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警鬼王面具剧情解析

  每一个人心里都有火的。

  ——林超贤

  用导演林超贤的话说,电影《魔警》是一部“不一样的警匪片”。

  电影《魔警》

  怎么个不一样呢?

  这部电影已经超越了一般警匪片“有警察,有匪徒,有动作”的范畴,而被加入了恐怖片、悬疑片,甚至是现实主义文艺片等众多类型元素,加之电影本身暗黑诡谲的风格,阴冷压抑的气氛,及包含倒叙、插叙、闪回等多线索并进,打破正常叙事逻辑顺序,繁复细密的非线性剧情,使得很多观众在看第一遍的时候一头雾水,不知所谓,加之看后心情大多沉重阴郁,无形中便错过了一部缜密布局精心打磨的电影佳作。

  其实从剧本的结构和电影的成片两大角度来讲,《魔警》的故事完成度极高,情节反转,草蛇灰线,预设伏笔精妙,信息量非常大。一般来讲,这种类似于《搏击俱乐部》、《恍惚》和《七宗罪》的心理类推理悬疑作品,很容易陷入节奏忽快忽慢而导致观众观影体验不佳的情况。但林超贤用他标志性的快节奏港式风格将电影的观赏性提升至最高,另外一点不可忽视的是本片的剪辑指导谭家明,谭家明是香港电影新浪潮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与徐克、许鞍华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除了导演身份,他也是一名顶尖的剪辑指导,包括王家卫《阿飞正传》、《东邪西毒》,杜琪峰《黑社会》等优秀影片的剪辑都是出自谭家明之手。对于像《魔警》这样一部情节被刻意打散,需要把信息碎片重新拼接完整的电影来说,如果没有强大的剪辑技巧,很容易导致千头万绪杂乱不清的后果。

  《魔警》之王伟业(吴彦祖饰演)

  《魔警》在本质上是一个讲述人类人性的片子,根据香港真实案件“徐步高枪击案”改编。另一部同样改编自本案的著名电影是杜琪峰导演的《神探》,其中港版片尾的换枪情节至今仍是影迷们津津乐道无法逾越的经典烧脑桥段。《魔警》中,吴彦祖和张家辉一个饰演魔鬼警察一个饰演残暴悍匪,都贡献了精湛的演技,特别是吴彦祖,把一个沉默、内向、偏激、痛苦,游走于正邪之间摇摆不定的警察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他曾说自己因为长期沉浸于角色中而无法自拔导致很长时间走不出来,以至于拍完一年后参加第64届柏林电影节首映时只看了一遍就找到了当初那种抑郁沉痛的感觉,导致自己在发言时一度无话可说。

  要深度的体会电影《魔警》的巨大魅力,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厘清、理顺故事线,只有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全部看懂弄通悟透,才能更进一步理解它的故事之美,剪辑之美和背后凝结的强大宿命感和悲剧感染力。

  《魔警》的故事虽然精妙复杂,但因为剪辑高超的关系,要看懂并不太难,一般观众如果仔细认真的观看影片,两遍之后都能掌握它的故事主线和分支,为更利于理解,以线性方式将剧本重新组织后,故事梗概大约如下:

  二十五年前,王伟业十岁,是一个非常调皮,在学校把打架当饭吃的男孩子。他的父亲脾气很差,整天骂人打人,似乎精神也有点问题,经常自言自语,有一次到王伟业的学校差点打了校长。

  因为收楼拆迁问题,王伟业所在的居民区和警方发生了暴力冲突,一次冲突中,王伟业的父亲拿起火炉丢向防暴警察梁永雄,却被梁永雄用警盾挡回到自己身上,少年王伟业眼睁睁看着父亲活活烧死在自己面前。为了报仇,王伟业跟踪梁永雄至其家,反锁大门,倒入汽油并点燃,梁永雄被活活烧死,梁母侥幸活了下来。亲眼目睹梁被烧死惨状且听到其惨嚎“救命”的王伟业从此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在学校不跟别的小孩子玩,却经常到教员室帮校工打扫卫生。他开始帮婆婆(即梁永雄母亲)捡废纸箱,再大一点就帮着婆婆推小车卖废纸,后来工作了就赚钱养婆婆,还给年迈行动不便有点老年痴呆的婆婆雇了一个保姆。

