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是哪两个城市(双城记简介)

  著名作家博尔赫斯曾经说:“所有的文学都在说一件事,那就是人生有多苦。”

  然而,并非所有的苦难,都源于艰苦的生存环境和恶劣的外部条件。

  有时候,人性中的劣根性,远比生活里的洪水猛兽更加可怕。

  这一点,在狄更斯的代表作《双城记》中,就得到了完美印证。

  小说里,狄更斯借由两代贵族与平民间的情仇爱恨,通过一段在冤冤相报中两败俱伤,又在饮恨化怨中彼此成全的故事,毫不掩饰地揭露了人性的“恶”,也毫不吝啬地赞美了人性的“善”。

  高尔基在看过狄更斯的作品后说:“他的作品不仅反映现实,而且还尽力改变了现实。”

  如今160多年过去了,《双城记》中对人性的刻画仍旧纤毫毕现,狄更斯笔下的恶人更是从未消失。

  权力是一面镜子,照出人性中的恶

  1757年,法国巴黎。

  年轻医生马内特在街边散步时,突然被厄弗里蒙侯爵兄弟强迫出诊。

  当他来到侯爵府邸,却只见到一位苟延残喘的农妇和一名气息奄奄的少年。

  从少年口中,马内特医生得知了真相。

  原来,姐弟俩本是侯爵家的佣人。

  但侯爵兄弟二人却为了片刻的淫乐,在将农妇的丈夫残害至死后,强行霸占了农妇。

  少年不忍看到姐姐被凌辱,不顾一切地拿剑冲进屋内。

  奈何双方力量太过悬殊,少年很快便身负重伤倒地不起。

  最终,医生拼尽全力,也没能挽回姐弟俩的性命。

  然而,这一切对厄弗里蒙侯爵兄弟来说,不过只是损失了一对佣人。

  为了保全家族的声誉,侯爵兄弟打算用重金收买医生,让他别把这件事给说出去,可医生并没有收下这笔钱。

  回到家后,马内特医生的内心久久不能平息,他决定向朝廷告发厄弗里蒙侯爵兄弟的恶行。

  可没想到,侯爵兄弟黑手遮天。

  他们不但将告发信拦截下来,还动用权力将医生关进了巴士底狱,监禁他十八年之久。

  两年后,医生的妻子更是在极度悲伤中不幸去世。

  就这样,侯爵兄弟仅仅为了一时的淫乐,就让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间支离破碎。

  常言道:“世上强欺弱,人间醉胜醒。”

  侯爵兄弟一连串伤天害理的行为背后,正是人性中“倚强凌弱”的畸形心态在作祟。

  但令人胆颤的是,即使生活在百年之后的我们,身边仍随处可见这样的恶人:

  有人仗着身强力壮,蛮横地用武力欺负身边的弱小者;

  有人仗着自己人多势众,肆无忌惮地合伙侵害他人权益;

  也有人仗着财富或身份上的优势,对各方面条件都不如自己的人尖酸刻薄……

  说到底,权力就像一把双刃剑。

  心存善念的人,会把它转变成资源帮扶身边的弱者;而内心邪恶之人,则会把它当成欺压弱者的资本,让其成为一把伤人于无形的刀。

  很多时候,人性是复杂的,天使和恶魔往往只在一念间。

  一个人一旦失去内心的悲悯,便很容易在弱者面前失去心智,在倚强凌弱的“快感”中步步坠向深渊。

  站在仇恨中央,四周全是深渊

  书中的德法耶太太,是个既可怜又可恨的人物。

  她是被侯爵兄弟迫害的农妇一家当中,唯一的幸存者。

  但这位命运凄惨的可怜人,却在遭遇不幸后,因深深的仇恨变得麻木、冷血而又残忍。

  为了报灭家之仇,她处心积虑地等待着。

  32年后,法国大革命爆发。

  昔日被压迫的贫民,翻身成为了主人;而曾经作恶多端的贵族,则一个个被押上断头台。

  当初杀害农妇一家的侯爵兄弟,也被一位痛失儿子的农夫暗杀,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但德法耶太太内心的仇恨,并没有随着侯爵兄弟的相继离世而熄灭。

