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山原型真实结局(盲山是哪个地方)

  《盲山》是由Studio Canal公司于2007年11月23日在中国大陆发行的一部剧情片,由李杨执导,黄璐、杨幼安、贺运乐主演。该片讲述一名女大学生被人贩子拐卖至某法盲山区,多次逃脱失败的故事。

  这是我前几年看的一部电影,至今还记得看完后手脚冰凉,瑟瑟发抖,满腔怒火却又感觉到一种无力的绝望,为什么突然想要写这部电影呢?因为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丰县“铁链女”让我再次想起了这部电影,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

  丰县“铁链女”事件向我们割开了被拐妇女血淋淋真相,事情一开始是一群热爱自媒体的朋友来到丰县希望可以在这种民风淳朴的地方找一些小新闻题材,却无意发现一位父亲有8个孩子,生活困苦,并表示就算再幸苦,自己也要养活他们,因为自己是一位父亲,多么感人,为了帮助这个善良地男人,热心地自媒体朋友远道而来为他拍摄视频,筹集捐款,却再无意之中发现另外一个小房间有一位神志不清地妇女被铁链锁着,房间脏乱不堪,令人无法直视。一开始的说辞是孩子母亲有精神病,容易攻击人,无钱治疗只能用铁链锁着,可是这样的说辞完全无法搪塞大众,随着事件的热度上涨,丰县给出四次通告都无法平息事态,直到江苏省省委政府成立调查组,才将这条拐卖妇女利益链上相关主犯,失职等人员一并处理,才让我们大快人心。可这个只是拐卖妇女的冰山一角,那些深陷泥潭的女性为何无法被发现,我想《盲山》这部电影会告诉我们。

  这部电影除了几个主演是专业演员外,其他演员都是当地老百姓,用一种最质朴的纪录片的手法拍摄,以还原其真实感。

  女大学生白雪梅(黄璐饰演)由于家里供自己读大学,欠了很多外债,急于想找到工作赚钱。面试上了一家药材收购公司,于是跟着经理和另外一名女助理到中国北方的某个小镇上去收购,喝下了朴实的农家人下了迷药的白开水,等醒来后才知道自己被拐卖,嫁给当地一家农户男人叫黄德贵。

  这个世界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影片的开始绵延不绝,崎岖不平的山路,一辆简陋的拖拉机,由白天到傍晚,夜色逐渐降临,预示着女主越来越向深渊靠近,难以逃脱,有意思的是其中有三位女性,充当了不同的刽子手。

  女主跟随所谓的经理和女助理到村子里收购草药。

  第一位是热心快肠的胡姐,帮助白雪梅介绍工作,在出差的旅途中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可最后却将她推入了火坑。第二位是她的“婆婆”,帮她儿子强行与白雪梅同房。第三位女性,也是被拐卖到这里的,经历了她所有经历的事情,因为有了小孩,就默认了自己的命,现在作为一个劝降者,告诉白雪梅,留下吧,好好过日子,不然被打成残疾了,就更加没有逃跑的希望了。

  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但是我没有办法,你以后有娃就明白了,娶你花这多钱,你总不能不入洞房呀

  我们跟你一样,也是被卖到这里的,既然这个样子了,你就想开点,一开始我和你一样,但是被打的实在受不了

  第一次逃脱,她到了村主任办公室,可是村主任却说,人家都收了彩礼了,你说

  人家是骗子,你有证据咧?要不你先回去,等村委会调查了,再给你答复。这一次的逃跑,导致她被锁链锁住。眼看着有上头小领导到家里来收养猪税,她拼命敲打窗户,可是得到的回应却是,你家的家事我们管不了,还告诉富贵,媳妇就是欠收拾,收拾好了,就老实了。在这种地方,女人还不如一头猪,猪都需要登记上户口,可是女人却可以随意地买卖。

  第二次白雪梅绝望的割腕自杀,她想也许死了就解脱了,但是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连死都变成了一种奢侈。她被紧急送到了县里的医院,可是这里的医生似乎都司空见惯,麻木地处理了伤害,这次她用生命换来的机会,一点价值都没有。

  第三次,她开始妥协,开始隐忍,表面上接受了一切,终于在一次洗衣服的空挡期间,她逃了,在荒山上,她用尽了力气跑,因为紧张,因为劳累,她几乎要昏过去,可最后还是被德贵抓了回去,一个人的力量,怎么抵得过全村的力量呢?被抓回来后,全村人麻木地看着她被打。

  第四次,她看到了总是来村里的邮递员,给各户送信,她把希望放在这个人身上,希望可以送一封给她的父亲,她一直在苦等父亲的回信,却不知道邮递员背地里早把信偷偷还给了德贵。她一次一次地寄送,一次一次原封不动地被还回去。

  第五次,黄德诚,黄德贵的表弟,村里唯一的一名老师,上过高中,大学几次落榜,他知道白雪梅是大学生,懂文化,也许是因为读过书,心里还残存一点良知,偶尔会送点书给白雪梅看,白雪梅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却不知道这个人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的肮脏下水。他给白雪梅关心,给她希望,目的却只是占她便宜,当事情败露后,说是她勾引他,丢下她一个人,离开了村子。将她从深渊推入地狱。

  第六次,最绝望的一次,她委身于村上的一个小卖部老板,换来40元钱逃到了镇上长途汽车站,德贵和村民追了过来,公交司机和车上的乘客麻木的看着她被拽下车,甚至于在路上拉扯时碰到一名公安,德贵说是家里的疯婆娘,就搪塞过去了。可能是这样的场景见得太多,太多了。。。。看到这里汗毛直竖。

  电影中,这种逃跑的方式代表了所有被拐妇女的曾经的抗争,但是胜利的希望却是那样的渺茫。

  最后白雪梅怀孕了,她疯狂地捶打着自己的肚子,跳上跳下,因为这个生命的到来,代表她在泥潭中只会越陷越深。可是让她更加感到绝望的是,村里的河水里捞出来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娃娃,因为是女娃,所以没有必要存在。

  其中有个场景很有意思,村主任广播通知上级领导要来视察工作,希望各家各户要把里屋外打扫干净,遇到领导要有礼貌,不该说的别胡说,村里所有被拐卖的妇女都被提前送到一个地方避嫌。等到领导离开了,这些妇女才能回家。全村的人集体合作,对付这几个可怜的女人。

  快起来,快起来,人都走了。

  影片的最后是通过一个孩子帮忙把信直接送到了镇上的邮局,白雪梅的父亲才找到这里,老父亲看到女儿的一瞬间,老泪纵横,我的宝贝女儿像垃圾一样被人丢在这座大山里,

  我想导演是想寄希望于下一代身上,孩子的心灵是纯洁的,没有被村子给同化,这样违背天理道德的事情,希望就此终结。

  这个电影有两个结局,和谐版中白雪梅最后被公安救了,有人说这个太电影化,但是至少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希望,不是吗?春天总会来临,黑夜总会变短。

  另外一个版本白雪梅父亲带着两个警察找到了她,但是警车却被全村村民堵在路口,悲愤中白雪梅杀死了自己的丈夫,有人说这样太绝望了,但是这样会起到更加警示的作用,这个世界总有太阳照不到的黑暗,因此我们应该学会如何保护自己。

  盲山之所以盲,并不是因为地方偏远,而是人心的盲,他们不是眼睛看不见,而是心。

也喜欢

呼啸山庄讲的是什么故事(呼啸山庄的作者是谁)

  仲念念的书单/   本篇荐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