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经典句子(黄金时代演员表介绍)

  导演许鞍华,选汤唯饰演《黄金时代》的萧红,看中了汤唯。

  她既单纯,又有骨子里的奋不顾身。

  这气质,跟萧红相类似。

  萧红,一个极少有的复杂组合体。

  她既天真无邪,不谙世故,又执着地追寻自由,如一个鲁莽战士,打得毫无章法,视死如归。

  为此,她付出惨烈的代价。

  她用她悲壮的一生,为人类写下,一首渴望生命自由的诗。

  仅有32岁生命,9年写作经历,却成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唯一的文学洛神。

  唯有她,敢拿肉身试烈火。

  唯有她,敢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跟兵临城下的世界,进行一场又一场,力量悬殊的搏斗。

  她输了。

  她输得很彻底。

  那种输得惨烈的场面,直到今天,还在我们头顶上空,嗡嗡地盘旋,不肯离去。

  请奉上我们的敬意,献给自由的战士,一个输得惨烈的战士——萧红。

  萧红,原名张廼莹,呼兰县人,出生在1911年的端午节。

  端午节,属于鬼神的节。

  据说,这一天出生的孩子,他们长大了,不是克母就是弑父。为此,萧红的一家子人,除了祖父之外,他们都不喜欢萧红。

  不喜欢她,不完全因为鬼神节,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孩。

  女孩,总不被喜欢的。偏偏萧红,她还不识好歹。

  家里刚糊好的窗户纸,她就一个个地去刺破;家里的脏物,她一件件搬出去;厨房的玉米、包子、鸡蛋,她总偷偷拿给穷人家的孩子。

  母亲,新买给她的衣服,她也偷偷拿去,送给没衣服的穷孩子。

  这么顽劣,让本来就不喜欢她的家人,更是恼火得气急败坏,要加倍惩罚她。

  祖母,看到顽皮的萧红,她又在窗外戳窗户纸,她就拿一根针,在里头等着她戳过来。针,就扎进萧红的手指。

  母亲,气不过萧红时,就常常打她,有时甚至用石头砸她。萧红的父亲,性格很易怒。顽皮的萧红,挨打更是常事。

  可能是鬼神节生,也可能是越压迫,越激发出反抗的能量,萧红,她从小就倔强得像一只小野兽。

  每次挨打过后,她就站在祖父的房间中,一声不吭,直到深夜,仍不肯服软。

  祖父,心疼这孩子。

  可祖父,年纪大了,他在家里失去了话语权,也保护不了她。

  每当这时候,祖父就将一双皮皱了的手,按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再抚着她头,安慰说:“快快长吧,长大就好了。”

