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庚是王一博的老板吗

  真有意思!

  现在娱乐圈的内卷,已经卷到明星老板了。

  例如,“内娱三大教母”:杨天真、龙丹妮、杜华。

  各有各的出圈法宝,甚至可能比旗下的明星更红!

  最出圈的杨天真,前脚录综艺,后脚走红毯,恨不能把自己捧成女明星。

  “选秀教母”龙丹妮,

  歌已经发了,和李宇春的“春妮CP”也在路上了。

  凭《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言论出圈的杜华,

  不但常驻《浪姐》,还努力蹭杨紫热度。

  原来,娱乐圈最努力的打工人,是老板们呀!

  那些流量小生小花们,但凡有他们老板一半的努力,也不至于风评那么差了。

  当然,营销归营销,出圈归出圈。

  老板的第一任务,当然是赚钱。

  尤其是杜华,野心不小,创立的乐华娱乐公司正准备在港股上市。

  其实说起“内娱三大教母”,善于开创潮流的是龙丹妮,善于炒作出圈的是杨天真,而杜华,并不算是知名度最高的那位。

  不过,杜华带领的乐华娱乐,做到全国第一的艺人管理公司。如今,她又打算再次冲击“艺人经纪第一股”。

  这个女人的故事,真不简单。

  杜华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当老板,而是拥有一颗出道的心。

  早在中学时期,长相并不算出众的杜华,因为迷恋女神林青霞,立志进入娱乐圈成为一名演员。

  她的方法也是模仿林青霞。

  每天在家乡南昌最繁华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希望有星探发现她。

  结果,整整走了三年,度过了整个初中年华,也没有盼来星探。

  但杜华依然押注了娱乐这个赛道。

  2004年,25岁的杜华加入华友世纪。

  她从公关总监做到音乐总经理,投资或控股了飞乐唱片、华谊兄弟音乐、鸟人艺术、北京金信子文化,以及台湾的种子音乐这五家唱片公司。

  当时,这家音乐公司的市场份额占到整个华语音乐市场的20%。

  可惜好景不长。

  后来华语音乐市场由盛转衰,华友世纪2009年作为上市壳公司被盛大收购。

  杜华就此离开,开始创业。

  她在华友工作了五年多,积累了大量的圈内人脉,其中就包括有着中国第一经纪人之称的王京花。

  既然手握资源,当然要充分利用起来。

  杜华用200万的启动资金创办了乐华娱乐。

  刚开始,杜华按照娱乐圈的传统方式运营,签约艺人、签音乐版权,然后卖唱片。

  但业务方向没有找准,200万元1年就花完了。

  资金不够,杜华只能抵押了房子。

  她还拉下脸伸手向投资人杨宁要来了300万元,杨宁当时也明确表示,这是给她的最后一笔钱。

  或许是背水一战激发了潜能。

  2010年,乐华娱乐迎来了转折点。

  当时非常火的韩庚与韩国SM公司解约回国,杜华看准时机,邀请韩庚出任股东。

  成为股东,意味着对自己的事业规划有更大的掌控权。

  苦于被韩国经纪公司压抑过久的韩庚,拒绝了天娱和太合麦田等当时娱乐经纪大厂牌的橄榄枝,加入了当时一穷二白的乐华娱乐。

  韩庚的加盟,立马扭转了乐华发展的颓势。

  拥有韩庚这张王牌后,乐华很快签下了周笔畅、胡彦斌、黄征等实力歌手。

  更重要的是,借助韩庚在韩国的经验和人脉,乐华学习了韩国的偶像工业模式,打造了自己的练习生培养体系。

  什么是练习生培养体系呢?

  就是艺人的舞蹈、声乐、语言甚至一个微笑、一个摆手,都经过了标准化训练。

  说白了,就是把艺人产品化,按照确定性最高的成功模式,统一打造。

  模仿韩国的造星标准,乐华在2014年推出了男团UNIQ,如今的顶流偶像王一博,就是该团成员。

  到了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选秀节目爆火,开启内地“偶像选秀元年”。

  早已布局的乐华娱乐,吃到了这一波偶像红利,发展势头迅猛。

  乐华娱乐培养的练习生,在多档偶像选秀综艺中位列前茅。

  范丞丞、孟美岐、黄明昊、吴宣仪、程潇等人,

  都通过这类选秀节目成功出道或提升了热度。

  旗下艺人火了,艺人背后的乐华公司名声大噪,随之而来的当然是赚钱。

  乐华到底有多赚钱?

