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茜个人资料老公是谁(万茜主演的电视剧)

  五年前,在接受采访时,万茜用“干净”的简介向记者介绍到自己是一个“懒”的演员。

  即使拿到金马奖后,她对自己的定位依旧是不红的演员。

  “不红的演员也就跟一个上班族差不多。我可以随意素颜逛街吃串,抠脚剔牙不会被偷拍,坐地铁,还可以铆着劲儿抢座位;

  此外,可以自由出入体育运动场所……因为你不红嘛!。”

  五年后,万茜不仅打破惯例,参加了各种综艺也走上了选秀的舞台,唱、跳、配音、各式的才艺展示。

  出色的表现吸引了一大波人的关注。

  那个曾经不不想红,也不看重的流量的万茜终究还是火了:“我总算可以挑戏了!”

  1.

  今年整四十岁的万茜,已经出道整整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的光阴,中折点把它分成了前十年的摸爬滚打,和后十年的逐见成效。

  和别的女星不同,属于万茜的成功不是最青郁的年纪。

  一次偶然的机会,万茜考进了上海戏剧学院。

  在学习表演前,因为从小受父亲的影响与熏陶,她更喜欢声乐,其实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万茜也是以歌手的身份踏入演艺圈的。

  不会唱歌的演员不是个好的手艺人。

  在那些没有被人注意到的日子里,万茜学习了多个技能,实实在在地诠释了什么叫技多不压身。

  大学时期,当别人都在尽可能珍惜机会早点接戏拍时,万茜却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学业上。

  她把大量的精力用来排练话剧,曾三次以女一号的身份代表学校参加了国际戏剧节,并出演了多部国际戏剧导演的作品。

  大一暑假时,学校要排一个话剧。

  在后台的休息室里,万茜看着一个即将入学的师弟,他似乎有些怯生和紧张,便主动跟这个师弟说话:师弟不错呀!

  “她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所以我对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可能已经忘了,但是这个场景一直藏在我的记忆里。”

  这个小师弟就是胡歌。

  一个小小的善举于万茜而言是不经意的一份温暖,但对胡歌来说却是内心中不小的一片涟漪。

  2002年,万茜参演了张爱玲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金锁记》,这是她第一次进组拍戏。

  2005年毕业后,她又坚定地选择了走音乐的道路。

  万茜专辑

  发行了一些单曲,也为好几部影视剧演唱了插曲,可前前后后在音乐界里闯下的一点成绩远远不能让万茜,真正的站稳脚跟。

  一腔热血被残酷的市场浇灭。

  转念想想还是得拍戏,不过万茜第一选择还是话剧演员——一个有深度但收入菲薄的职业。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摧残下,万茜只好先放下话剧。

  但这个时候,她兜兜转转已近三十岁。

  对一个女演员来说,这个年纪必然会让她无缘于一些角色和市场。

  你第一次认识万茜是哪部戏?

  是《裸婚时代》里的“陈娇娇”,还是《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里的“安然”,还是《我家有喜》中的“白木喜”。

  这几个角色其实都算是万茜扭转事业走向的重要角色。

  但那个时候的她,尽管能够给观众留下印象,却不够深刻。

  2.

  对比演艺圈中其他的演员,万茜略有不同。因为她先是赢得了业界同行们的认可后,再是一点一点被观众熟知的。

  第一个钦佩她的人,就是师弟胡歌。

  除了在学校初次相遇时的温暖记忆,万茜的演技才是真正让胡歌心服口服的关键。

  备受追捧的他,在第一次和万茜合作后就知道,这个女演员将来肯定不一般。

  所以当第二次有剧组邀请他合作,从剧组那儿得知女主是万茜时,胡歌激动地说怎么不早告诉他,不然他答应的会更爽快。

  陈坤在看完万茜的表演后,特意找上门拜托她来演自己的戏。

  “当她答应要和我们合作的时候,我非常高兴。我觉得终于我们的好角色有一个适合它的好形象与表演者。”

  2016年,34岁的万茜终于凭借《你好!疯子》这部荒诞的喜剧电影迎来了事业的转折点。

  她不再是熟人熟知的演员了,默默无闻的演艺生涯即将开始发生转变。

  要问二十岁入行当34岁演艺事业第一次高光,十余年的时间跨度里万茜学会了什么,她会告诉你答案——正视自己不红的事实,以及过好自己的生活。

  演艺圈是一个极其现实的地方,不红的演员是很难参与到一个大的制作和好剧本中的,机会渺茫难以争取。

  “但我觉得只要有本事,当个会演戏的演员,圈里人还是会认同,会有质量不错的戏抛来橄榄枝,于是还是会慢慢过上不错的小日子。”

