。兰英本不想去,但考虑到这是慰问边防战士,她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返程途中,兰英不慎流产。在医治的过程中,她的子宫受到了损伤,从此无法受孕。

  就在兰英陷入失去胎儿的痛苦中时,方浦东 又向她提出了分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心灰意冷的兰英不愿纠缠,决定放手成全对方。就这样,兰英的第一次婚姻解体了。从此,她决定单身一辈子,与母亲两人相依为命。

  05

  万兆元,国画大师李苦禅的弟子。他与兰英因偶然的机缘结识后,相谈甚欢。兰英的脸上,洋溢着好久不见的笑容。

  当万兆元勇敢地向兰英抛出爱的彩球时,兰英却心有禁忌,她不敢、也不愿回应这段恋情。直到一天,万兆元找到兰英。兰英痛苦不已,说出自己无法生育的真相。

  哪知,万兆元表示,自己不在意,只要能与兰英生活在一起,就很心满意足了。就这样,兰英第二次步入了婚姻。

  果真如万兆元所言,他们相亲相爱,虽说没有孩子,但也把生活过得热气腾腾。万兆元喜欢画画,兰英就静静看着他画;兰英喜欢唱歌,万兆元就一遍遍充当她的观众。

  万兆元与兰英,都是《梁祝》的忠粉,美好的音乐总会令人触景生情,有时听到动情处,兰英就会来上一句:“如果今后没了你,我该怎么活?”万兆元应声而答:“那我更要保重好身体,我们一起手拉手,向前走。”

  但命运的大手,真就给了兰英猛然一掌。1998年,万兆元去世,那一年他70岁。从此,兰英的世界少了最重要的另一半,但她坚持独自一人生活。

  再见兰英,是在2020年的央视春晚,90岁的她,依然神采奕奕,淡定自若,丝毫不见命运强加给她的任何痛苦。

  至今,耳边依然回荡着兰英的歌声“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站在那高处望上一望,你看那汾河的水呀,哗啦啦啦流过”……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