  二十五年后,三十五岁的王伟业入职警队已经17年,却因为性格原因(事无大小太执着,跟很多同事合不来)调了23个警区,最后只能驻守西九急诊室。

  悍匪韩江与经纪文、纸扎恩、堂倌、花仔祥、喃唔青等人组成犯罪团伙,他们拜鬼王大士,行动时头戴鬼王面具,被称为鬼王党。一次行动中,鬼王党和西九重案第二队高级督察莫子勋展开激烈对决,警方伤亡惨重。鬼王党其中一人发觉韩江竟然背着大家私吞钻石,结果被韩江灭口。莫子勋之后带队抓捕韩江,韩江逃跑过程中重伤两名警员(后其中一人身亡),但自己也遭遇车祸,失血严重的韩江自己打车到医院后,因为其血型是罕见的O型RH阴性血,医院没有足够的血,因而需要从血库调血,但时间必须限定在半小时内,紧急关头,王伟业输自己的血救韩江。输完后被送重伤警员的莫子勋大骂一顿:“你是个警察,救谁不好?你救个贼!”“今晚他被撞是天收他,你做什么好人啊!”

  救人但被骂之后的王伟业陷入矛盾中。新调来的督察郭佩琼是王伟业的同学并对王伟业有一定的好感,因而将王伟业调出医院。此时韩江用计从医院逃离,王伟业从一起巡逻的同事处得知这一消息,同事同时说了一句“韩江逃走可能是要再干票大的”,让王伟业心情更加沉重。

  果然,韩江出来后与经纪文等人再组鬼王党抢劫钻石,在逃跑过程中与警方再度交火,王伟业与同事前去支援,同事聪明仔被韩江打中漏油的车辆而在王伟业面前烧死,同时韩江走到被炸伤的王伟业面前,说了一句“欠你一条命”就离开了。参加完聪明仔的葬礼后,王伟业两天没上班,郭佩琼让他找自己的姐姐心理医生郭宗怡看看,王伟业拒绝了。

  鬼王党经纪文等一伙人知道韩江上一次私吞了钻石,所以这一次行动结束后要强迫韩江把私吞的钻石吐出来,韩江察觉有异,双方发生枪战,喃唔青在枪战中死去,之后韩江跌落悬崖,钻石落入经纪文等四人手中。

  王伟业依然细心照料婆婆,但因为婆婆住的是旧楼,也遭遇了收楼拆迁的问题,为了逼住户搬迁,一些小混混在楼道里泼油漆洒猪油,婆婆有一次被猪油滑到,受伤住院。王伟业在楼道遇到正在泼油漆撒猪油的小混混,当即将其暴打一顿,此后王伟业的性格越来越暴躁,行为也愈发暴力,终于听从郭佩琼的建议找郭宗怡进行催眠治疗,郭宗怡认为王伟业的潜意识与童年经历和警队暴力有关,让郭佩琼进行调查。郭佩琼在医院通过与婆婆保姆的交谈得知王伟业和婆婆并没有血缘关系。

  王伟业为聪明仔的死一直内疚不已,又处于停职阶段,决心找鬼王党复仇,他和莫子勋同时锁定了第一个嫌疑人纸扎恩,警察抓捕时纸扎恩逃跑,王伟业却跟踪纸扎恩,看到了他藏匿的钻石地点。纸扎恩将暴露的事告知经纪文等人,经纪文告诫众人不要私自行动并把纸扎恩藏匿起来,花仔祥和堂倌在送纸扎恩潜藏后强暴一盲女,王伟业紧跟其后,堂倌走后王伟业和花仔祥展开搏斗,花仔祥被捕兽夹夹住无法动弹,王伟业举起镐头正犹豫要不要杀死花仔祥,突然韩江出现(事后证明这是王伟业的幻象,韩江在坠崖时已经死亡),把花仔祥打死(实则是王伟业打死),同时韩江还留下一句话:“搞鬼王党,就要让他们内讧。”

  王伟业开始设计连环计令鬼王党内讧:先是把纸扎恩的钻石放在堂倌车中,堂倌发觉后选择不声张私吞,之后经纪文发现堂倌拿走了纸扎恩的钻石,想把钻石据为己有,却被堂倌发觉,二人争执中经纪文杀死堂倌。王伟业用堂倌手机通知纸扎恩,纸扎恩赶到经纪文家中时正好发觉其与堂倌尸体在一起,于是怀疑经纪文杀了堂倌,从而要求分钻石散伙,经纪文最终杀死纸扎恩,王伟业计划成功。

  莫子勋因为当警察的儿子因公殉职,因而对待手下非常好,他的手下也都以“老爸”称呼莫子勋,但其中的一个手下陈志斌是鬼王党的同党,不仅负责介绍生意给韩江,而且还将警方对于鬼王党的追捕等进度暗中通报给鬼王党成员。在王伟业使用连环计将鬼王党清除至仅剩经纪文一人时,经纪文通过闭路电视发现了王伟业是暗中搞鬼之人,并让陈志斌通过车牌查出王伟业的身份。

