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虔被割鼻子是真的吗

  在影视剧《大秦帝国》中,太子赢驷犯法,由于属于未成年,由太子师嬴虔代过,尽管嬴虔是秦君的哥哥,但仍然遭受劓刑,被割掉鼻子;而秦国渭水大刑斩首700余人,震撼天下,从此商鞅变法被顺利推行,当赢​驷登基后,老贵族报复商鞅,车裂商鞅,却将商鞅之法以严刑酷法的形式继续向前推进,秦国由此走向富国强兵之路,参与中原诸侯争雄,最后统一天下。

  战国时期,秦国刑罚对后世产生持久而深远的影响,这种严酷刑罚随着秦国进行统一兼并战争胜利后,进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行,秦国奋六世之余烈,横扫六合统一中国,却二世而亡,虽然昙花一现,但后继的王朝汉朝,基本上也继承了秦朝的刑罚遗产。

  秦国以滥用酷刑著称于世,统一后的秦国,继续实行严刑酷法,甚至存在君主随心所欲,滥用酷刑的情况,造成民众反叛,这也是导致秦二世而亡的原因之一,由此可知,秦国成也酷法,败也酷法;那么,秦国到底有哪些严刑酷法呢?由于篇幅有限,本文主要讨论秦国刑罚中的死刑和肉刑:

  惨不忍睹的死刑和肉刑

  秦国的死刑方式多达十多种,有枭首、斩、弃市等三大类,其中弃市,就是将犯罪在闹市中处死,然后将尸首在闹市中示众,最后再由犯罪的亲友收尸,这是在闹市中制造恐怖的杀人场面,以到达威慑的效果。

  腰斩——枭首——车裂——磔刑,一个比一个重

  腰斩,就是将犯人从腰部斩为两段,犯人不能立刻死亡,但极其痛苦;腰斩,虽然并非秦国首创,但在商鞅变法时成为秦国的法定死刑,犯有不告奸罪的人是要被判处腰斩刑的。枭首,将犯人斩首并将其头颅悬挂于木杆上示众的刑罚,这是对犯人的侮辱,给犯人家族带来痛苦和羞辱,对有类似的犯罪起到震撼的作用;如果说腰斩和枭首等刑罚,将犯人身体割裂成两部分的话,那么车裂是比腰斩和枭首更为严苛的刑罚。

  车裂,行刑时将犯人的头部和四肢分别拴在五辆马车之上,然后分别从不同方向驱赶马车,将犯人的身体扯碎,车裂也可以是活活车裂,也可以先将犯人处死后再车裂,商鞅就是此酷刑的受害者。

  磔刑,是与车裂同等严苛的刑罚,就是将犯人绑在木桩上,用利刃刳开犯人的内脏、割裂肢体,然后暴尸;其实就是碎裂犯人躯体的一种不人道的刑罚;这与后来的凌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严酷的刑罚。

  如果将秦国死刑的刑罚再细分的话,还有坑杀和赐死,例如白起坑杀赵国二十万降卒;赐死的对象大多为贵族和忠臣贵戚,白起就是被秦昭王下诏赐死的,通过赐死这种方式,可以减少犯人死亡时的痛苦,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其人格尊严,是一种比较体面的死刑。

  秦国的死刑中最重的应该是族刑,族诛、夷族等连坐的刑罚,除此之外,还有抽胁、囊扑、凿颠等其它刑罚,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就不加以详细论述了。

  痛不欲生的肉刑

  宫刑——斩左趾——鼻刑、黥刑——笞刑

  宫刑,是肉刑体系中最重的刑罚之一,就是破坏犯人的生殖功能,既可在男子身上实行称为割势,也可在女子身上实行,叫幽闭。比宫刑略轻一些的肉刑还有矐,荆轲刺秦王失败后,被诛杀,荆轲的好友高渐离被秦始皇使用矐刑,就是将眼睛弄瞎了。

  斩左趾,就是斩断犯人的左脚,常常用于盗窃罪的判罚,斩左趾其实也是一种十分严厉的刑罚,在当时没有麻醉技术的情况下实行斩左足,很多人往往疼痛死过去,且失去了左足的人,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对以后生活也造成直接伤害,这对社会生产力是一种严重的破坏。

  劓刑和黥刑,分别是割掉犯人的鼻子,在犯人额头刺刻,这两个都是比较轻的肉刑刑罚;劓刑,作者在前文中提到,太子傅嬴虔代太子接受新法而被处以劓刑;太子的老师公子贾则处以黥刑;黥刑,可以当主刑使用也可以当附加刑使用,其适用范围很广,盗窃罪,伤害罪,妇女背夫出逃罪等都可适用黥刑。

  笞刑,其惩罚力度比黥刑还要轻,笞刑,顾名思义就是用木棍、竹仗之类的器具打击犯人的惩罚,打击数量根据犯罪的轻重,从几下,几十下,到一百下,数量不等,其设刑宗旨就是使犯轻微罪的人遭受肉体上的惩罚,从而使其不敢再犯。

  此外,秦国的刑罚还有 “剕”和耐刑;“剕”就是砍断犯人的双脚,这比斩左趾要严厉的多,一般很少被应用,砍断犯人双脚后就彻底失去劳动力了;耐刑,是一种特殊的肉刑,在秦国一般对骗取爵位的人处以耐刑;耐刑,需要剃去鬓须,这对古人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毁伤的观念,是一种奇耻大辱。

  秦国的刑罚中死刑和肉刑是刑罚种类的一部分,此外,还有徒刑,流刑、赎刑、赀刑、收孥夺爵等刑罚,有的是针对人身自由的,有的是针对财产和政治权利的,总之,最严酷的刑罚当属死刑和肉刑。

  秦国的刑罚为何这么严酷呢?

