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德是历史存在的嘛(贞德是那个国家的人)

  提到贞德这个名字,相信广大群众都不会陌生,在知名动画《Fate/Apocrypha》中,以Ruler裁定者的身份登场,游戏《Fate/Grand Order》中也有登场,而贞德这个人在历史上也是有原型的,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贞德的那些事。

  贞德于1412年出生于法国东北部,本来她应该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村少女渡过她的一生,不过英法两国的“百年战争”开始了,这也是贞德的机遇,于是贞德自称受到了上天的启发,立誓要将英国从法兰西赶出去,并辅助法国王储储瓦卢瓦伯爵查理登上王位。

  贞德这时候已经获得了一批追随者,并在他们的协助下,请求查理授权自己带领一支队伍解救奥尔良;查理在和贞德商讨过后,同意了贞德的请求,于是这位出身农村的姑娘,身披银盔银甲,跨上骏马指挥部队前往奥尔良。

  有点类似于花木兰替父从军,不过和花木兰不一样的是,她的确是以女人的身份踏上的战场。

  贞德也确实兑现了这个承诺,不仅将包围奥尔良周围的英军击退,并收复了众多被英军占领的城镇,1429年辅佐查理加冕为法王查理七世。

  遗憾的是,一年后,贞德在一场战役中负责殿后,没想到先进城的法国士兵因为害怕英军冲入城镇结果提前关了城门,导致贞德孤立无援,在城墙外被英军俘虏。

  于是著名的事件就来了,英国人抓了贞德以后,对贞德进行了审判,指控贞德使用巫术,女扮男装(???)等十几项罪行,1431年5月30日,贞德被处以火刑。

  这一次审判将贞德的声誉彻底毁掉,一直持续到20年后。

  贞德殉国20年后,查理七世通过另一次宗教审判为贞德平反,好在这个国王还有良知,证明了贞德不仅是无罪的,还是一位为了法兰西,为了正义牺牲的圣女。

  自此以后,贞德在法国民众眼里几乎就等同于神,1920年,教皇正式将贞德封为圣女。

  贞德死后,其实并没有一直拥有现在的名声,在她去世后,这位农村少女的传说虽然没有中断过,但是那时的贞德只是法兰西众多英雄故事中的一名,并没有发展到现在民族形象的象征地位,而在那时,就有很多人怀疑贞德,有的人认为,这名少女就是一名淳朴的农村少女,思想单纯,但是比古罗马任何男人都勇敢,还有人认为她是法国王室创造出来的形象,是受政府控制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时间段与贞德有关的任何看法都多多少少带有一些政治倾向。

  这个时候贞德的名誉还是忽高忽低的,但是到了18世纪,贞德的形象直接就掉到了谷底,伏尔泰甚至认为贞德是一个不幸的女白痴,一方面那时正值启蒙时代,当时的人们对于中世纪这些乱糟糟的事情充满了鄙夷,称之为“黑暗的中世纪”,另一方面,贞德的故事带有浓烈的超自然桥段,并且忠于君主制度,捍卫了教廷,对于启蒙时期的人们来说,批判贞德也就等同于批判教廷,批判君主制度。

  这种思想也被法国的革命者引用,5月8日是奥尔良解围的日子,这么多年来,奥尔良人民每到这个日子都会发起纪念贞德的活动,唯独在革命活动最激烈的1793年,这一活动被革命者终止了,一直到拿破仑时代,才将这个活动重新恢复,也是从拿破仑时代开始,贞德的地位迅速蹿升。

  19世纪开始,由于贞德地位的提高,各种势力开始抢夺贞德的解释权,那时候的贞德大概可以分裂成4份:天主教的圣女、人民的女儿、抗击英国侵略的英雄、法兰西民族象征,这些不同解释的贞德背后,是19世纪各个发展壮大的势力;

  因为伏尔泰这种启蒙者对贞德毫无保留地批判,那个烧死贞德的天主教会更加不要脸的使用贞德的形象,天主教徒将烧死贞德的锅全部推给了投靠英国的主教,并且表明这个主教是伏尔泰的先驱者,是对天主教的亵渎者。

  在伏尔泰去世100年纪念日的时候,天主教徒举行了抗议活动,伏尔泰的支持者举行了反抗议活动,有趣的是,这些伏尔泰的支持者也给贞德献上了花冠。

  在19世纪开始的时候,贞德故乡有一个纪念贞德的地方,叫“贞德屋”,每当国家发生动荡,法兰西民族遇到危机的时候,来这里的人就会大幅增加,在他们的留言中不乏一些激进的言论,甚至将中世纪对英国的仇恨也搬到了现在。

  对于当时的共和主义者来说,自然不会放任贞德落在教廷手里,他们赋予了贞德另一种历史形象,他们将贞德解释为:法国人民才是奠基者、民族的创造者,贞德则是人民的化身,人民的女儿,19世纪后半段,共和主义者显得更为激进,认为贞德来自农村,来自这个社会的最底层,是农民的伙伴,并称“贞德只属于我们,我们不希望任何人碰她”。

  在这种各个势力对抗的情况下,人民敬爱的贞德成为了法国为数不多的共识,贞德正式变为法兰西民族的象征。

  那么,法国那么多英雄故事,为什么贞德会转变为法国民族的象征呢?或许是她能包容所有人吧,每一个法国人,无论信不信宗教,是贫穷是富有,都对贞德怀有敬意;如果你是一位天主教徒,那么贞德就是一位殉道者,如果你是一位穷困者,那么贞德就是慰藉穷困者的存在,如果你是一位君主制的拥护者,那么贞德就是为君主加冕的英雄。

  因此,贞德在一开始被人民遗忘,是因为君主体制中的法兰西不需要这种象征;启蒙时期被人轻视,也只是因为她是旧时代的产物,19世纪以来,贞德的形象上升是因为她能最大限度地包容所有的法国人,满足所有法国人对于民族的想象。

  现在,不管曾经怎样,在法国,这个来自于洛林农村的善良姑娘,已经成为了法国的民族象征,在20世纪民族争论过去以后,有关于贞德的一切,都将成为法国的一部分。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