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在大约25万人面前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历史性时刻。

  在华盛顿特区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马丁·路德·金呼吁结束种族主义,重新关注美国的平等。他说:“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国家,在这个国家,人们不会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性格来评判他们。”

  今天是民权运动领袖的生日。一个联邦假日——也称为MLK日——现在在他的记忆中被庆祝:一个反思和社区行动的时刻。

  美国国家和社区服务公司表示:“MLK服务日旨在增强个人权能,加强社区,消除障碍,为社会问题创造解决方案,并让我们更接近金博士对一个受人喜爱的社区的愿景。”

  毫无疑问,马丁·路德·金的话今天仍然会引起共鸣——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共鸣。为了纪念这个人和他的遗产,这里是他标志性演讲的全文。

  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 C )于1963年8月28日在“华盛顿游行”期间在华盛顿DC的购物中心向支持者挥手致意。金说这次游行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自由示威。

  马丁·路德·金参加了“华盛顿游行”( 1963年8月28日)

  今天,我很高兴和你们一起参加将载入史册的自由示威,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伟大的自由示威。

  五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宣言》,我们今天站在他象征性的阴影下。这一重大法令给数百万黑人奴隶带来了巨大的希望之光,他们被无情的不公正火焰灼伤了。这是一个快乐的黎明,结束了漫长的囚禁之夜。

  但是一百年后,黑人仍然没有自由。一百年后,黑人的生活仍然不幸地被种族隔离的镣铐和歧视的枷锁所削弱。一百年后,黑人生活在物质繁荣的汪洋大海中的贫困孤岛上。一百年后,黑人仍然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饱受煎熬,发现自己流亡在自己的土地上。所以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戏剧化地描述一个可耻的状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来到首都是为了兑现支票。当我们共和国的建筑师写下宪法和独立宣言的宏伟篇章时,他们签署了一张期票,每个美国人都将成为该期票的继承人。

  这张字条承诺所有人,是的,黑人和白人,都将得到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今天很明显,就有色人种公民而言,美国拖欠了这张期票。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而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回来的支票上写着“资金不足”

  但是我们拒绝相信正义银行破产了。我们拒绝相信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宝库中没有足够的资金。因此,我们来兑现这张支票——这张支票将根据需求给我们带来自由的财富和正义的保障。

  我们来到这个神圣的地方也是为了提醒美国现在的紧迫性。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也不是服用渐进主义镇静剂的时候。

  现在是兑现民主承诺的时候了。现在是从黑暗和荒凉的种族隔离山谷走向阳光照耀的种族正义之路的时候了。现在是时候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公正的流沙中提升到兄弟情谊的坚实磐石。现在是时候让正义成为上帝所有孩子的现实了。

  忽视当前的紧迫性对国家来说是致命的。在自由和平等充满活力的秋天到来之前,黑人正当不满的酷暑不会过去。一九六三年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如果国家恢复正常,那些希望黑人需要发泄情绪并满足的人将会猛然觉醒。在黑人获得公民权之前,美国不会有安宁和安宁。反抗的旋风将继续动摇我们国家的基础,直到正义的光明日到来。

  但是我必须对站在通往正义殿堂的温暖门槛上的人民说些什么。在获得我们应有地位的过程中,我们决不能犯错误。让我们不要试图通过从痛苦和仇恨的杯中喝水来满足我们对自由的渴望。我们必须永远在尊严和纪律的高度进行斗争。我们绝不能让我们的创造性抗议退化为身体暴力。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站到与灵魂力量相遇的雄伟高度。

  席卷黑人社区的非凡的新战斗精神绝不能导致我们对所有白人的不信任,因为我们的许多白人兄弟已经意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息息相关,他们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明证。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密不可分。我们不能一个人走。

  当我们走的时候,我们必须保证我们会继续前进。我们不能回头。有些人问公民权利的奉献者,“你什么时候会满意?”

  只要黑人是警察残暴的无法形容的恐怖的受害者,我们就永远不会满足。只要我们的身体因旅途劳累而不堪重负,无法在高速公路的汽车旅馆和城市的旅馆里住宿,我们就永远不会满足。

  只要黑人的基本流动性是从一个较小的贫民区到一个较大的贫民区,我们就不能满足。只要我们的孩子被“只为白人”的标语剥夺了自我和尊严,我们就永远不会满足只要密西西比州的黑人不能投票,而纽约的黑人认为他没有什么可投票的,我们就不能满足。

  不,不,我们不满足,我们也不会满足,直到正义像水一样滚滚而下,正义像强大的河流一样滚滚而下。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你们中的一些人是经过巨大的考验和磨难来到这里的。你们有些人刚从狭小的牢房里出来。你们中的一些人来自一些地区,在这些地区,你们对自由的追求让你们遭受了迫害风暴的打击,也让警察的残暴之风惊呆了。你是创造性痛苦的老兵。继续带着这样的信念工作:不劳而获的痛苦是救赎。

  回到密西西比州,回到阿拉巴马州,回到南卡罗来纳州,回到佐治亚州,回到路易斯安那州,回到我们北方城市的贫民窟和贫民区,知道这种情况可以而且将会改变。让我们不要在绝望的山谷中打滚。

  我今天对你说,朋友们,所以即使我们面临今天和明天的困难,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是一个深深植根于美国梦的梦。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崛起,实现其信条的真正含义:“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自明;人人生来平等。”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将能够一起坐在兄弟情谊的桌旁。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甚至密西西比州,一个因不公正而酷热,因压迫而酷热的州,也会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国家,在这个国家,人们不会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性格来评判他们。

  我今天有一个梦。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在亚拉巴马州,有着邪恶的种族主义者,州长嘴里滴着干预和废除的话语,有一天在亚拉巴马州,黑人小男孩和黑人女孩将能够和白人小男孩和白人女孩成为姐妹和兄弟。

  我今天有一个梦。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每一个山谷都将被呼出,每一座小山和山都将变得低矮,崎岖的地方将变得平坦,弯曲的地方将变得笔直,上帝的荣耀将会显现出来,所有的人都将一起看到它。

  这是我们的希望。这是我将带着的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种信念,我们将能够从绝望的山上凿出希望的石头。有了这种信念,我们将能够把我们国家的刺耳的不和谐转变成兄弟情谊的美妙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够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奋斗,一起坐牢,一起捍卫自由,知道有一天我们会自由。

  这一天,上帝的所有孩子都将能够以新的含义歌唱:“我的祖国是你的,自由的甜蜜国度,我为你歌唱。我父亲去世的地方,朝圣者的骄傲之地,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一座山坡。”

  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必须成为事实。所以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巨大的山顶响起吧。让自由从纽约巍峨的群山中响起。让自由之声从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高地响起。

  让自由之声从科罗拉多州白雪覆盖的落基山脉响起。让自由之声从加州曲线优美的斜坡响起。但不仅如此;让自由之声响彻佐治亚州的石山。让自由之声从田纳西州的瞭望山响起。

  让自由之声响彻密西西比州的每一座山丘。从每个山坡上,让自由之声响起。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当我们允许自由之声响起时,当我们让它从每个村庄、每个村庄、每个州和每个城市响起时,我们将能够加快这一天的速度,当上帝的所有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将能够携手并用古老的黑人精神的话唱道:“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