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砚辉和冯晖是一个人吗(王砚辉个人资料)

  有的演员演什么都像自己,有的演员演什么就像什么。

  而有的演员,演什么就是什么,能瞬间让观众忘记他是演员。

  就像王砚辉。

  在《县委大院》里,是气势如虹、神态威严的马市长。

  在悬疑剧《回家的女儿》中,却变成了卑微软弱的老实人李承天。

  两个大大的眼袋,满脸褶子,身材发福,行事谨小慎微,在一个破败的化肥厂当办公室主任。

  王砚辉一出场,就像极了我们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中年落寞男人。

  王砚辉在剧中饰演的李承天,被妻子戴绿帽子,又辛辛苦苦养大了别人的儿子,妻子又要带着儿子和别的男人远走高飞。

  李承天一方面卑微懦弱地挽留妻子,另一方面又自私狠毒将妻子的情人沉入江底,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王砚辉把李承天性格的多面性和复杂性演绎地非常到位,他神乎其神的演技,很多次让观众以假乱真。

  2013年,王砚辉在《烈日灼心》中客串一个杀人犯,在审讯室里交代自己的罪行。

  就是这个只有两分钟的片段,竟然让不少观众误以为来到了法制频道的现场。

  网友甚至纷纷举报,要不要找相关部门查一查,王砚辉是不是真的杀过人?

  据说,这件事当时争议太大,警方专门立案侦查,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乌龙。

  可见,王砚辉演技之精湛,让观众总能信以为真。

  虽然,他合作过的“大腕”不少,比如周迅,张国立,黄渤,胡歌等等,但他总是演配角,观众都替他委屈。

  可王砚辉自己却说:“曝光度不高,没事儿,多演几部,加起来不就高了?”

  这话一点都不假,虽然是配角,王砚辉一直片约不断,已经排到了2025年了。

  我们不禁好奇,已经演戏30年的王砚辉,为什么一直没有火起来呢?

  这可能和王砚辉最初的梦想有直接关系。

  慢工出细活,享受每个当下的角色

  1970年出生的王砚辉,小时候对演戏毫无概念,那完全是离他的生活很远的一种职业。

  他的志向是做一名除暴安良的警察。

  但是,高中毕业时,王砚辉被几个同学拉着去报考云南艺术学院。标准的普通话,加上良好的身体条件,他意外地被录取了。

  这一次的无心插柳,竟然彻底改变了他人生的航向。

  大学毕业的王砚辉,成了一名话剧演员,对表演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

  都说,成名要趁早,可王砚辉并不着急,他一边在话剧团打磨演技,一边努力争取进修的机会。

  直到5年后,他才如愿来到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进修。

  在北京进修的几年,王砚辉先后演了《第三军团》、《西施》等电视剧,但都没有太大反响。

  小受打击的王砚辉,拒绝了一些演戏的机会,决定回到云南的话剧舞台上,继续慢慢打磨演技。

  2004年,他出演话剧《打工棚》的主角赵云天。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王砚辉决定下乡体验生活。

  他不是去体验一下,而是去了三次,让自己慢慢融入农村真实的生活中。把自己晒得皮肤黝黑,忙得胡子拉碴,硬生生熬出了一个正义凌然、受人爱戴的党员形象。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砚辉凭借《打工棚》一举获得舞台最高奖项文华表演奖。

  此时他已经34岁了,错过了一个演员成名的最佳年龄。可是,他仍然痴迷于表演,对于成名似乎没有什么野心。

  是金子总会发光,王砚辉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2007年。

  青年导演曹保平到云南拍摄《光荣的愤怒》,因定好的演员临时变卦,王砚辉捡了一个试戏的机会。

  这次的角色是一名村霸,与他之前演过的“小鲜肉”反差太大。

  王砚辉紧张又忐忑,试镜前一天,他满脑子都在琢磨村霸为什么那么凶恶,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要慢慢地把这个人物在头脑中立起来。

  突然,在一个等红灯的瞬间,他灵光一闪,“如果我把人踹得踉跄跪下,恶的感觉不就出来了吗?”

