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姬陵是什么教派的建筑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开挂的印度系列/周五更新/杨清筠(撰文)|

  上回书说道,贾汗吉尔因为长期酗酒吸毒,导致晚年几乎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眼睁睁看着自己最迷恋的美女皇后和几个野心通天的逆子在朝堂上掰手腕,他却再也没有当年的精力再战一场了,有因必有果,莫卧儿每一个皇帝在即位之前疯狂挤兑老爹的帝位,报应就是自己的儿子们在他晚年疯狂地挤兑他。贾汗吉尔他爹在临终前不得不忍受他的叛逆和对帝位表现出来的迫切,他在临终前也一样目睹到了九子夺嫡手足相残的冷酷场面。谁也逃不过历史的轮回,结局早已在开始的时候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1627年夏,贾汗吉尔在克什米尔度过炎热的夏季时,不幸染上重疾,本来就虚弱无比的他迅速衰弱下去,他并没有撑着能回到拉合尔,就在回去的路上,贾汗吉尔走完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分钟。

  彼时在争夺帝位的候选席摩拳擦掌的,是野心勃勃又傲慢能干的次子库拉姆,以及由皇后控制的幼子沙尔雅尔,库拉姆因为被调去平息德干的战事,尚在任上未归,而沙尔雅尔则因为患上麻风病在旁遮普养病,两位王子都没能抢占先帝去世无缝衔接就位的地利,在他们争分夺秒赶向登基现场的时间里,他们在核心地带的党羽,则是现场最重要的战斗者。努尔·贾汗是沙尔雅尔派的头子,她把女儿嫁给了沙尔雅尔;而阿萨夫 汗(这是努尔 贾汗的兄弟)则是库拉姆派的支持者,他也把女儿嫁给了库拉姆。(这姐弟俩支持的人还不一样,原因是努尔 贾汗原本和兄弟一起支持库拉姆的,后来因为权力分配问题反目,才转投沙尔雅尔,但阿萨夫一直和女婿坚定同一战线,不惜与姐姐反目。)

  图:曾经的库拉姆,后来的沙贾汗

  这时候就显现出,在莫卧儿时期,女性在性别和身份方面的不足之处了,作为妻子,努尔·贾汗不得不为贾汗吉尔守灵,完全走不开,而宝贵的时间就这样向阿萨夫倾斜,阿萨夫一面死死监督皇后寸步不离地守灵,一面急派信使召库拉姆回来,这种寸时寸金的时候就体现出来移动通信的强大好处,要是努尔·贾汗能悄悄打个电话那就万事大吉了。然而她不能。不仅如此,阿萨夫还趁机接走了本来由皇后照看(实为人质)的库拉姆的孩子,把努尔·贾汗手里的王牌夺得干净。为了在库拉姆回来之前稳定局势,阿萨夫把已死的库斯洛的幼子暂时立为皇帝,为尚未上线的库拉姆争取时间,吸引大部分火力。可怜的沙尔雅尔被迫与傀儡皇帝对战,他的军队如一盘散沙,完全不能与阿萨夫·汗相抗衡,很快被囚禁起来。而风尘仆仆从德干赶回来的库拉姆,则如同凯旋而归的将帅,一路上受到官员的臣服和欢迎,随着库拉姆回到帝国核心地区主持大局,被暂时利用的小皇帝也即刻被废,后来同沙尔雅尔一起被处死,全程躺枪,全场最惨。

  意气风发的库拉姆终于登临九五,成为南亚次大陆上又一位威名赫赫的新帝王。如果你没听说过他本名的话,你一定听说过他的尊号:沙·贾汗。如果你对“沙·贾汗”也不是很熟悉的话,你也一定知道由他下令缔造的建筑瑰宝,泰姬陵。许多人对印度的第一印象都是泰姬陵,是的,这位库拉姆,就是举世闻名的“泰姬陵”故事里的男主角,如此我们不难猜出,这位沙·贾汗的行事性格了。他非常自负,强势而且好大喜功,与“霸道冷王爱上我”这类世界名著中牛逼冲天的男主角人设高度吻合,所以泰姬陵背后的专情故事才显得更加摄魂夺魄,迎合读者。沙·贾汗手中拥有的比网络小说作者脑洞大开后给主角安排的权财规模更加惊人,作为一个帝国鼎盛时期的最高统治者,他控制着南亚几乎全部的土地和人口、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之一,还有自己也算不清楚的巨额财富,刀剑无眼的沙场和风云诡谲的夺嫡大战早已锻造出了他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和敏锐性,沙·贾汗的自负是有道理、有资格,也无法撼动的。