  在《大秦帝国》影视剧中,我们能看到,当商鞅被秦孝公任用强力推行变法后,商鞅就成了秦国朝政实际上最高的执政官,商鞅对刑罚的态度,对刑罚的执行对整个秦国社会都具有引领和示范作用,商鞅崇尚法治,相信要实行一切政治目标必须用重典,主张刑无等级,刑重而必得。

  商鞅的赏与罚,是秦国发展的手段

  商鞅之所以能够在秦国成功推行变法,主要依靠赏与罚这两种手段,确保秦国律令的执行,他将改革的内容和目标转化成律令,从而有力推动变法的实行;在赏与罚这两种治国工具中,他更为倚重罚(即刑罚),商鞅相信依靠国家的力量执行刑罚,可以树立国家在人们心目中的威信,确保刑罚的威力,推动改革法令向前实施。

  商鞅的赏与罚是相辅相成的,从辕门立柱重赏五十金,兑现承诺,彰显秦国政府的诚信;商鞅奉行政府令出必行的原则,但坚守这一理念,严格执行刑罚并非易事,秦国太子嬴驷就给商鞅上了一个难题。

  就像《大秦帝国》中演绎的那样,太子嬴驷触犯新法,为商鞅推行新法制造了一个严重的障碍,是否对太子进行处罚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事关整个变法的大局,如果对太子网开一面,其他人就会心存侥幸心理,不畏刑罚,不守新法。

  如果处太子刑罚,可能得罪太子,这也给商鞅本人的命运埋下了祸根,但为了推行变法和维护依法治国理念,商鞅对太子傅嬴虔进行了劓刑的处罚,这次刑罚起到了很好效果,也让商鞅变法继续推进,更让严刑酷法的实施铺平了道路。

  由此可见,商鞅严格执行刑罚是与其治国理念是一致的,他不为权势所屈服,刚正不阿严格执法,不为利己枉法,推动了秦国法律的实践。

  商鞅推崇刑罚

  商鞅把赏与罚作为治理国家的重要工具,他更推崇刑罚,把刑罚的作用鼓吹到无以复加的地方,而刑罚功能的发挥却有赖于刑罚的执行,商鞅提出了刑无等级、刑重而必得的主张。刑无等级,是指在秦国,自卿相将军以下的一切臣民,一旦犯罪必须按照法律要求不折不扣地对其执行刑罚。

  商鞅还提倡重刑而必得,他们认为犯罪分子之所以敢于犯罪,是受到某种犯罪欲望驱动的,也存在犯罪后有逃脱刑罚制裁的侥幸心理,商鞅认为,一旦犯罪分子被发现,任何犯罪行为都难逃刑罚制裁,这些犯罪分子就会控制欲望,不敢去犯罪。

  商鞅促使官吏依法执行刑罚

  在商鞅的主导下, 秦国的普法工作做得很好,官吏若犯职务犯罪则要受到严厉处罚的,把官吏不依法判处,不依法执行刑罚的则作为犯罪处理,定为失刑罪或不直罪;什么叫失刑罪呢?是指法官本人即使没有主观故意,但由于工作能力有限,没能正确地处理案件,这是要受到刑罚的。

  不直罪,是在法官即使没有弄错案件的性质,但出于个人目的,故意加重或者减轻处罚的行为,也是要受到刑罚的。除了这两个罪名外,管理弄错犯罪性质,颠倒是非曲直的行为,被认定为严重的犯罪,会被追加责任的。

  严刑峻法对秦国的影响

  法治秩序被破坏,刑罚不仅会对个体产生影响,对整个秦国社会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其实刑罚本来应该具有教育和惩戒等双重功能,但商鞅变法之后,君主奉行的重刑主义刑罚政策基本剔除了教育和惩戒功能,甚至剥夺犯人改过自新的机会,秦人一旦犯罪就是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因此,在重刑主义的刑罚政策下不仅给秦人带来悲惨的结局,给未犯罪的秦人造成强大的恐惧的精神压力。

  轻罪重刑原则被贯彻于刑事立法之中,甚至滥用连坐制度,这使得个人犯罪往往演变为整个家庭,或者整个家族的灾难,但是,轻罪重罚未必就能真正地预防犯罪,连坐并不能减少犯罪,反而使刑罚打击对象扩大化,使无辜的秦人更容易受到刑罚的伤害,使秦国“法治”秩序的建立受到破坏,秦人深受峻刑之苦。

