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日记面包请在里面(田园日记郑慧铃)

  2020年3月8日 星期日 多云

  《田园日记》

  失 败 女 人

  一个扑向大地,拥抱阳光的女人,若非切腹切心,背负如山之沉重,如织之矛盾,岂肯轻易言败?更何况今日是女人的节日,是自己的节日。然而我又不由自主地要提出这个悲怆的话题。这或许是一种释放,是对妇女伟大节日的忏悔。

  我的童年是快乐的。一个智慧坚毅的父亲和善良又阳光的母亲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父母的百般呵护,兄弟姐妹的亲切陪伴,那个堆满笑声的四合院,四合院里溢满温馨却没有窗户的西北屋,屋内的土坯大通炕,炕北头那个摇着嗡嗡颤音的纺车,蓝砖炕边上那盏油灯下的母亲。还有大门外深深的小巷,小巷尽头三人合抱的大槐树,大槐树下一群用大石头砸着圆溜溜小石头“拿子儿”论输赢的小伙伴,都深深地刻在我的灵魂深处。那是我今生最快乐的时光,是一个农村女孩最精彩的一页。

  可惜篇儿翻得太快了,还没玩够就慌里慌张步入青春,就是那个黑色的青春改变了我的一切。

  先是一个不该让年轻人负重的“文化大革命”,不仅剥夺了我们这代人在文化科学上的探求,而且由于阶级原因让我饱受欺凌。接踵而至的是初恋六年的男友移情别恋,这让原本就沮丧到极点的我雪上加霜。不慎跌进初恋陷阱的悲哀、耻辱、悔恨和不幸一古脑将我涂抹得一塌糊涂。

  我彻底失望了,将户口迁到当时教书的小山村,要了宅基地,决心做一个独身女人。让大山,温馨的校园,天真活泼的孩子们来抚慰我的孤独和愤懑。

  然而,在农村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面前,哪有独身的一锥之地。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像一股轻轻烟尘,微风一吹便杳无踪影。在大媒婆套着小媒婆的撮合下我认识了老伴儿,当时文绉绉,彬彬有礼,第一次见面就咬文嚼字的文学爱好者。而他看中的恰恰是我的板书,是我的字。可以说文字是决定我们婚成的第三个媒婆。我们像在演戏,只认识半天,一转身成了夫妻。

  无疑,老伴儿得我这样的女人是他的不幸。他是那么善良,那么懂孝道,那么优秀,热爱生活,热爱文学,甚至他更像他的养母,让爱和善良充盈得无可挑剔。而我则是一个没有爱的冷血女人,我的爱早已随着黑色的青春,随着性格的扭曲一同死去。

  一个不懂得爱的女人结婚生子绝对是错误的。她给老伴儿,给我的孩子们,给整个家庭带来的伤害是痛心的,不可饶恕的,是需要一生去忏悔的。

  女人和孩子是连在一起的,是两个密不可分的血浓于水的情感词,可在我的人生词典里偏偏没有孩子。因为我几乎未管过两个儿子,更别说陪伴。在儿子们身上也不会找到我的半点影子。一个只生不养的女人能配母亲这个圣洁的称号吗?母爱缺失环境里的孩子必定会影响到他们的成长,影响他们健全的精神世界。正如小儿子所言:我的童年一点都不快乐。小儿子是他爸一边工作一边带他在几平米的小屋里长大的。大儿子是由爷爷奶奶养大的。更糟糕的是我的过错还影响了我的孙子们。

  生活像在游戏,总是将诸多的巧合凑在一块儿。也真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俗语,老天恰恰送来两个与我性格,事业心,学习精神酷似的儿媳妇。就连她们平时不爱打扮,不爱拾掇家的脾气也与我相仿,真是“墙上挂箩,媳妇随婆。”

  一个女人生活里没有陪伴孩子的过程,无论她在其它方面多么成功,也注定是失败的人生。为弥补自己没有养育儿子的过失,我曾用16年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对孙子们的看管教育,甚至在大孙子上小学四年级时我在校门口租了80平米的单元房,同时还看管两岁多的二孙子,整整一年,就我们娘仨,我将全部的爱给了孙子们。可当我发现每个星期天他们各回自己家却不愿再回租住的小屋时方才明白,孩子们并不快乐。他们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父母的爱,这种爱是任何感情都无法替代的。特别在大孙子上初三时的叛逆让我看清了隔代教养的弊端。

  由此,一个埋藏心底多年的梦被一个特殊的诱因唤醒了。我回到了乡下,回到了果园,回到了梦中的田园。我要让这里成为儿孙们的劳动乐园,成为孩子们艰苦教育的第二课堂,成为读书写作的梦之乡,成为我和老伴儿携手共勉的爱的桥梁。以此细细缝补自己终生的遗憾。

  这或许是我在晚年能留给孩子们的唯一精神食粮,尽管这并不能改变我是一个失败女人的现实。

也喜欢

王心刚个人资料简介

  当今影视圈可谓是帅哥美女如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