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旭个人简介(朱旭演员)

  朱旭是我国著名表演艺术家,从艺近70年,参演过《非这样生活不可》、《时间的罪人》、《高炉火化》、《带枪的人》等一百多部话剧。

  他年近60岁踏入演艺圈,凭借几十年的演戏功底在影视界横空出世,出演30多部影视剧,囊括了华表、东京国际电影节等多项影帝。

  在《变脸》、《洗澡》、《刮痧》等众多文化底蕴深厚的影片中,以及《末代皇帝》、《似水年华》、《大宅门》等电视剧中,朱旭都演绎出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

  而朱旭的妻子宋凤仪也是一位知名演员兼编剧,朱旭晚年参演的传记《夕阳红中话朱旭》就是她的妻子所写,描述了朱旭细腻而又坎坷的一生。

  1957年,两人登记结婚,携手走过了58年的婚姻生活,背后埋藏了无数的心酸与泪水。

  为了艺术奉献一生的两人,一生有两个遗憾,弥留之际最为抱歉的就是,始终愧对两个失聪的儿子。

  01

  1930年的春天,朱旭出生在辽宁沈阳的一户普通家庭,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他一岁就和家人一起搬到了北京生活。

  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听京剧,每次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上一张京剧唱片放进“话匣子”里,然后坐在板凳上听得非常入迷。

  于是从那时候起,一颗艺术的种子就此种下了。

  为了接受专业的训练,朱旭1949年考入华北大学文工二团(一年后改名为中央戏学院话剧团),而就在这时候,宋凤仪也进入了这间学校,成为同系不同班的校友。

  朱旭比宋凤仪小2岁,两人从小家庭条件相差较大。

  宋凤仪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父亲是做生意的,家里比较有钱。

  其实她一开始并不叫宋凤仪,只是她小时候喜欢表演,但那个时代抛头露面不太好。

  在她14岁的时候,参演了独幕剧《父归》,但是她又不敢让父亲知道这事,于是改了名字。

  当时她正好在看《三国演义》,其中有一句“书中有凤仪亭”,所以她便取名宋凤仪。

  戏剧的是,宋凤仪后来跟朱旭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朱旭便会问她:

  “你怎么不起名貂蝉?”

  不过这些都是他们结婚之后的事情,两人在大学的时候,还发生过一件非常感人的事情。

  当时条件不好,好久都吃不上一顿肉,而朱旭就想着在哪儿去弄点肉吃。

  当时学校里有一条狗,朱旭想着把这条狗带进教室里,然后把它弄成狗肉吃。

  可谁知那条狗很喜欢朱旭,不管朱旭怎么打它,它都不还手,还跟他好,最后狗的嘴角被打出血了,还蹲在朱旭面前流着泪舔舐伤口。

  最后肉没吃上,还把自己给感动哭了。

  那时候朱旭喜欢喝两口小酒,有时候是有酒没有下酒菜,身上就几颗花生米,然后他就将一颗花生米掰成四瓣,一口酒一瓣花生米,一颗花生米喝四口酒。

  当时还是同学的宋凤仪看了都忍不住笑出声,虽然两人平时经常见面,但说话的机会并不多。

  1950年,中央戏剧学院成立,两人被同时安排进话剧团,在团里举行田间地头和工厂巡回演出时,朱旭总是被安排出演龙套角色,什么“匪兵乙”啊,有时候甚至演一颗树,几个小时不能动。

  那时候的朱旭是学校里当之无愧的帅小伙,长得高,鼻梁挺,虽然出演的都是龙套,但也吸引了不少爱慕的眼光,其中就有宋凤仪。

  朱旭被调到演员组之后,便经常和宋凤仪一起搭戏,他们总是被安排到一起,在各地巡回演出,一来二去宋凤仪彻底喜欢上了这个长得帅又有才的朱旭。

  1952年,两人又同时进入人民艺术剧院。

  有一天两人在一起逛操场的时候,朱旭突然对宋凤仪表白说:“我喜欢你”

