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孤儿讲的是什么故事

  元朝时期,《赵氏孤儿大报仇》、《赵氏孤儿冤报冤》的杂剧风靡全国,成为元杂剧的代表性作品之一。那么,“赵氏孤儿”究竟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今天,笔者便为大家带来春秋时期赵氏灭门案始末。

  故事要从赵氏先祖赵盾讲起。话说,晋成公时期,赵盾已成为举国上下首屈一指的政治人物。屠岸贾在政治斗争中失败,心中记恨赵盾,但碍于赵氏权势熏天不敢兴风作浪。直至赵盾过世之后,刚刚继位的晋景公宠信屠岸贾,使屠岸贾重新获得了权势。

  屠岸贾的手里多了一张底牌,认为时机成熟的他立即将矛头对准赵氏:“早年赵穿杀害晋灵公,赵盾虽然并不知情,但他亦属罪魁祸首之一。以臣子的身份弑杀君主,这样的人其子孙怎么有资格高居庙堂呢?请诛灭赵氏!”

  在这个关键的当口上,韩厥站出来帮了赵氏一把,为赵氏族人开脱道:“早年晋灵公遭遇歹人的时候,赵盾流亡在外。先君之所以任用赵盾,就是因为赵盾并无罪过。时至今日,你们想要清算赵氏,岂不忤逆了先君的意愿?”

  屠岸贾无法策动群臣,干脆先下手为强,暗中谋划诛灭赵氏。韩厥收到消息之后,立即来到赵氏家族报信,劝说赵朔尽快逃亡。赵朔认为公理正义自在人心,不愿畏首畏尾地逃亡,他嘱托韩厥道:“逃亡是不可能的,倘若有人加害赵氏,希望您能保护我赵氏不绝嗣。”

  赵氏惨案发生后,赵朔的夫人赵庄姬逃到宫殿中,此时的她已身怀六甲。在赵氏门客公孙杵臼与程婴的帮助下,赵庄姬顺利生产,诞下一子赵武。当屠岸贾派人搜查皇宫时,公孙杵臼与程婴将赵武藏起,化险为夷。

  程婴对公孙杵臼说道:“这次虽然逃过一劫的,但将来屠岸贾恐怕还会来搜查,这该如何是好?”公孙杵臼问道:“保护婴儿和去死,哪一个更容易?”程婴答道:“死有何难?保住少主才不简单。”公孙杵臼说道:“既然你曾得到赵氏家族的厚待,就由你来做难的事吧,让我来做容易的事。”

  随即,两人拟定了一个计划。

  恰好程婴家中也有一个正在襁褓中的婴儿,程婴含泪采取了调包之计,将自己的孩子抱上,与公孙杵臼一齐逃到了永济境内的首阳山中。让妻子带着赵氏孤儿朝另一个方向逃去。公孙杵臼与程婴带着别人的婴儿来到深山中,面对尾随而来的追兵,程婴说道:“我程婴不打算拥立赵氏了,你们谁能给我一千两黄金,我就告诉你们赵氏孤儿的下落。”

  诸将大喜过望,当即给了程婴一千两黄金,跟他一起去抓公孙杵臼。当程婴带着追兵出现在公孙杵臼面前时,公孙杵臼怒道:“程婴,你这个奸猾小人,我们一块保护少主,你却出卖与我!”诸将将公孙杵臼与程婴的孩儿乱刀分尸,追兵皆以为赵氏已绝嗣。程婴眼睁睁地看着亲生儿子和好友公孙杵臼死在乱刀之下,殊不知,真正的赵氏孤儿尚在人间,在程婴的保护下一天天地成长起来。

  程婴带着小婴儿在深山里生活了十五年,这年,晋景公生了一场重病,占卜时巫师说晋景公的病是大业后代作祟,晋景公找韩厥商量对策,韩厥劝谏道:“我们晋国的大业后代不正是赵氏家族吗?如今君主灭掉了赵氏家族,使得国人都十分痛心,主公的病应该就是因此而起。”

  晋景公吓坏了,连忙想要做出补救,对韩厥说道:“赵氏已绝嗣了吗?是否有后人留下?”韩厥见时机成熟,索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晋景公。于是,晋景公打算立赵氏孤儿为储,将程婴与赵武召入宫中。随着晋景公的调查,赵氏灭门案终于水落石出。

  最终,在晋景公的帮助下,赵武获得了兵马,以此灭掉了屠氏家族,杀掉了仇敌屠岸贾。随后,晋景公将早年赵氏的封地和田产全都还给赵武。一时之间,赵氏恢复了往日的荣耀,成为晋国最荣宠的大家族。

  赵武弱冠那年,程婴向朝中的同僚辞行,并对自己养大的赵武说道:“当年的下宫之难,家臣们大多以身赴死。我程婴不是个怕死的人,只是希望能为赵氏保存香火。今天你已经弱冠,继承了先祖的爵位,我也有脸面去九泉之下面见赵盾与公孙杵臼了。”

  赵武不愿自己的恩人寻死,千方百计地想要留住程婴。谁知程婴死志已决,在告别了赵武后便自尽了。在今陕西省韩城市南十多公里处的堡安村,有三义墓,为赵武,公孙杵臼,以及程婴的墓,原有祠堂祭祀,毁于抗战时期,现存墓葬,有碑记和墓碑。

  公孙杵臼、程婴两位名士,忍辱负重,终究保住赵氏香火。自此,赵氏复兴,成为晋国最强盛的家族,直至三家分晋。

也喜欢

林永健的个人资料简介(林永健牛头梗)

  自古才子配佳人,男才女貌是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