  于是,万茜会将每一个拿到手的角色全身心的投入。

  要演一个会木工的角色,她会提前花很长时间去学习木工技艺。

  要演一个腻子工,她就在拍戏前专门刮了两个星期的腻子……

  “进入上戏的第一天,老师就对我们说过,要想演好戏,得先学会做人。”

  这也是为什么前面说到,万茜是一个好的手艺人的原因,为了那些角色她学会太多的技能。

  你能想象一个漂亮的女明星,私下的爱好不是美容做指甲,而是修手机、给自己和朋友们的手机贴膜吗?

  “我经纪人的手机膜就是我贴的,刚才导演的手机屏幕和按键都是我换的。”

  当然除了事业的专注,万茜也在事业巅峰前顺利地拥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

  关于自己的个人生活,她是一个吝啬的人,总不愿在镜头面前分享太多。

  只是偶尔会在社交账号里借“他拍”的视角,淡淡地秀着小恩爱。

  万茜的丈夫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万茜也成了丈夫镜头中最靓丽的风景。

  2017年万茜生下女儿。

  曾经在媒体眼中十分冷漠的她,也开始在节目中分享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一个手骨折都没有流泪的女人,因为工作不得不离开女儿,前一秒笑着说再见后一秒进了电梯就能马上大哭。

  万茜多年来的坚韧在做了母亲后开始变得柔软。

  其次,她想做出改变的还有她的事业——她要撕掉人如淡菊的标签,当一个“红”的演员。

  3.

  在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万茜只是个沉迷演艺的“戏疯子”。

  因为出道十几年里她不炒作无绯闻,只专注于家庭和拍戏。

  但当化着美丽的妆容,在舞台上散发光芒的万茜出现时,所有人都被他惊艳了。

  记得在节目官宣时,万茜的社交账号下涌来了不少明星朋友为她加油。

  当然也因为这档节目,新面貌的万茜赢得了之前未曾有过的关注。

  一个红的艺人,就代表着无限的商业价值和流量。

  在接受追捧的同时,争议也会如期而至。

  因为一次“手滑点赞别的女明星黑料”的事件后,万茜的演艺生涯也迎来了第一批“黑粉”的攻击。

  而大家对她争议的地方不仅仅是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更是反感她贴着“人如淡菊”、“不想红”的标签,也开始了炒作。

  在接受名嘴易力竟的采访时,万茜被问到怎么看待红与不红的问题。

  面对外界诸多的流言与争议,她十分坦诚真挚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演员的成功不能用流量定义。当然如果我们得到了更多的关注,那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与可能去接触到好的剧本、好的团队。

  但是并不代表我没有这些东西,就不可以做一个好演员。”

  近几年,因为流量市场的影响,许多剧本的选择会更偏向于一些关注度更高的艺人。

  他们之中可能演技半斤八两,甚至品德堪忧。

  但最终因为市场的需求,许多真正的好演员只能是无戏可拍,而有的演员更因为合作的艺人的个人问题,导致作品无法播出。

  没有流量的他们,在好不容易拿到一个不错的角色后,最后还是努力付出打了水漂。

  与其这样,那不如自己去做那个有流量的人吧。

  其实万茜的选择和改变没什么可抨击的,这只是一个聪明的演员做得明智的选择。

  而对观众来说,与其看着一个好剧本被一些“歪瓜裂枣”糟蹋,不如把流量和机会留给像万茜这类有真正实力和能力的好演员。

  适当地迎合市场,但能保持住一个演员的品质,无可厚非。

  近两年来万茜如她所说,终于有了可以自己去挑选角色和剧本的机会了,因此我们也看到了她在这几年推出了不少好作品。

  万茜饰演的所有角色中,重复率不高,她喜欢挑战不一样的角色。

  所以在7月14日播出的《庭外·盲区》中,她一改以往的正面人物,演起了狠辣果断的大反派,笑里藏刀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寒而栗。

  这部剧是由最高人民法院影视中心联合优酷、猫眼出品的,编剧、导演以及整个剧组和主演们都极具实力,从定档播出日期后,就一直广收关注。

  一段段超燃预告片也是吊足了观众胃口。

  演艺圈不缺有流量的艺人,缺的是有流量的好艺人好演员。

  其实关于那些标签的事儿,作为观众无需计较太多。

  只要是真正在用心演戏,不辱职业的演员,那她就值得享受流量的优待。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