  至此故事开始收尾,之前的几条线开始合拢:一是莫子勋条线,找到韩江尸体,证明韩江在坠崖时已死,王伟业杀花仔祥时出现的韩江是他的幻觉;二是郭佩琼条线,其姐郭宗怡指出王伟业有严重的幻觉、幻听症状,可能与王伟业父亲的思觉失调遗传有关;三是陈志斌条线,查出车牌是王伟业所有并通知了经纪文;四是王伟业条线,婆婆在医院心脏病发去世,遗言是“为什么会抓不到那个凶手,我很难过。”原来婆婆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儿子梁永雄的死。

  王伟业在婆婆死后陷入更加严重的精神危机,他情绪开始崩溃,他奉养婆婆,是为了为自己当年的纵火杀人赎罪,如今婆婆死了,他觉得自己的罪孽无法宽恕,竟然将婆婆的遗体带回家中,仿佛当她还活着他依旧能有机会赎罪一般。王伟业到家后,第一个赶来的是郭佩琼,她发现了王伟业的幻觉幻听并得知警方已查明杀死花仔祥的凶器上有王伟业的指纹,莫子勋正带人来抓王伟业。第二个赶来的是经纪文,他是要来拿回钻石,但王伟业此时正处于幻觉幻听状态,郭佩琼与之搏斗,被开枪击伤不能动弹。紧急关头,王伟业再次裂变出韩江人格,由警入魔,枪指经纪文。第三个赶来的是莫子勋和手下,在郭佩琼劝说下,王伟业放下枪,被莫子勋拷住双手。第四个赶来的是陈志斌,此时大家都不知道他是经纪文的同伙,陈志斌将枪暗中踢给经纪文,经纪文射杀莫子勋与手下,陈志斌随即射杀经纪文,由于郭佩琼倒在地上,陈志斌一开始并未发觉,捡钻石时才发觉于是欲开枪射杀郭佩琼,谁知莫子勋竟然没死,与陈志斌搏斗起来,搏斗过程中钻石掉入窗外,但终于莫子勋还是被陈志斌杀死,趁这个时间,王伟业解开手铐。陈志斌急于得到钻石,顾不得屋里情况,跳出窗外拿钻石,被王伟业从后面持枪追赶,陈志斌驾车逃走,王伟业朝车开枪,陈志斌撞向加油站,汽油喷出,冲天大火熊熊燃起,终于,王伟业发觉原来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韩江就是自己的人格异化,决心自杀,此时陈志斌被大火烧身,大喊救命,王伟业一瞬间将陈志斌幻化为梁永雄,他拼命的从大火中拉陈志斌,结果大火蔓延到自己身上,最终烈火焚身而死。

  在片尾,导演打出了一行字幕:人心,总纳一点黑。他在这里冷静而残酷的剖白了一个事实,就是不管你承不承认,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见不得光的地方,也即片中王伟业说的第一句台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恐惧,人人都会用不同的方法去掩盖它,但是它永远都不会消失。”这是题眼,是贯穿全片的中心主旨,所以说这部电影是冷酷的,是像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等具备“致郁”而非“治愈”气质的另类电影。

  《魔警》之优秀,之好之妙,大致源于以下几点:

  一、极为烧脑的情节设置,极为复杂的剪辑重塑和极为流畅的成品展现。

  《魔警》的故事非常烧脑,除了主线王伟业一枝,另有最大的反派韩江一枝,鬼王党一枝,莫子勋一枝,婆婆梁永雄母子一枝,郭佩琼郭宗怡一枝,陈志斌一枝等等,可谓枝蔓横生,要把如此之多是枝枝丫丫修剪整齐,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有主有副,有条有理,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导演能够把一个如此庞大繁杂的故事讲的让人清清楚楚,不得不佩服导演的整体把控力。电影的剪辑尤其出色,因为很多的伏线,暗示,都需要巧妙的安排在故事线中,既不能明目张胆,又不能故意躲闪,譬如影片中几次出现王伟业用皮带抽打自己,因为纵火杀人的缘故,他无意中利用游泳减压(水能灭火),再如片中第一次呈现王伟业到婆婆家时,在几十秒中的镜头里惊鸿一瞥的出现了梁永雄的灵位和他身着防爆警服的照片,并闪回到少年王伟业帮忙推车收废品的回忆镜头,出门后又加上当年自己纵火后逃离的短暂一闪,如此细密的信息量在第一遍观影的时候是无法全部察觉和领悟的,现实与过去的不断高频穿插,是影片的必须,同时也提升了观影门槛,使得这部电影让人比较“难懂”,但幸而导演和剪辑等众多幕后工作人员以流畅的成品展现弥补了这一缺陷,例如片中几次在王伟业精神陷入危机时把画面边缘变成血红色,王伟业暴打小混混时一变,杀花仔祥时再变,杀经纪文时再变······规律的变色不仅使观众形成了一种固定印象,更深化了电影主题,对于刻画人物也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二、演员精彩的演技为电影加分不少。

