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作者简介及作品

  一个作者的文字功力和思想深度如果高度统一,在他笔下的文章就如同草原上奔腾的万马,既有感官上场面的宏伟也有思想上透彻的顿悟。

  阿城是我国著名的作家,他的三篇中篇小说《棋王》、《树王》、《孩子王》是一个时代下的产物,也是阿城作品中为数不多的经典之作。

  三篇本是不相互纠缠的故事,最终却思想上有了相同的启示和呐喊,因此多家出版社将三篇合为一部出版,也能让读者在顺序故事中体会人性的纯净和统一的呼喊。

  一个人有着怎样的价值观和能量,让他在困苦中坚持,在磨难中加持,在无助中觉醒,三篇主人公有着类似的时代背景,有着普通且无助的身份,在各自的人生历程中孤独地前行着,但无一例外地坚守着各自价值观中的能量点,在故事高潮处转折升华,形成思想流。

  《树王》是三篇之中最早完成的一篇,其次是《棋王》,最后是《孩子王》。遵从排版的需求一般将《棋王》放第一篇,不过对于阅读体验来说并无太大差异,毕竟是三篇独立的中篇,不用苛求太过。

  《棋王》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了那个年代发生的一个关于下棋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王一生,一个痴迷下棋的下乡知青。

  在“我”的视角里,王一生的痴、呆、愚形象无不活灵活现,这样一个违背社会发展的性格设定,似乎早已透漏着王一生不怎么光辉和高大的形象。下乡去的火车上,王一生为了下棋不在乎对象和方式,为了下棋可以忘记其他一切俗事,遗忘妹妹与别人斗嘴。在“我”的眼里,王一生的不可理喻和传说同样令人好奇。

  王一生之前在学校是名人,不因为别的,还是下棋痴迷到人尽皆知甚至危及命运也不在乎和停止的地步。

  痴迷者必其艺高超,王一生拥有着高超的棋艺和一视同仁般的棋德,只要愿意下棋不管你是谁都会认真对待。为下棋被人串联时引做诱饵,施以小钱以棋局吸引矛头,后被带走审问一时传为妙谈,后因审主见他面露呆色而放回。

  一名手听说王一生棋艺高超,想收为子徒,反被问:“这残局你可走通了?”

  “未通!”

  “那我为什么要做你的徒弟!”

  名手言之:棋艺高超,桀骜不驯,棋品连着人品,后必品劣!

  偶遇一拾荒老人,与老人垃圾堆前下盲棋,后得老人馈赠四旧之书,以男女之事点化王一生棋路太盛:太盛则折,太弱则泄。若对手盛,则以柔化之,可在要化的同时造成克势。柔不是弱,是容,是收,是含。含而化之,让对手入你的势。这势你要造,需无为而无不为。拾荒老人对王一生点化之言可谓道法自然,上尊天理下和人欲,对王一生棋道精进帮助不少。

  王一生名言:何以解忧?唯有象棋!何以解不痛快?唯有象棋!

  王一生有着对下棋痴迷的疯劲,认为下棋可以解决一些思想层面的问题,包括身体的痛苦都可以化解。

  下放后农场的生活充实而乏味,“我”和王一生的交集也发生在棋上。不在一个农场,但我对王一生的关注和好奇一直不曾间断,王一生半个月的行走来到不足百里之外我的农场,交谈和趣事增进了我对王一生更深的了解。

  故事中王一生童年的不幸和妈妈的对他的殷切希望制造了泪点,妈妈知道王一生喜欢下棋,但家贫的境况不允许王一生只关注下棋,妈妈知道听一街道的人都说王一生棋下的好,就捡拾别人的牙刷把,给王一生磨制一幅无字象棋,在临死前交给王一生,并嘱托他照顾好弟弟妹妹们。故事的结局中这幅无字象棋也成为王一生感情爆发的归属的最终道具。

  哎!当母亲的。

  故事的高潮发生在王一生与我队里的“脚卵”认识之后的旷世棋局:一人同时大战多人的辉煌场面。这也是在“脚卵”的步步引导下发生的,类似催化剂的效用。

  “脚卵”原名倪斌,因为腿长被戏称,意味粗俗但无侮辱之意。准确讲“脚卵”是一个有背景的下放青年,有着比一般青年远务实的人生规划。在与王一生棋局对峙失败后就被王一生的高超棋艺所折服,并真心地为王一生付出着力所能及的关心。

