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钧演的电视剧大全(刘钧个人资料简介)

  老婆在医院生孩子难产,他在家和牌友打麻将,小姨子找上门催他去医院照看老婆。

  他说:“不就是生孩子嘛!哪个女人不是那么过来的?”

  小姨子着急了,上手去拉他,结果被他一把甩开:“你快别动我,我这儿刚听牌了,别坏了我的手气!”

  就这么几句话,是不是就让人暴怒。

  别急,这段说的不是刘钧,而是他在电视剧《乔家儿女》中饰演的“渣爹乔祖望”。

  “我最早看剧本时,我说:天,这个爹也太离谱了!”

  当时电视剧播出时,刘钧知道自己的角色一定会招来骂声,提早就把自己的社交账号的评论区关闭了。

  毕竟一连演五个“渣爹”角色的他,早已有了经验。

  1.“戏子”有情

  自1997年出道至今,刘钧大大小小演了许多个不同的角色。

  要说哪一个角色成就了他,还真得是2018年热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刘钧在剧中饰演的“盛纮”,作为盛家的一家之长,在家宠妾灭妻、冷漠薄情,在外为官胆小怕事、唯唯诺诺。

  但也和刘琳饰演的“大娘子”,夫妻俩一唱一和供奉了不少笑点。

  这个角色是刘钧从影20年的一个代表,一个节点。得到关注以后,人们在细看他之前或之后的作品,发现这还真是个宝藏演员。

  刘钧长得“漂亮”,不比印象中山东人的高大彪悍,小脸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两个迷人的酒窝。

  打趣地说,就算他现在已经五十岁,但扮上女装不知碾压多少人。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杀青那天,刘钧穿着戏服坐在他待了七个月的“盛宅”里。

  化妆师来给他换衣服卸妆,刘钧舍不得,说要想自己待一会儿——他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大哭一通。

  拍摄《乔家儿女》时也一样,尽管在剧中的角色并不讨喜,但刘钧对自己灌注感情的创作总是有些难舍难分。

  杀青那天,他还是自己找个地方哭,发泄了就收拾好心情,好好跟角色告别。

  太感性的人,当演员是很累的!多少人因为入戏太深影响了自己的本质生活啊,张国荣和陈晓旭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

  但刘钧甘愿冒这样的险,他爱死了去尝试不同的角色人生,无限的创作。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电影,我也经常问大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好人赢了我就高兴,坏人赢了我就生气。”

  今年的高温天气导致四处电路故障,电工们忙得焦头烂额。

  如果当初刘钧不转行,说不定在这支忙碌的队伍里也会有他的身影。

  2. 不平凡的人生,在于不甘认命

  刘钧在农村长大,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四世同堂。

  曾祖父年迈只能由后辈们轮流照顾。三四岁时,刘钧跟着叔叔去给曾祖父送饭。

  那天曾祖父的精神状态不错,家里孩子太多了,他并不熟悉这个来送饭的小人儿。

  曾祖父就问刘钧的名字,接着又颤颤巍巍地从枕头下摸出一块手绢,从手绢里拿出一枚硬币给了他。

  不久后曾祖父去世了。

  因为年纪小与陌生感,刘钧并不懂得那一枚硬币的含义,只是把这件事从孩童牢记到现在。

  后来他明白,那是曾祖父遗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丝温暖与爱。

  事情虽小,意义非凡。

  刘钧在想如果他就普普通通的工人,那这件事再多的感触也只能成为一段回忆。但他想要表达,也许有一天他能把这段回忆和感情,在荧幕中重现。

  刘钧的母亲在年轻时是个文艺青年,爱看电影和小说。

  连黑白电视机都还没普及的时候,电影是大家最热衷的消遣。大人们都爱看,刘钧爱跟着大人们一起去看,再远都去,看过了也能再看。

  “小时候没钱看电影,电影院墙头我都翻过。那时候就觉得,电影是个好神奇的世界。”

  因为老是翘课看电影,刘钧的学习成绩不理想。母亲为了让他日后有个一技之长傍身,送他去学了电力维修。

  刘钧19岁时,就已经是4级电工了。

  可天天爬电线杆,小心翼翼维护线路,听老工人们整天吹牛聊天,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让刘钧感到无比枯燥。