  结果只演了半场,曹保平就催着他签合同,顺利得超出了他的想象。

  王砚辉把这一个人物内心的得意、狠毒与傲慢,以及对失去权力的恐惧,演绎得非常到位。

  最终,凭借村霸“熊老三”一角,王砚辉获得了第8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男配角。

  对于如何塑造人物,让观众信任这个角色,王砚辉有独特的见解:“角色就像一个雕塑一样,你得从框架中慢慢找到自我,调动所有的素材,人生经历以及素材积累, 你得往上添泥,慢慢把这个人物成形,在脑子里变出来,再去表现出来。”

  王砚辉的慢,不仅体现在戏里,更体现在生活中。

  对于崇尚自然的云南,最有代表性的食物就是过桥米线。王砚辉非常懂得享受这一尤物。

  他会不紧不慢地将各种生肉片下入砂锅碗中,就着碗中沸腾的鸡汤慢慢搅弄几下,再缓缓地舀一勺鸡汤送到嘴边,咽下去的同时,脸上堆出一副心满意足回味无穷的表情。

  云南的闲情逸致,让王砚辉身上始终有一种缓慢和笃定,让他能够在表演中慢工出细活。

  这个细,在王砚辉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总是能把角色塑造得入木三分。

  深入细节,让自己变成角色本身。

  导演曹保平是王砚辉当之无愧的贵人,自从《光荣的愤怒》获奖后,他们马上合作了第二部电影《李米的猜想》。

  王砚辉饰演一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毒枭裘火贵,他矛盾的性格中,有迫不得已的恶,也有深藏心底的单纯的善。

  王砚辉把这种性格上的冲突,以及在夹缝中艰难求生的挣扎,演绎得生动形象。

  这部电影上映后拿了不少奖项,虽然没有王砚辉的提名,但观众们记住了有一个角色叫做裘火贵。

  周迅在片场尊称他为王老师,并盛赞“王老师入戏特别快”。

  渐渐地,慢热的王砚辉才确定“原来我是有手艺的,原来我是可以靠这个手艺吃这口饭的”。

  他也慢慢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你得往人上走,不能往壳上走,不能去演那个壳”。

  王砚辉对每一个人物的精雕细琢,让他总能把这个人物的各个层次都演绎地丝丝入扣。

  不是演什么像什么,而是演什么就变成什么。

  在电影《烈日灼心》中,王砚辉最后以杀人犯的两分钟自白而封神,直接被北影纳入研习教材。

  坐在审讯室里的王砚辉,在强光等下用轻蔑的语气缓慢地交代着残忍的杀人过程,顺带嘲笑同伙“他们都不行,都不敢下手”。

  寥寥几句方言,看似嬉皮笑脸慢条斯理,却让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网友评价“千万别让王砚辉再演审讯戏了,但凡在号里的表演,每人演得过他”。

  甚至有网友因此认为王砚辉真的杀过人,不然不可能演得这么真实。

  其实,这个片段,是王砚辉被临时叫去救场客串的,他只准备了一下午,就贡献了教科书式的表演,至今还被无数网友追捧。

  “人戏合一”莫过于此。

  在《我不是药神》里,他告诉导演文牧野,自己要在“电视购物买定离手的专家造型里加一点领袖选举时的浮夸气质”。他也确实做到了,让角色深入人心。

  影片中的假药贩子,在宣讲会上慷慨激昂推销药品,却有一抹狡诈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在电影《非凡任务》中,王砚辉为了突出人物身份的强烈反差,让大毒枭戴上了金丝眼镜,看着斯斯文文,实则社会败类。这一细节,让这个角色更加鲜活了。

  对细节的精益求精,让观众每次都能被他的角色代入,而忘记了这个人。

  比如2016年,《追凶者也》中与张译同台飙戏的钱贵兴。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