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陵君为什么叫信陵君(信陵君是个怎样的人)

  在战国四公子中,信陵君独得众人恩宠,后人的诗人也有不少称颂他的诗篇,关于他窃符救赵的故事也流传至今,在司马迁给战国四公子写传记的时候,文章的题目是《魏公子列传》而不称信陵君, 刘邦称帝后每次去大梁都要祭拜信陵君,信陵君到底有着怎样的人格魅力?

  信陵君活动时间正是秦昭王对山东六国大举用兵,兼并活动出现最为频繁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各国秉政者纷纷网络人才,多养门客,信陵君的门客有三千人之众。

  信陵君版千金买马骨 更是善于发现人才

  燕昭王向郭隗请教寻找人才的问题,郭隗说了一个千金买马骨的故事:用千金去买千里马的尸体,大家知道买主诚心想买千里马之后,各路卖主纷纷献上宝马,而招揽人才也是如此,人主放低姿态,卑身厚币对待人才,自然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侯嬴是看守大梁城门的一个普通人,70岁了,家里还很穷,这样的人对信陵君来说并没有多大的贡献可言,信陵君摆好了宴席亲自开车接送,侯嬴却一点也不客气,看到信陵君态度更加恭敬,侯嬴决定再试一把。让信陵君把车开到屠宰场把信陵君晾在一边,和朱亥闲聊起来,感觉意思差不多了,侯嬴才上车赴宴。

  信陵君把侯嬴推到上座,隆重地向大家介绍,侯嬴因此挣足了面子。单从这一段来看,好像说的是信陵君爱护老人的故事,可是这个后面说的话更像是一个唱双簧的表演:嬴欲就公子之名,故久立公子车骑巿中,过客以观公子,公子愈恭。巿人皆以嬴为小人,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

  礼贤下士谁都知道,然而真正做起来却很困难,因为这些名士脾气大,架子大,当政者往往没有那份耐心去做这份细致活,以致与人才失之交臂。信陵君与侯嬴一贵一贱,在交往中侯嬴端足了架子,而信陵君始终是一副谦卑的态度,巨大的反差也让大家对信陵君有了谦卑下士的形象。侯嬴在这个过程中无疑是当了一回千里马的尸骨,用自己的行动为信陵君赢得了名声。

  如果说侯嬴的故事有些作秀的成分在里面的话,那么在赵国的遭遇就体现了信陵君的不同常人的一面。

  信陵君在盗兵救赵以后留在了赵国。早就听闻赵国毛公和薛公的才能,就与二人联系交往,还相处不错。可是平原君听到这个事就不乐意了“妄从博徒卖浆者游,公子妄人耳”,在平原君看来,与赌徒卖浆这类人交往是有失身份的。而信陵君却反驳道:平原君之游,徒豪举耳,不求士也。无忌自在大梁时,常闻此两人贤,至赵,恐不得见。以无忌从之游,尚恐其不我欲也。所谓高手在民间,信陵君深知这一点,所以一来赵国就赶紧搜罗人才,与之相交,比起平原君,信陵君的境界更胜一筹。

  情报的威力

  信陵君门下食客众多,如何合理安排使用就显得很关键,信陵君也很能量才而用,从史书记载来看,信陵君很可能有一个专门的情报组织。这些情报人员有专门的分工,所以信陵君能够及时收到消息,进而做出准确的判断,在行事才能料敌制胜。

  公子与魏王博,而北境传举烽,言“赵寇至,且入界”。魏王释博,欲召大臣谋。公子止王曰:“赵王田猎耳,非为寇也。”复博如故。王恐,心不在博。居顷,复从北方来传言曰:“赵王猎耳,非为寇也。”魏王大惊,曰:“公子何以知之?”公子曰:“臣之客有能深得赵王阴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

  如果魏王没有听从信陵君的意见,听到消息就仓促发兵应对,魏国与赵国的大战就不可避免了。信陵君能够很早得到赵王的内部消息并且做出决策,这与他手下高效的情报机构是分不开的。

  侠客心肠,与赵同亡

  在长平之战后,秦军包围邯郸,赵国灭亡近在眼前。无论是出于国家利益还是与平原君的姻亲关系信陵君都不能坐视不理,可是魏王畏于秦军的强大而不敢救援,信陵君及其门客屡次说服无效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用。

  情急之下,信陵君脑袋一热,准备率领门客与秦军拼命。按说面对赵国的危亡,信陵君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魏王不为所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信陵君想与秦军硬拼的想法虽然鲁莽,却也体现出了信陵君慷慨赴死的侠客心肠,在生死关头,不是每个人都能表现出视死如归的行动来,信陵君做到了。

  醇酒妇人,悲情谢幕

  信陵君有着强大的情报网,又收养大量的门客,这让魏王对他深深忌惮,在帅五国军队伐秦之后,信陵君的声誉达到了顶峰。在秦国反复的挑拨之下,魏王罢免了信陵君上将军的职位,信陵君就此称病不朝,以醇酒妇人来自保,四年之后终于病逝。

  信陵君身为王子又多养门客,终究因为才能出众而遭到罢免,他的遭遇让不少人为之叹息。司马迁怀着对他的崇敬之情实地考察了了大梁城,司马迁所看中的是信陵君不以身份尊贵而藐视别人,乐于结交卑贱的下层人士,这是他身上比起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如果说他身上还有什么缺陷的话,那就是人们对他没能继承王位的惋惜了。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