  秦人被峻刑伤害,到了秦国晚期,刑罚已经成为统治者为维护统治,伤害民众的锐利武器,刑罚对秦人造成了严重伤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秦国刑罚种类十分繁多,给受刑者带来巨大的痛苦;其次,连坐制和株连制的实施,给无辜的秦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再次,秦国酷刑对每一个没有犯罪的人造成沉重的精神压力,进而对秦人性格产生影响。

  社会秩序暂时安定,在秦国严酷刑罚的高压下,影响国内不稳定的因素被肃清,秦国出现了良好的社会局面;战国之初,秦国经济落后,军事上屡败魏国,国内矛盾日益尖锐,秦国社会秩序十分混乱,急需稳定发展的局面;商鞅变法时,为维护秩序,采用极为严酷的刑罚措施来加强君主权力在当时也是历史发展的需要。

  商鞅本人不仅严格执法,哪怕太子犯法都不放过,他还加大宣传法律力度,从法律和制度层面上建立保证刑罚执行的措施,外加极为严密的连坐推行,使得秦国罪犯无处可藏,在重刑高压状态下,许多犯罪活动受到沉重打击,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被肃清,秦国秩序趋于良好,甚至形成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局面。

  讨论

  严刑酷法,造成人情淡薄的社会,质朴服从的秦人,严峻刑罚对秦国的社会风俗和秦人的性格、性情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严刑酷法里面有一条刑罚强迫秦人互相告奸,秦人为了自保,在即将受到连坐之时,迫不得已告发自己的亲友、邻里,无形之中,冲淡了人与人之间的亲情与友情,只剩下利害关系。

  秦人在一生中经常会遇到利害与亲情之间的选择,至于为了亲情不顾个人安危,保全亲友,未必是每人都都能做到的,在长期的刑罚高压之下,在连坐、株连制度的恐惧下,长期以往,秦人之间人情淡如水,利害重于山;当然,秦人的社会人情淡薄,除了刑罚这因素外,还跟秦国的历史传统等因素有关,但不可否认,严刑酷法是人情淡薄的主要原因之一。

  秦君之所以对秦人实行严刑酷法,主要是通过刑罚措施剥夺秦人的自由,限制他们的言论和活动范围,以达到令其“愚”的目的。例如,商鞅之法,令秦人弃商归农,这就是对从业自由的限制,除此之外,秦人的流动自由也被限制,人们出趟远门都要去官府领取凭证,否则旅店是不会接待的。

  商鞅以酷刑手段,迫使秦人不要关心政治,做个顺民就好;总之,严刑酷法成为秦国统治者塑造顺民的工具,这个工具也发挥了无与伦比的效能,在秦国高压政策下,秦人从士大夫、到官吏,到普通百姓,在性格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朴实、恭顺,这正是秦国严酷刑罚驯化的结果。

  小结

  战国时代,战争四起,地处于中原西锤的秦国,与三晋和戎狄为邻,不仅要与敌国进行生死交流,还要经受国内激烈的阶级斗争考验,商鞅变法之后,秦国重用酷法,因而在战国时期,秦国的刑罚在体系上、宏观执行上、社会影响上,都体现出独特个性。

  秦国刑罚体系十分庞杂,其中死刑和肉刑已经突破了最初的剥夺犯人生命的目的,成为凌辱犯人,威慑犯罪,制造社会恐惧的工具;秦国刑罚之所以有如此的残酷性,这与当时秦国社会的尖锐矛盾有关,长期的战乱使人们流离失所,经常面对死亡,对生命价值漠视以及严刑峻法的影响等因素有关。

  自秦孝公时期商鞅主政时起,通过依法判处刑罚,依法执行刑罚,秦人逐渐形成守法的习惯,而此时的刑罚成为推行政令的有力武器;秦国国君对社会控制能力,军事动员能力远超山东六国的原因就是秦国政府能够做到令行禁止。

  地处于西北边陲的秦国受到中原礼乐文化影响,不像中原诸国那样深刻,人们容易接受法治思想,商鞅变法后,极大地改变了秦国上层社会结构,贵族势力被极大地瓦解,而秦国封君又不多,使得秦国法律能够在地方贯彻执行,包括严酷的刑罚。

  从以上叙述,我们可以得知,秦国的严酷刑罚对其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既给秦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特别是轻罪重罚,族诛连坐、刑用于将过等政策,不仅是秦人更容易受到伤害,也容易造成滥刑滥罚。

  当然,严酷刑罚也有利的一面,正是依靠依法判处,依法执行刑罚,才能使商鞅这种法治变法得到彻底推行,才能在触动贵族利益的情况下,维持社会秩序稳定,正是商鞅变法的成功推动了秦国富国强兵,纵横捭阖,最后崛起而统一天下。

  但到了秦国后期,随着君主制的权力集中,秦王开始破坏依法执法的传统,存在滥用刑罚情况,此时秦国社会酝酿着潜在的危机,而在秦国严酷的刑罚措施、诱导下,秦人的性格逐渐变的木讷服从,秦国社会风气也变得轻情义,重功利,最终造成秦国人情淡薄的社会和秦人质朴服从的性格。

也喜欢

宋濂简介资料(宋濂是什么朝代)

  初中语文课本上学的古文要求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