  地区组织象棋比赛,众人都对王一生寄予了厚望,一则是对王一生实力的肯定,二则那个时候可供消遣的事情真的不多,一场象棋比赛可以拉动多少目光和精力,毕竟人都是好动的。

  出乎意外王一生居然没有报上名,原因竟是因为下棋占用较多时间导致劳动工分不足被拒绝。在“脚卵”的多方游走下,找到父亲的关系网可以用一幅明朝的乌木棋为王一生间接取得参赛名额,谁知王一生竟然拒绝。

  “我反正不赛了,被人做了交易,倒像是我占了便宜。我下得赢下不赢是我自己的事,这样赛,被人戳脊梁骨。”

  “呆子!”

  故事的高潮在此刻来临了,在比赛结束后通过“脚卵”的牵线,王一生与比赛的前三名进行友谊赛,交叉沟通之下最后演变为王一生同时与九个人进行盲棋比赛,一时间集市千人聚集,大家都争相看看一战九的空前场面。

  隔档围成的棋场上尘土飞扬,王一生坐在场内当中一个靠背椅上,把手放在两条腿上,眼睛虚望着,一头一脸都是土,像是被传讯的歹人。

  棋局开始了,千人不再吱声,只有传棋的人在场内外来回走动,太阳斜照在一切上,烧的耀眼。

  两人起立,对着王一生一鞠躬,说:“甘拜下风。”

  王一生的姿势没有变,依旧双手扶膝,眼平视着,像是望着极远极远的远处,又像是盯着极近极近的近处。

  对于王一生的孤军奋战,“我”和同伴不能给予任何的帮助,只能看着王一生稳稳地坐在那里,心里暗暗为他赌一口气:死顶吧!

  在山上扛木头,两个人一根,不管路不是路,沟不是沟,也得咬牙。死活不能放手。谁要是顶不住了,自己伤了不说,另一个也得被木头震得吐血。

  “我”趁着有人报棋的空给王一生递水喝,他刀子般的眼神、巨大的吞咽声音和眼中的泪花,活脱一个外世界的人儿。

  人更多了,狗也在人前蹲着看,“王一生”、“棋呆子”、“是个知青”、“棋是道家的棋”,人们嘴上传。

  最终只剩一盘棋,恰是与冠军的那一盘,盘上只有不多的子了。

  王一生黑子,冠军红子,但红子半天不见动静。

  一老者由人搀扶着慢慢走到棋场,推开搀扶的人,对着王一生朗声叫道:“后生,老朽身有不便,不能亲赴沙场,使人传棋,实出无奈。你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棋道,汇道禅于一炉,神机妙算,先声有势,后发制人,潜龙治水,气贯阴阳,古今儒将,不过如此。老朽有幸与你接手,感触不少,中华棋道,毕竟不颓,愿与你做个忘年之交。老朽这盘棋下到这里,权做赏玩,不知你可愿意平手言和,给老朽一点面子?”

  王一生已全身僵硬,竟不能起来,脚卵用大手在身上、脸上、脖子上用力揉搓半晌,王一生身子才软了下来,喉咙丝丝地响。很久,才呜呜地说:“和了吧!”

  人渐散去,王一生还有些麻木,看到我给看的她母亲做的棋子,“哇”地一声后呜呜地说:“妈,儿今天……妈——”。

  入夜,王一生已沉沉睡去。

  我却还似乎耳边人生嚷动,眼前火把通明,山民们铁了脸,掮着柴火在林中走,咿咿呀呀地唱。

  最后,“我”的一段感悟之言作为小说的结尾,对小说的思想最后一次拉伸和升华。

  “我”笑起来,想:不做俗人,哪儿会知道这般乐趣?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由真人生在里面,识到了,即是幸,即是福。衣食是本,自有人类,就是每日在忙这个。可囿在其中,终于还不太像人。

  《棋王》借着“我”的视角看到了王一生在艰难生活中为棋所付出的一切,为棋所荣耀的瞬间。这似乎就是人生,在别人眼里你的执着和无厘头无论多么的怪异和偏颇,只要自己觉得值得那就是王道。

  王一生坚守一个棋字,成为棋王。

  我们需要坚守什么?又成为什么王?各家均有自论,至此该篇已言尽意止,赏析或路过各随其便。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