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庄王一鸣惊人的故事(楚庄王的三个典故)

  楚国的三个女(四)

  第三个女人是樊姬,她被认为是楚庄王的夫人。唐代开元名相张说评价樊姬说“楚国所以霸,樊姬有力焉。”楚庄王在父祖基础之上最终能问鼎称霸,后人觉得他的夫人樊姬功不可没。唐代著名诗人张九龄过樊姬墓,作诗云,“楚子初呈志,樊姬尝献箴。能令更择士,非直罢纵禽。”“楚子”是指楚庄王。这诗里的意思是说,当楚庄王刚刚即位有称霸之志的时候,樊姬就对他曾经进行劝谏,让楚庄王不再声色犬马,能够任用贤士。其实关于“樊姬”这个人物的故事,主要记载在西汉刘向的《列女传》中。

  《列女传》把“樊姬”归入于贤明一类,专为她作《楚庄樊姬》篇。文中说,楚庄王刚即位的时候很喜欢狩猎,樊姬劝而王不听。于是樊姬不食禽兽之肉,于是楚庄王改过,从此勤于政务。有一天,庄王下朝回内宫很晚,樊姬问他:怎么回来这么晚?你不饥不倦吗?楚庄王告诉她说,和贤者说话,所以忘了疲倦和饥饿。樊姬就问他,你说的贤者是谁?楚庄王告诉她,是“虞丘子”。樊姬说,虞丘子这个人“贤则贤矣,未忠也。”楚庄王很惊讶,虞丘子怎么就贤而不忠呢?于是樊姬就拿自己来举例子。

  樊姬说:我服侍王十一年,也曾经命人到郑、卫等国去寻求美人进献给王。现在这些求来的美人比我更贤明的有两人,与我同列者七人。难道我不愿意得到王的独宠吗?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听说在堂上兼观诸女,才可识人之能,所以我不能以私蔽公,就求来诸多美人,让王能明白怎么识人之能。虞丘子这个人,做楚相都十年了,可他推荐给王的人才要不然就是自己家的子弟,要不然就是同族的子侄兄弟,并不能做到进贤退不肖,他这是蒙蔽王而堵塞了王的纳贤之路,难道不是不忠吗?

  楚庄王觉得樊姬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把樊姬的话就告诉了虞丘子。虞丘子很羞愧,然后迎孙叔敖入楚进献给楚庄王。孙叔敖成为楚国令尹,辅佐楚庄王治楚三年,楚庄王称霸。刘向在文中说,“楚史书曰: ‘庄王之霸,樊姬之力也。’”并称樊姬为“女君”。《列女传》歌颂“樊姬”谦让不嫉妒,以荐进美人来比喻求贤,从而间接导致楚庄王能够任用贤人,霸业有成。樊姬的涉政被予以肯定,所以称她为“女君”。这倒也符合周代贵族妇女涉政的实际情况。《左传》有记载的武姜、芮姜、楚武邓曼等等都是贵族妇女涉政的典型代表。但是一般来说,周代能参政的贵族妇女身份必然很高:比如说自己的儿子是国君,武姜、芮姜都是这一类;或者自己出身显赫,来自周王室或是大国之女,如宋襄公夫人“王姬”,是周惠王的女儿,可以在襄公死后操纵宋国内政;还有就是自己出身不高,而通过与自己有关系的权贵男子而涉政的,晋献公娶的骊戎之女骊姬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如果真有“樊姬”,从这个称呼上判断,可以理解为樊国姬姓之女,姬姓与周王室同姓,姬姓樊国倒是真有,传说是周太王古公亶父之后裔。不过这个姬姓樊国早在楚庄王即位之前就已经被晋国给灭了,已经为晋国所有。樊姬是不是出自于姬姓樊国还待定。那么或者樊姬凭的不是自己的出身,而是楚庄王对她的宠爱,她因此而有权涉政,那么楚庄王是不是真像刘向这篇文章里写的这样,政务全靠后宫的夫人指导?

  芈姓熊氏一路走来,对中原的渴望可以说是代代积累,楚庄王有楚武王、楚文王、楚成王、楚穆王这样的祖辈、父辈可见也是从小耳濡目染,继先祖之志而北上争霸中原肯定是早就心存其志,还用得着“樊姬”来教导?“樊姬”不同于楚武邓曼和楚文息妫未见于正史,很可能就是不存在的人物。

  关于楚庄王,最有名的典故是“一鸣惊人”,这个典故出自于《韩非子》,被《史记》所用,但之前的《左传》并未提到过。据说楚庄王刚即位的时候莅政三年无发令,《史记*楚世家》说楚庄王即位三年“不出号令,日夜为乐”。但据《左传》里的情况看楚庄王刚即位的时候要解决父亲楚穆王所遗留下来的偃姓“群舒”叛楚的问题,恐怕没时间让他左拥郑姬、右抱越女,钟鼓为乐。《左传*文公十四年》楚庄王立为王的第一年就和令尹子孔还有当年帮楚穆王杀楚成王的潘崇一起谋划着要伐“群舒”。

  楚庄王三年,又赶上楚国大饥,戎人趁此机会伐楚,并引起庸国帅群蛮伐楚。这时候楚国其实非常危险,西南百濮叛而不得不集中楚军南防,这时候楚国北方的申、息二县为防中原诸侯也同时来攻,连大门都不敢开。楚国这时几乎都要迁都阪高,就是现在的当也不是东北的长阪。因为蒍贾坚决反对才没迁都。在蒍贾的建议下出兵把百濮打得罢兵而回才算是解了燃眉之急。但是作为群蛮之首的庸国仍然率群蛮和楚军接着再战。楚庄王从郢都出发伐庸国,庸国在现在湖北十堰竹山县,楚国与巴国、秦国为联军。一路打过来,原本亲附庸国的麇国(湖北郧县)和群蛮各部都叛庸和楚国结了盟,最后楚国一举灭了庸国,消了心头大患。这就是楚庄王在位三年之间所做的大事,几乎可以说这三年是楚国生死攸关的三年。

  至于说到虞丘子荐贤,首先虞丘子这个人就史无所载。楚国自楚武王设“令尹”以来几乎都是芈姓的宗室贵族做这个职位,很少能有异姓外人担任此职。真有“虞丘子”,其为楚相的可能性也极低。被“虞丘子”举荐的“孙叔敖”这个人倒是真实存在。清代的乾隆《荆门州志*乡献》说“孙叔敖”是“蒍贾”的儿子。那么孙叔敖就是“芈”姓“蒍”氏的楚国贵族。《左传》在著名的晋楚争霸邲之战中提过他。邲之战楚国游刃有余,晋国内部多有不和,最终导致楚国大胜而一洗城濮之战的败绩。

  楚将潘党让请以晋人之尸积累起来筑“京观”以威天下。但是楚庄王没有同意,说“止戈为武”。所谓的“武”是禁止暴力、消弭、战争、保有强大、巩固功业、安定人民、使民众和谐、财物丰厚,目的是使后代子孙无忘其显赫功德。楚庄王虽然饮马黄河、问鼎中原,但在邲之战后六年就去世了。虽然邲之战成就楚国霸业、灭晋国之威,但是楚庄王的去世让楚国的辉煌渐行渐远,再也没有能重振。

也喜欢

吴雪雯:曾艳压邱淑贞,得罪导演被打断肋骨,嫁富商后选择退圈

  机缘巧合成为晶女郎   她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