  可是等了好久,宋凤仪都没有说话,可能是觉得来得太突然,而且这么直爽的表白方式让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朱旭为了缓解尴尬,随即又对她说:

  “没事,你可以考虑几天再回答”

  刚等朱旭说完,宋凤仪就说了一个“好”字。意思就是答应了和他在一起。

  就这样,两人从校服走到了婚纱。

  1957年的12月,当时人民艺术剧院专门停课一天,给朱旭和宋凤仪在内的三对恋人举行了婚礼,学校还送了他们一张带抽屉的书桌和几张板凳。

  那时候的婚礼很简单,礼物也简单,但是有学校的同学和老师们祝贺,又显得十分热闹,特别有纪念意义。

  然而,两人婚后的生活并没有一帆风顺,反而充满了心酸和泪水。

  02

  两人结婚后的第二年,宋凤仪便生下了大儿子,但当时两人都非常忙碌,朱旭刚从福建回到北京,就连夜赶去排练《星火燎原》,连回家看一眼母女的时间都没有。

  宋凤仪也不例外,刚生下孩子就去参加了《花开万古香》的集体创作,戏剧的是,当时宋凤仪抱着孩子演出的时候,甚至忘了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等到工作人员喊她:

  “孩子掉地上了”

  宋凤仪这才赶紧把孩子抱起来,又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两人对待工作都太认真,在拍戏之前要做大量的准备,拍戏的时候又处于忘我的状态,这也导致他们忽略了对孩子的照顾。

  时间一天天过去,宋凤仪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

  但是慢慢的他们发现大儿子到现在都还不会说话,而且父母说什么他都像没听见一样,于是他们抱着孩子到处去寻医问诊,跑遍了整个北京都没有根治。

  本以为这个结果已经很糟了,没想到二儿子也是一样。

  两人抱着他们去各种医院检查,找遍了北京的专家,甚至到了部队的医院里,还是没能治好。

  朱旭夫妇便想着,算了不找了,因为当时流传一句话“贵人话语迟”,宋凤仪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可怜的孩子说不出话来。

  一直到大儿子5岁的时候,他们给大儿子买了一个助听器,那是大儿子第一次听见世界的声音,他的第一声爸爸也是这时候叫出来的。

  但是即便这样,两个失聪的儿子依然不能完整地听完别人说的话,而且自己说的话也不是很清楚,胆子也很小又害羞。

  当父母带着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两个孩子说的话售票员没听清,于是大声地问他:

  “你说什么?”

  两个胆小的孩子唰的一下脸就红了,看着这俩孩子,朱旭夫妇也没忍住眼角的泪水。

  其实一直到两人弥留之际,他们每当提起这两个孩子,心中都是抱歉和遗憾。

  从他们将这两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之后,就缺少对他们的照顾和关心,一心将事业放在了首位这是他们的第一个遗憾。

  那时候朱旭一天要演两场戏,有时候甚至早中晚三场戏都在,演出完了晚上又要集体创作剧本准备第二天的演出。

  1960年,朱旭就参演了《同志,你走错了路》、《怒涛》、《星火燎原》、《三姐妹》等多部话剧。

  不过当时朱旭也成了人艺的金牌名角,名气越来越大。

  两人演绎了一辈子的戏,同台的却只有两部,《骆驼祥子》中的父女和《左邻右舍》,《左邻右舍》这部戏中并没有对手戏,总得算下来,两人等于就合作了一部戏,这也是两人的第二个遗憾。

  当时宋凤仪除了演戏之外,还要创作,更加没有时间照顾年幼的孩子,在孩子身边的时候又几乎都是在医院,陪伴的时间少之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