  图:沙贾汗与穆塔兹·玛哈尔

  为了宣泄自己无处安放的骄傲感,这位至高无上的帝王自然要花点钱搞一些配得上自己身份的玩意,他一即位就开始打造一款举世无双的宝座(其实他爹在位的时候就已经有雏形了),金碧辉煌还不够,必须要足够bling bling,才能闪瞎所有胆敢直视他的人的钛合金x眼。于是莫卧儿的工匠使劲浑身解数,在纯金打造的座椅表面镶嵌了数不清的钻石、宝石、珍珠,雕琢异常精美,整个座椅呈一只高贵华丽的孔雀,承托着至高无上的莫卧儿之王沙·贾汗高贵的臀部。如此繁复的工艺花了7年才完成,皇帝也不怕等,慢工出细活,毕竟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无聊,且枯燥。直到7年以后,他才在向众人展示出这件价值连城的宝座,真的是抠一颗下来就够我吃一辈子火锅了。(我是怎样的一个贫穷而庸俗的人啊……)可惜,这稀罕物件并没能完好无损地流传下来,1739年印度遭到波斯人的入侵,孔雀宝座在被抢的过程中惨遭破坏,后来在波斯的混乱中再度被抠得七零八落,虽然后来莫卧儿和波斯又分别仿制了这样的孔雀宝座,但是终究无法跟沙·贾汗的至尊版相匹敌。

  图:这是波斯的宝座,有人说是拿孔雀宝座残体改装的

  然而沙·贾汗大概并不是特别满足,他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和自己最心爱的妻子一起欣赏这尊举世无双的宝座了,1631年,他深爱的妻子穆塔兹·玛哈尔在第14次生育过程中,因为难产去世了(生育这么多次也真是太难了…),相传沙·贾汗极为伤心,到底有多伤心呢,各种传闻不一,有说发誓不再娶妻,有说一夜悲痛白头,还有说他后来迁都德里是因为想要摆脱对皇后的哀思……不管怎样,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沙贾汗一定要拼尽物力人力为爱妻缔造一座足够恢弘的陵墓作为纪念,就这样,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有名的几座建筑之一泰姬陵就投入建设了。这座陵墓也体现了沙·贾汗明显的宗教倾向,他一改祖父阿克巴宽容开放的宗教政策,转而扶持伊斯兰正统,泰姬陵是一个非常正宗的伊斯兰建筑,象征着宗教中“审判日”的内容,每一个细节都遵从《古兰经》中的寓意,经过无数工匠的精雕细琢,呈现出一种威严而令人畏惧的伊斯兰形象。

  图:泰姬陵

  据传说,后来沙·贾汗又陷入儿子争权的轮回漩涡中,被囚禁9年直到去世,期间只能通过狭小的窗口凄然凝视着远处爱妻的陵墓,靠着无限怀念度日如年(这是后话,暂且不细讲)。关于泰姬陵,有太多关于帝后绝美爱情的传说,还有“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这样凄美的形容。这其中恐怕有不少传说仅仅停留在想象阶段,表达了广大群众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实际上泰姬陵背后的历史意味并没有小说那么浪漫,如此浩大的工程建造过程中牺牲的人力和鲜血远不像美轮美奂的泰姬陵看起来那么纯洁无瑕,而沙·贾汗通过爱妻的陵墓重新确立的伊斯兰核心,也意味着阿克巴时期安稳下来的“异教徒”要再次受到宗教的压迫。

  伊斯兰正统卷土重来,又会给莫卧儿带来怎样的前途呢?

也喜欢

王心刚个人资料简介

  当今影视圈可谓是帅哥美女如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