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以诚和焦迈奇什么关系(沈以诚个人资料)

  以前,我听过很多次杨丞琳的版本,记忆里的歌曲哀伤婉转且饱含情感,非常好听,可总感觉缺少了什么东西,在听了一段时间以后被我搁在歌单的最底部。

  听了沈以诚的版本,我被歌曲情感的性别对调吸引,那如怨如诉的浅唱,那厚重而饱满的男声,仿佛那个唱歌的就是自己,在被生活和爱情抛弃后,独自在空旷的房间里,只有闪着弱光的霓虹灯陪伴左右,于无数个黑夜里等待被人救赎。

  《带我走》“白马溜过漆黑尽头,潮汐袭来浪花颤动,凝在海岸结了冰”

  船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可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我们尊重原唱,但好作品更应该广为流传,不同的演绎,不同的味道,在歌曲里寻找不一样的自己。虽然只是翻唱,但沈以诚的翻唱大多是挑剔的,只为把作品更好地呈现给更多的人,除了《带我走》,如翻唱《恶作剧》《说爱你》、《喜欢》、《好想你》等,这些歌曲在沈以诚的嗓音下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和徐秉龙一起唱了《白羊》火了以后,他成了大家喜欢的男友音。

  如果你足够仔细你就会发现,沈以诚和其他的歌手不太一样,他的作品无关感情,更多的是生活里的小情绪,然而,也正是这些日常的细节让歌曲抛弃了距离感。

  我曾和朋友说过:

  每次听歌,我喜欢富有情感的演唱而不是炫技,每次看歌手综艺节目里面的炫技歌手演唱总给我一种走错片场的感觉,如果要看表演的话,我去看话剧就好。

  我不太喜欢通篇的华丽辞藻,感觉那个是在秀文采而不是在记录生活以及传递信息。我更喜欢简单直白的文字,以前的领导总说我的文字有些油腻,但我认为生活本身就是油腻的,那样的文字比较有烟火的气息,就好比以前喜欢冯唐,是因为他的文字里面肆意洒脱,现在喜欢汪曾祺,因为汪曾祺的文字里面有烟火气,字里行间都能从生活里找到与之对应的点滴。

  沈以诚的歌曲大都在缓缓地诉说着一个故事,几乎都只是木吉他作伴奏,低吟浅唱让人觉得随性放松。他也会毫不吝啬地把他的猫,他的菲菲写进歌里,用不太郑重其事的态度一本正经的热爱生活。

  有时候好像真有一种魔力,他的歌都自带温暖的滤镜效果,唱什么歌都好像是在唱情歌。能把《好想你》唱得甜而不腻,能把《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唱得可爱治愈,也只有他了。他很喜欢英文歌,他说,英文歌不论是节奏还是旋律之类的都非常酷,可能歌词翻译过来比较口水,但时时刻刻都让我觉得很放松。

  听歌的人,总希望能在歌声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像是沈以诚的歌里,你能看到自己的样子。

  在城市里面拼搏的年轻男女,每个人都是立方客。

  每天出入几十平方的出租房,为之奋斗的几十平方的房子,不为别的,只因怀揣着自己最初的美好设想,即使笑着工作到面瘫,哪怕手脚麻木到需要蹲在路边的长椅休息才能回到房间,依旧还是要继续往前冲,毕竟,前面是我们的梦想。

  此处没有找到可以插入的音乐

  歌词“他和她住在没有海的城市,每晚薪水变晚餐,梦顺带被打包放进盒子,小屋子洋洋大观地布置,他和她租着有海的城市,几立方成全一盏灯织,是夜的样子,盏灯喂饱几立方米是他的心思和彼此,吞云吐雾的建筑,他和她在缭绕中踮起舞步,每天戴着口罩的行人,藏着倾斜的角度。”

  经典网评“以前有病,追求爱情,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经典网评“他和她打开窗,付清房租”

  经典网评“没时间做梦,只能将她打包进盒子”

  沈以诚歌声的样子,就好像是你生活的样子。

  沈以诚唱出来的,仿佛就是你坚持着的生活。

  也许是因为社会的快节奏生活已经磨掉了太多人的单纯和梦想,所以在听到了沈以诚的歌之后共鸣感更强。

  空巢青年曾经一度被自媒体刷爆朋友圈,人们总是对于共情的事物予以极高的认可。

  歌词“藏身公寓里面总比在城市疯狂地冒险 来的安全 尽情放纵一夜较之躺在房间床上睡眠 更肤浅 仔细生活每天紧张地呼吸着每个气味 不算完美 刻意遗忘生病遗忘那些过去清醒度日”

  歌词“有些热闹想看却又表现得视而不见,到了晚上一个人想起那些深深浅浅,那些喜欢不起来的是非论对错的幻觉绵延不绝,坐在角落耗时间低头发现自己很早就不抽烟,仔细生活每天紧张地呼吸着每个气味不算完美,刻意遗忘生病遗忘那些过去清醒度日如流年。”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