  萧红不知道,长大了是否就好。可她知道,有祖父,有祖父的爱,她就足够了。

  祖父,很早就教她念诗。

  早上念,晚上念,半夜醒来,他们还要念。萧红,经常故意念错,骗祖父。

  等到祖父要告诉她时,她又将诗一句接一句,吼叫出来,乐得蹬着脚丫子,咯咯大笑。

  那时,萧红还不懂得,读下诗的意思,可是诗书的审美,却已经到达了她的心灵。

  14岁的萧红,她又得到伯父的古文熏陶,虽然还说不出太多。但她爱上读书,爱上书里的另一个世界。

  张家的藏书,她都看过。看完了家里的,她就借别人的看。

  曾经顽劣的那个她,认字之后,就渐渐收了起来,专心读书。她知道,在呼兰之外,还有一个,跟眼前不一样的世界。

  萧红,很快就小学毕业了。

  这时女孩,能上小学,已是不多。她的父亲,决定不再让她上初中。

  萧红听了,像是要了她的命一样。她知道,唯有读书,她才能挣脱家庭的束缚。她跟父亲抗争了,整整一年。

  曾经收起的顽劣,再次显山露水。她整天躺着落泪,不肯吃、喝,还忧郁得,生了一场大病。

  不过,她父亲也是顽固的。

  最后,萧红拿出杀手锏,说不能读书,她就去教堂当修女。祖父,也帮着她。祖父,拿死相逼父亲。

  父亲,怕萧红丢了张家的脸面,才允许了她,到哈尔滨读初中。

  初中的萧红,遇到她一生的恩师,美术老师高仰山,还有国文老师王荫芬。他们对她的影响,都很深。

  王荫芬老师,推崇鲁迅文章,萧红读了许多鲁迅的书。

  而她曾经读下诗书,还有天赋,渐渐露出了苗头,她写下的《吉林之游》组诗,发表在校刊上。

  这时,她还参加了当时的示威游行,认识了许多进步青年。

  初中的萧红,一身都是劲头。

  哈尔滨,给了她呼兰之外的思想;萧红知道,要摆脱家里,就要走出哈尔滨,去见识更大一个世界。

  真像祖父说的,长大就好了。

  事实上,一个灾难,正在对准长大的她,悄悄涌了过来。萧红父亲,同意萧红读初中时,就替她定下了一门婚事。

  男方,是一个富裕家庭的次子,叫汪恩甲。汪恩甲,呼兰的一个小学教员。

  对于这婚事,萧红,起初不反对。

  她和汪恩甲,通了许多信。可后来,她发现汪恩甲抽大烟,庸俗,还纨绔子弟气很重。

  萧红,犹豫了。

  而且初中的见识,坚定了萧红一颗想飞得更远的心,她不要结婚,要读高中,将来画画,成为一个画家。

  这时,萧红的表哥——陆哲舜,一个法政大学的学生,他鼓励萧红,到北平念高中。

  萧红,她回去跟家人坦白,要读高中,要跟汪恩甲解除婚约。

  父亲,一语就否决了。让她不用考虑,她初中毕业,马上就跟汪恩甲成婚。

  继母,还找来了萧红大舅。此时,祖父已死去一年多了。

  萧红,再没人帮她,没人安抚她。

  当一个人力量小的时候,就容易过激。她拿出一把菜刀,威胁劝她结婚的大舅。这次闹的结果,初三毕业,她马上成婚。

  萧红,闹起来凶。

  实际上,她内心很受伤。她不再说话,也不跟人玩,常常独自落泪,还学会了抽烟喝酒。

  陆哲舜,他为了支持萧红,他先从哈尔滨的法政大学退学,再转到北平的中国人民大学读书,在那边等着萧红过来。

  萧红,做出一个吓人的举措,跟陆哲舜私奔,进入北平女子高中。

  不过,萧红的私奔,她完全是为了读书,没有风花雪月的念头。他们在北平,一直分室而居。

  实际上,陆哲舜,他没有比汪恩甲好。他家里有老婆孩子,花得没了钱,拍拍屁股就回家去了。

  可萧红,这一场私奔,让她有家不能回。

  只好回到哈尔滨,独自在街头流浪。对于流浪者,没吃没喝,还是可以过得去的。

  可天气变冷,就过不去了。

  冬天的哈尔滨,将土地,还有水缸都能冻裂的。萧红,她只有一件单衣,缩着身子,饿着肚子,白天在街头逛,夜里也在街头逛。

  天气,一天变得比一天冷。

  要活下去,就要付出代价。她只好求助汪恩甲。汪恩甲,替她租下东兴顺旅馆。

  萧红,怀上了他的孩子。他说,回家拿钱,可一去就再没回来。萧红,挺着肚子,到汪家找他。被汪恩甲的大哥汪大澄,赶了出来。

  汪大澄说,要解除他们婚约。

  这让萧红很愤怒。这不单是侮辱她,还侮辱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坚决不允许。

  直接一纸,将他告上法庭,告他代弟休妻。

  当时,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呼兰,还有哈尔滨。

  可眼看就要赢了,汪恩甲站出来说,是他要解除婚约,不是他哥。

  萧红,输了。

  这时萧红的处境,比当初流落街头,还要惨痛。她不单欠下旅馆600块钱,肚子里的孩子,眼看就要生了。

  旅馆老板看她输了官司,将她关进黑屋,扬言等她生下孩子,就卖她妓院去。

  萧红,这时才知道。祖父,他错了。一个人长大了,原来并不会好。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