  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1年,乐华营收分别达到了6.31亿元、9.22亿元、12.90亿元。

  三年累计入账近30亿元。

  净利润高达7.46亿元,每年的毛利率都在40%以上。

  乐华娱乐目前的主要业务包括三部分: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与运营、泛娱乐业务。

  三项主要业务中,艺人管理是最大的营收来源。

  2019年至2021年,乐华的艺人管理收入从5.3亿元增加至11.74亿元,整体占比从84%增加至91%。

  作为最值钱的“资产”和收入来源的绝对大头,究竟哪一位艺人最赚钱呢?

  乐华娱乐的招股书揭开了谜底。

  根据招股书,韩庚是乐华娱乐唯一持股的艺人。

  但是,最能赚钱的,是王一博。

  根据招股书,乐华娱乐有5家供应商的性质是“艺人提供的服务”,也就是旗下不同艺人的工作室。

  最引人注意的是一个“供应商B”。

  在2019-2021年度之间,乐华娱乐向供应商B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227.4万元、1.33亿元、3.02亿元。

  尤其是2021年“供应商B”的3.02亿元,这一家的贡献占比高达乐华娱乐的43.9%,几乎占了一半。

  熟悉行情的业内人士推断,“供应商B”就是王一博工作室。

  王一博自2019年凭借《陈情令》爆火后,吸金能力独占鳌头。

  仅2021年,他就登上13本杂志封面,参加24个重要晚会活动,接到21个品牌代言。

  王一博至今存续的有效代言高达36个,是排名第二的范丞丞的整整两倍。

  所以,对于乐华娱乐来说,培养出了一位“顶流”,就足以撑起一家即将上市公司的“半边天”。

  当然,高收益的另一面,往往是高风险。

  深度绑定一位顶流艺人,也就意味着,公司要同时承受这位艺人的不确定性风险。

  像去年底孟美岐被曝插足音乐人,风评急转直下。

  此前与孟美岐合作的迪奥、欧莱雅、科颜氏等品牌,虽然没有明确发表声明,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删除了与孟美岐相关的活动及图片。

  孟美岐主演的冬奥主旋律电影,原定档期大年初一,也临时撤档。

  改档上映后,成绩也不理想,至今只有600多万票房。

  虽然说起来,因为一个演员的问题而影响一部作品,着实对其他人不公平。

  但没办法,艺人都是靠着名气吃饭的。

  负面新闻可以影响一个艺人的形象,进而影响艺人的收入。

  而最终影响的,就是背后公司的收益。

  所以,乐华娱乐光指望一个王一博赚钱,实在风险太高。

  最稳妥的做法,就是让艺人IP与公司主要业务解绑。

  杜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现在,乐华娱乐开始主推一个虚拟艺人女团A-SOUL,技术水平号称“领先业内两年”。

  仅仅一年时间,A-SOUL就跻身B站头部虚拟主播。

  队长“贝拉”的生日会直播,场景建模和3D实时动作捕捉的精细程度,让一众粉丝惊叹。

  这一场生日会当天还创下10000舰的记录(上舰打赏流水约为200万),成为B站历史上首位“万舰”虚拟主播。

  虽然我也不太懂,

  但毕竟虚拟偶像永不塌房嘛,粉丝可以放心追星。

  估计资本市场也是这么想的。

  比起不确定性极高的某位艺人走红,

  将艺人培养这门变数过多的生意,做到可复制、可量化,实现一定程度上的产业化,才是乐华娱乐的最大亮点。

  所以,乐华娱乐吸引了阿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砸钱入场。

  招股书中,华人文化、东阳阿里巴巴影业、量子跃动(字节跳动的子公司)三家分别持有乐华娱乐14.25%、14.25%和4.74%的股份。

  果然还是背靠资本好乘凉。

  有三位好爸爸保驾护航,难怪乐华娱乐敢于冲击资本市场。

  毕竟资本并不追星,追逐的是利益。

  现在,坐拥行业第一赚钱艺人经纪公司名誉的乐华娱乐,已经在招股书里明确表示,要掉转船头,重点投资虚拟艺人。

  不管乐华娱乐到底能不能顺利上市,但如何被资本垂青的密码,已经被杜华拿捏了。

  这一次,“内娱三大教母”,杜华最先迈出了第一步。

也喜欢

吴雪雯:曾艳压邱淑贞,得罪导演被打断肋骨,嫁富商后选择退圈

  机缘巧合成为晶女郎   她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