  《魔警》之韩江(张家辉饰演)

  张家辉在片中其实戏份并不多,但他依靠自己的精湛演技把一个如同野兽一般,只依靠杀戮来解决问题的悍匪演的精彩纷呈,尤其是片中持枪回头一笑,邪气横生,吊诡非常,张家辉说演的时候是把坏演成纯真的样子,也就是骨子里带出来的自然而然的坏,是一种本能的坏。同时,防暴警察梁永雄也由张家辉饰演,首次观影颇能迷惑观众,令人分不清究竟二者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另外,电影中有大量的TVB老戏骨担纲配角,如饰演经纪文的廖启智,饰演莫子勋的林嘉华,饰演纸扎恩的李国麟,饰演堂倌的欧锦棠,饰演婆婆的冯素波,客串的姜皓文等等。饰演陈志斌的安志杰在杜琪峰的《神探》中也饰演了角色,可以说是非常巧合了。值得一说的是本片中饰演主角王伟业的吴彦祖,很久以来,吴彦祖都是以型男、男神等名号予人印象,但在本片中他却颠覆了自己,把一个痛苦、压抑、纠结、无处爆发但最终爆发的多重人格思觉失调患者型魔鬼警察演的没有表演痕迹,把角色身上的那份恐惧、挣扎、内疚、偏激等种种情绪都展现的淋漓尽致,可以说是贡献了影帝级的表演。

  三、现实主义基调令影片具备了一般港片没有的深广意义和厚重内涵。

  《魔警》中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香港城市,影片中有很多的夜景,即便是白天,也多为表现香港的阴影部分:如逼仄的街道,墙皮脱落的贫民区旧住宅楼,苔藓丛生锈迹斑斑的防盗门窗,密密麻麻好像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巨型公寓,冰冷的高架桥,及鬼王党一伙儿所在的九龙殡仪馆,一切都是冷色调,黑青色系,晕黄阴沉,人渺小低微似蝼蚁,配乐也极力渲染一种诡异、凄艳,令人想起温子仁的《死寂》、《潜伏》等多部恐怖片经典。电影也不回避警民冲突,拆迁问题,职场倾轧(如莫子勋大骂警方文职人员是“坐写字楼的,搞政治,搞是非,比火箭还快”)等问题,这些现实主义细节令电影大接地气,也让电影的文艺气息和现实主义风格不断强化,成为一部有里子有面子的港片经典。

  应该说,林超贤是一位被严重低估的香港导演。

  论名气,他不如那些如日中天的港片大佬:徐克、吴宇森、杜琪峰、刘伟强、王晶······论辈分,他是徐克的后辈,陈嘉上的学生,他似乎从未站在第一线,享受王者般辉煌的赞誉和狂热的追捧,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看似不上不下的导演,在不知不觉中,却为我们贡献出了《野兽刑警》、《江湖告急》、《证人》、《线人》、《逆战》、《激战》、《破风》、《魔警》、《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一大批港味十足的火爆佳作。在一众港片前辈大导相继折戟沉沙马失前蹄的时候,林超贤却始终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用不俗的口碑累积着自己的作品清单,也向世人昭示着香港电影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始终存在。

  一提到林超贤,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可能是《红海行动》和《激战》,前者用重工业十足的酷烈战争场景以及肉眼可见的狂烧经费炮制大法收获了不俗的口碑和更加不俗的三十多亿超高票房,后者不仅让“渣渣辉”荣登香港金像奖影帝而且影片那抑制不住的蓬勃朝气甚至带动了无数人加入运动和锻炼的队伍。

  2020年,林超贤又带来了狂烧7亿制作成本的重工业大片:新作《紧急救援》。

  而《魔警》属于林超贤比较特殊的一部作品,它由林超贤亲自编剧,风格阴暗,叙事复杂,带点邪典特质,展现出林超贤高超的导演技巧和精致的谋篇布局。烧脑、幽邃、血腥、惨烈。且在当年的影坛并未引起太多关注和太大的票房,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是一部林超贤最被忽视的野心之作。

  烈火焚心,一念成魔,《魔警》,值得一看!

也喜欢

呼啸山庄讲的是什么故事(呼啸山庄的作者是谁)

  仲念念的书单/   本篇荐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