  她偏执地认为,所有与贵族有瓜葛的人物,都应该被处死。

  其中,就包括一个名叫达内尔的年轻人,他正是侯爵的侄子。

  然而,尽管达内尔身上继承了贵族的血脉,但他从未与侯爵兄弟同流合污。

  他同情底层百姓,不仅在厄弗里蒙侯爵兄弟死后拒绝继承家产,还通过手中的贵族特权,全力帮助贫民减轻生活负担。

  但内心早已被仇恨填满的德法耶太太,丝毫没有考虑这些。

  为了复仇,她甚至将枪口对准侯爵家无辜的仆人,并以其生命为威胁,迫使达内尔从伦敦赶回巴黎接受审判。

  在将达内尔送进监狱后,她仍然不肯罢休,拿着手枪就要把达内尔的妻子和孩子也赶尽杀绝。

  不料在双方拼抢过程中手枪走火,倒下的却是她自己。

  心理学上,有个“踢猫效应”:是指人在受到他人的伤害后,往往会将怒火迁移到比自己弱的人身上。

  就像小说中的德法耶太太,因曾遭受过贵族的迫害,于是在翻身后变本加厉地想要报复达内尔和他的家人。

  结果她也从一个可怜的受害者,逐渐沦为一名麻木不仁的施害者。

  有句话说得好:“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生活中,对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们当然有权利选择不原谅。

  但过度的仇恨,非但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还会让我们陷入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最终把自己逼上绝路。

  就像陈年的伤,反复撕扯,只会日渐溃烂;不去触碰,才能愈合得更快。

  放过别人,也是在放过自己

  1975年,马内特医生在遭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牢狱之灾后,终于刑满释放。

  他的女儿露西,专程从伦敦赶回巴黎接他。

  但长期的监禁和折磨,早已让他从风华正茂,变成一位满天白发、神志不清的老人。

  幸而在返回英国的路上,父女俩邂逅了一位名叫达内尔的年轻人。

  在达内尔和女儿露西的悉心照料下,医生渐渐恢复了神志,也想起了之前诸多事情,但他仍会在某些时刻突然变得癫狂。

  漫长的旅途中,父女俩还帮达内尔摆脱了一场官司的纠缠。

  也正是在这互帮互助间,女儿露西和达内尔互相被对方的人格所打动,深深爱上了对方。

  然而,就在两人订婚前夕,达内尔却突然向马内特医生坦白,自己正是当年害他入狱的厄弗里蒙侯爵的侄子,并请求他的宽恕和原谅。

  想到自己长期遭受的苦难,医生的内心久久难以释怀。

  在那段暗无天日的被囚禁的日子里,他曾无数次恶毒地诅咒厄弗里蒙侯爵兄弟,希望他们全家都遭受报应。

  然而,在一番心理斗争后,医生还是决定放下过往的恩怨。

  他不愿将上一代的仇恨,沿袭到女儿身上,更不愿因为自己的不幸,而剥夺了女儿的幸福。

  他说:“无论什么新仇旧恨,为了她,都应该一笔勾销。”

  最终,马内特医生向女儿隐瞒了真相,宽容地接纳了这位仇人的后裔。

  当医生终于彻底地释怀,不再回首陈年的伤害,他竟奇迹般地完全恢复了神志,将自己从精神的囚笼里解放了出来。

  王尔德说:“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一些人。因为一个人不能永远在胸中养着一条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园子里栽种荆棘。”

  人活一世,你仇视什么,就被什么困扰;你憎恨什么,就被什么捆绑。

  但其实,每个人的心力都是有限的,装的恨多了,也就意味着将与更多的爱和美好失之交臂。

  很多时候,放过别人,未尝不是在放过自己。

  与其纠结于过往的伤痛,在恨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不如主动放下,着眼未来。

  当你不再背负沉重的过去,就会发现,生命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澄澈辽阔。

  作为一部以大革命为背景的历史性长篇小说,《双城记》的开头至今仍为无数人所乐道: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昧的时代。

  初读此书时,尚不解狄更斯为何以截然相反的词形容那一段烽火岁月。

  直到多年后在人海中沉浮,也历经了人情冷暖后,才开始对这番话有了更深感触:

  那是最好的年代,无数的人为了权利而反抗压迫,为了自由而浴血奋斗;

  那是最糟的年代,当平民与贵族的境遇发生扭转后,人性中的卑劣与龌龊并没有消逝,反而随着怨恨的转移,上演了一幕幕以暴制暴的人间惨剧。

  但在这场善恶交锋的人性大戏中,马内特医生却用他的经历,让我们明白:放下仇恨,或许是一个煎熬而漫长的过程,但它绝对值得我们等待。

  因为仇恨,永远都无法洗去伤害。

  而爱,却是一股恨永远都无法代替的力量。

  往后余生,愿我们都能放下该放下的,原谅该原谅的。当你内心多了悲悯,少了怨恨,终有一天将会发现更美好的世界,遇见更强大的自己。

也喜欢

吴雪雯:曾艳压邱淑贞,得罪导演被打断肋骨,嫁富商后选择退圈

  机缘巧合成为晶女郎   她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