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灯草和尚》,因为描述细致被禁,为避禁毁改名十多次

  《灯草和尚》是当下流传最广的书名,因其内容太细致数次被禁。《灯草和尚》是清代的小说作品,成书于清初,共六卷十二回。曾于嘉庆年间、道光年间、同治年间先后四次被封禁。作者为了避免禁毁,不惜大量删改原本,并改书名十多次。于是《灯草和尚》又可被称为:《贤夫妻》《灯草和尚传》《贪官报》《灯花梦》《灯花梦全传》《和尚缘》《和尚奇缘》《奇僧传》《灯花记》《灯花奇缘》等。

  《灯草和尚》简文介绍:(书不尽言,万望见谅)

  元末时节,有个致仕的杨知县,原是杨州人。夫人汪氏,女儿长姑,许给了新城李商人之子。家有万封银子,一家三口过活。杨官儿四十岁这年,赶在中秋佳节之际,同几个朋友乘船到苏州虎丘山赏月。

  到了中秋当天,有了四十多岁的婆子来家,头发脸面俱是红色。那红婆子称自己会变戏法,方才从他家门口经过,特来作个戏法消遣。夫人忙叫女儿出来一同观瞧。

  那婆子取出一束灯草,约有三寸长,点火掷地,灯草陡然变成个小和尚。只见那小和尚既能说话,又能行走,如同活人一般。如此不止,白天只有三寸身高,甚是可爱;夜间便有八尺高,通是可怕。家人正奇怪时,已不知红婆子何处去了。

  家里的丫头暖玉,刚打水出来,正看见这小和尚变身,吓得从楼梯上跌了下来。夫人笑她胆小,说是个灯草变得,没什么好怕,并谓众人说,明天让大家都来看。

  一旬后,杨官儿到家,夫人和女儿嘘寒问暖。杨官儿说自己本来三日便可到家,怎知临时有事,故而回家迟了。妇人又问是什么事,杨官儿说自己从虎丘山下来后,去了一座洞庭山,山上有个尼姑庵,庵内有个白尼姑,头发脸面俱是白色,人都叫她白尼姑;这白尼姑不是个好人,害人无数;最终被官老爷拿住,治了罪。

  当天,杨官儿发现小和尚。那小和尚对着杨官儿做了个鬼脸,吓得他一把将其摔在地上,问他是哪里的妖魔。见小和尚不说话,杨官儿想找琼花观道人来行法捉妖,奈何夫人百般阻挠,只好作罢。

  看看小和尚被打伤了,夫人心下十分不舍,然而老爷又不允许这妖孽在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此时,暖玉上来送茶,夫人便吩咐,让暖玉代为照管,不要饿着小和尚,更不要被老爷发现。

  不料还是被老爷知道了。杨官儿担心这妖魔作祟,也顾不得再去请道人前来做法,举手重重摔下。只见那小和尚登时断作三四段,死在了地上。暖玉见状,也不敢作声,惟有担心夫人知道了要责骂于她。

  杨官儿气急败坏地走下楼来,忽听门外来报,说是来看亲眷的。为首的正是那红婆子,身后跟着四个女子,都是红裙红衫。杨官儿见了忙上前施礼,几人团坐寒暄几句,只道那小和尚是自己的干儿。如今得知有难,故来相救。

  暖玉引红婆子到楼上去看,小和尚果然断成几块。红婆子也不着急,把小和尚拼凑起来,呵上一口气。那小和尚已然活了,还是三寸的身高。杨官儿目瞪口呆,竟晕死过去。许久醒来,杨官儿与夫人说话,仿佛梦中之事,又不知那妖怪要作何打算。

  此时杨官儿的女儿长姑已经年及十六岁,到了成婚的年纪。多年前杨官儿曾与新城的李商人定下娃娃亲,许诺将自家女儿嫁给他家儿子。如今正到了时候,便把原媒叫来,来往过了礼,把婚事给办了。

  新婚在杨家完成,长姑等待李可白来掀盖头。怎料一个妖女走进房来,整个人与长姑一模一样。吓得长姑夺路逃出,并将此事告知了父母。杨官儿因为先前小和尚之事,当下尚心有余悸,唯恐那妖女害人,遂通知亲家把女儿和女婿接回,夫妇两个决定除妖。

  杨官儿见女婿和女儿都走了,他便和夫人壮着胆子悄悄走进房里查看。本该空荡荡的房间,里面竟坐着一人,定眼一看,却是那红婆子。夫妇两个正要退走,只见那红婆子一个跳身,钻到灯火里,不见了。

  杨官儿自以为妖孽已走,又把女儿女婿唤回家来居住。得知长姑怀上身孕,杨官儿高兴地请来戏班唱戏。当天中午,戏班正在演出,一个小丫头突然闯入,说小姐死了。大家急急上楼,只见长姑早已走阴而死。夫人见了哭倒在地,杨官儿也哭了一场,少不得买棺入殓,作法事报丧。李可白即写休书,也不去报丧。李亲家得了此信,来吊奠了一番,不过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到了女儿头七这天,杨官儿又请来清凉寺的十个和尚念经。忙乱了一日,将看日落西山,夫人回房,忽见灯草和尚拦住,说他和长姑五百年前是结发夫妻,今世还报来了。不多时,一阵狂风吹起,那和尚对着菩萨拜了四拜,往四十九盏灯里一跳,不见了。在场的所有人见了,无不害怕,杨官儿也吓晕了过去。

  到第二日午时三刻,杨官儿也呜呼哀哉了。夫人十分哀痛,连饭也两日不吃,第三日入了殓,诸亲友给她出主意,要她到了老爷头七时,去请琼花观道士周自如来做法事,免得再出幺蛾子。夫人听了,安排暖玉去把周自如请来。

  话说到了头七,周自如领了一班道士,先拜了夫人,然后大吹大擂作起法事来。等到法事做完,让了三锭银子给周自如,家中一切琐事处理妥当。夫人直觉得家中冷清,孤零零无依无靠。

  暖玉提议,让她到杭州去烧香。夫人听了她的话,带着一个小丫环,雇轿下瓜州,次日渡过扬子江,早行夜宿,第六日到了杭州。正赶上天竺寺降香的好时候,夫人也不及换下孝服,便就去了。

  天竺寺的和尚告知此处有个宝叔塔,有百丈高。夫人虔诚前往,好不容易爬到塔上,抬头一看,反倒是那灯草和尚端坐在上面。那和尚对她说,这一切都是前世今生的报应。杨官儿已死,周自如将是她的新丈夫,此刻回去与周自如成亲,到时候和尚还有话说。

  回到家中,夫人设下香案,请来周自如。只见烛火里突地蹦出来个小和尚,周自如不知究理,惊得跌倒在地,小和尚娓娓道出因果。

  原来那杨官儿在越州作官时,曾断过一件案子。那时有个乡宦告发妻子与人通奸,请杨官儿掩面处理;杨官儿不肯,当堂判罪,害得乡宦脸面无存,回到家中竟气死了。此事被上天知晓后,派灯草和尚来祸害他家,代乡宦还报。自此以后,那小和尚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