  有一次,宋凤仪在剧组拍戏,演一个“蔡文姬”的角色,但是这时候她的父亲去世了她还不知道,而朱旭也没有告诉她。

  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告诉她,你回去看一眼吧。

  宋凤仪这才回到家里,等到老父亲送殡的时候宋凤仪都没有去,因为晚上还有一场不能迟到的演出,下午就得回去化妆。

  除了平时很少待在家里外,大年三十他们也有两场戏要拍,所以每年除夕的时候,两口子都还在忙碌,两个儿子期盼着父母早点回家,却迟迟没等来。

  等到他们回家的时候,年已经过完了,只能抱着孩子哭泣,连一起过年都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1984年,近60岁的朱旭才刚踏进演艺圈,但是那时候的朱旭已经有着深厚的演戏功底,一出道便登上各种颁奖典礼。

  这一年在影片《红衣少女》中扮演的父亲就获得诸多好评,这部影片也获得了金鸡奖最佳影片奖。

  第二年,他受到峨嵋电影制片厂邀请,参演了故事片《小巷名流》,凭借质朴和自然的演技,朱旭再次受到观众的好评。

  1993年,朱旭在电影《阙里人家》中成功地扮演了“孔令谭”一角,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第二年又在电影《变脸》饰演的“变脸王”而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2014年,84岁的朱旭参演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部话剧《甲子园》,也是在这一年,《理发馆》在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这部影片是为了弥补两人多年没有合作的遗憾。

  当时有人问朱旭:“对宋凤仪的评价如何”

  朱旭沉默了好久,简单地说了三个字:“不容易”

  或许那时候朱旭满心都是对妻子的心疼,因为这么多年来,她总是认真地写作,看了一遍又一遍,改了一遍又一遍,已经80多岁了还不能好好坐下来休息。

  其实作为一个“老来红”的老演员,朱旭一开始也经历过没人要的境地。

  他总是问一些年轻演员:

  “你看我漂亮吗?我就是一个丑演员,开始时候没有导演看上我,但是我通过先做舞台工作,后来慢慢地演小角色,一点一点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老艺术家们怎么去创作人物,我学到了他们身上的精神。”

  如今的年轻演员,我们看到的是演员这个人有多么的帅气或是漂亮,但是演戏不是演你自己,而是演出对生活的理解和传承那些人的精神。

  就像朱旭曾经说的:

  “在舞台上观众看到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们通过塑造的形象而表达出给观众什么样的教义”

  从朱旭参演话剧开始算起,已经从事了近70年的演员工作,无愧于表演艺术家这一称呼。

  他不仅有着扎实的演技,还能教会观众很多知识,以及带给如今的年轻演员对演员真正的认知。

  深度评:

  只是直到晚年,朱旭夫妇心中依旧有着两个遗憾,即使到了弥留之际仍未能圆满。

  2015年,宋凤仪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生前写下了一本名为《老爷子朱旭》的书,每当朱旭抱着那本书,总会回忆起58年婚姻背后的幸福和泪水。

  2018年,这本书出版,也是在这一年,朱旭老爷子也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这对影视伉俪最终还是离我们而去,希望到了那边的他们能够一口肉一口酒,拉着小提琴,而不是将一颗花生米掰成四瓣下酒,这种艰难又坎坷的生活,过一次就够了。

  其实直到他们临走时,依然对两个失聪的儿子担心,更多的是愧疚和遗憾。

  宋凤仪曾说:

  “虽然给他们找遍了医生看,但生活上面我们亏欠他们太多”

  而且年轻的时候,想过再生一个女儿,但是害怕生下来又是这样的情况,本来这两个儿子就已经够苦的了,不愿在看到女儿也过着这么“孤独”。

  我们看到的朱旭和宋凤仪,在舞台上,在荧幕中呈现出了一个个经典的鲜活的人物,给观众带去了欢乐的同时,也让我们学习到了很多知识。

  但生活中的他们,却过着如此不如意的生活,如果能够抽出一点时间陪伴孩子,或许晚年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遗憾了吧。

也喜欢

周淑怡像日本的哪个明星(周淑怡是哪里人)

  蚕豆君最近看到有一个话题和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