  好像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一样。

  只做了一个晚上的考虑,刘钧果断地选择了停职,然后报考了影视学院接着又去了山东艺术学院。

  因为年龄问题,刘钧没少被同学奚落,好在他知道自己的目标无心理会那些嘲讽,专注地学习。毕业后被分到了山东话剧团里。

  第一次面对镜头时,刘钧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有些惧怕镜头,表演是夹着的。

  演员怎么能不敢面对镜头呢?刘钧第一次对自己成为演员的想法有了怀疑。

  最后他花了三年的时间才克服了这个问题。

  重拾信心后,刘钧决定北上,去更广阔的天地,寻找更多的机会。

  到了北京,一个小角色都有乌压压的人去竞争,这场面是刘钧没有想到的。

  曾经他个严屹宽、李解等人一起同窗,后来他留在了广东,那两位一个考去了北京电影学院一个去了上海戏剧学院。

  等刘钧去北京时,人家已经小有名气。

  机会渺茫,可来都来了怎么也得试试吧,咬咬牙慢慢闯吧。

  就这样刘钧开始跑起了龙套。

  3. 山高水长,热爱生活,也被生活热爱

  和刘钧拍过戏的张潮爆料,刘钧生活中就像一个考拉,喊他一声他都得反应几秒才应一声,拍戏时笑点低,老爱笑场。

  信誓旦旦带着专业器具和健身教练进组,想给自己练一身腱子肉,结果戏拍完了刘钧还是干瘦干瘦的,教练却吃胖了。

  听起来刘钧也是有些幽默细胞在身上的,却也不止是幽默还有大胆。

  才去北京跑龙套的时候,刘钧去面试,看到人家拿的简历都写满了好几页的介绍啊、出演作品啊,他的简历写半页纸都得凑。

  这不行,人家一眼就看出他没资历。刘钧想了个办法:瞎编!给自己现编一些作品上去。

  “我想的是应该也不可能拆穿,中国有那么多的电视剧,他们不可能都看过吧。别人简历上写的那些我很多也没看过啊。”

  刘钧大着胆子把简历交上去了,导演看了看他的条件还算不错,但也还是有点疑惑:“你也拍了几个戏了,但是我都没看过。”

  也因为这份大胆,刘钧才拿到了出演《康熙王朝》中“顺治帝”的机会。他的大胆在性格中也有所表现——说话做事很耿直。

  有一次拍戏,导演没有缘由的停拍了,全剧组的演员、工作人员都在那么等着他。刘钧急了,直接找到导演指责他不负责任的行为。

  因为这些,刘钧在圈里也得罪过不少人。

  不过他不在乎,反正有好剧本找他,他就好好拍。没戏拍他就回家宅着,和他最爱的妻子女儿腻在一起。

  刘钧的妻子蘭玉,是一位知名的婚纱礼服设计师,创建了属于自己的个人品牌,在国内外的一线大都市有专门的品牌店。

  张小斐、张含韵、超模何穗等等,都穿过蘭玉设计的礼服。

  论社交平台的粉丝量的话,刘钧远比不上妻子的知名度。所以当网友们知道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他们竟然是夫妻时,也是被震惊到不行。

  戏里刘钧被扣上了“渣爹”的帽子,戏外妻子蘭玉透露刘钧是个实打实的女儿奴。

  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回家回来陪着女儿,带着她出去玩儿,父女俩共吃一碗面条……

  “我跟我女儿更多的时间都是以朋友的身份在相处。”

  因为夫妻俩的事业都很忙碌,随着事业的水涨船高,其实他们很难抽出很多的时间去陪伴孩子,年纪渐长刘钧更加珍惜与女儿的亲子时间。

  妻子蘭玉比他小14岁,年龄有跨度,但爱没有,出道至今刘钧洁身自好没有绯闻。他要给予妻子应有的责任与安全感。

  不过刘钧好像很喜欢现实的深情,与戏里的“渣”的反差感。

  《胆小鬼》剧照

  亦或是他演得“渣爹”太成功,这不在刚播出的悬疑剧《胆小鬼》里,他又成了“杀人犯父亲”,与王砚辉互飙演技。

  看过剧的观众都在说,被刘钧饰演的“秦大志”吓到,一个冷笑就让人不寒而栗。

  显然刘钧塑造的花式“渣爹”已经远远超越了早前火爆网络的“苏大强”。

  在被他的角色带动情绪时,观众也真实地感受到了刘钧的实力演技。

  “渣爹”专业哪家行,中国山东找刘钧。我们拭目以待刘钧在这类角色中能否渣出天际,渣出新高度吧!

也喜欢

李淑贤:和溥仪走过5年无性婚姻,溥仪去世后借100元安葬丈夫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曾从男性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