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性放纵”后奔赴死亡,引发一场关于情爱的终极思考

  1997年,64岁的渡边淳一写下了《失乐园》。

  该书一经出版便引起了剧烈反响,一时间洛阳纸贵,同名电影和电视剧相继播出,燥热一时,被称为“失乐园”现象。

  凡是有“性描写”的文学作品,再加上“禁忌之恋”,都要饱受争议。

  在我看来,一部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不在它的内容“低俗”或“高雅”,用词“考究”或“平淡”,而是看它能否引起广泛的思考。

  因为读书的意义,从来都是思考。

  就这一点来说,《失乐园》是一部难得的作品。

  因为空虚,对“性”的放纵才会不加节制

  小说讲述了55岁的男主人公久木,和38岁的女主人公凛子间的爱情故事。

  久木正值事业的最低谷,同时对妻子的爱早已消磨殆尽,工作和生活被时间冲刷后,只剩下了无聊。

  凛子则过着长期无爱无性的婚姻生活,这样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两个人只相识了短短几个月,便坠入了爱河。这应该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干柴烈火了吧!

  他们对“性”的渴望及放纵,已经到了近乎癫狂的状态。

  两人常去一家酒店,经常夜不归宿。似乎家庭根本就不在两人的顾忌之内。

  那家酒店,是他们逃离失望和枯燥生活的乐园。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们的精神世界愈是空虚,对原始欲望的渴求就会愈加强烈。思想越是匮乏,越容易满足于低级趣味。

  这本小说成书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值日本经济泡沫破碎,失业人口增多,工作难以带给人们安全感,男人将情绪带到婚姻生活中,致使无性婚姻在日本家庭中比重增大,一部分在婚姻生活中得不到慰藉的女性开始走向社会。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人们压抑已久的人性迫切需要心灵上的抚慰,人与人之间需要肉体上的相互温暖来确认自我真实存在。

  其根本原因在于,在经济泡沫破碎之前,经济高速发展,无论是国家还是民众,都在追求现实利益,而忽略了精神文明的建设。

  反观现在的中国,重理轻文,认为文艺于人生毫无意义。

  几乎很少有家长注重孩子的精神建设,丰富孩子的内心世界,我们受到的教育几乎都是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个好工作,处一个好对象,然后共同孕育一个孩子。

  就是这样被教育长大的我们,却嘲笑着放牛娃的梦想,我们和放牛娃有本质上的区别吗?

  我们是人啊!人是要有精神家园的,我们不是只会吃草和繁衍的牲畜,我们需要文学的灌溉,艺术的熏陶,需要除了食欲、性欲以外的高级欲望,需要有自我实现的最终需求,而不是沉溺于最容易满足的本能欲望里。

  用殉情为爱情保鲜,爱情注定无法长久吗?

  久木和凛子的爱是激烈的,同样也是痛苦的。

  他们人到中年,背叛了家庭,抛弃了曾经的爱人,只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完完全全地爱上了另一个人。

  那么几年之后呢?他们会不会又爱上别人?

  他们真诚地相爱,却不相信爱情的长久。那么,唯有死亡可以让爱情永恒,只有合葬才能让他们永不分离。

  最后,他们在“性”的融合中服下了毒药,连死都在一起。

  小说到此也就结束了。

  整个故事并不复杂曲折,大量笔墨都在描写主人公的心理活动,可以说,爱让他们重生,“性”让他们活得真实。

  可惜的是,这样一段以死亡为终点的爱情故事,并没有换来多少读者的同情,归其原因,大概是他们的爱太不真实了吧。

  罗翔曾经说过,爱如果只是一种感觉,那么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也很容易在另一个人身上找到。

  可以说,久木和凛子的爱,是一种抽象的,对某种感觉的迷恋,是虚无中唯一能抓住的稻草。

  试问,如果他们深爱对方,又怎么舍得对方去死呢?

  这种对某种感觉的迷恋,又怎么能算是爱呢?

  既然不是爱,又怎么会长久呢!

  真正的爱不是瞬间的感动,不是对肉体的迷恋,而是恒久的委身。

  真正地爱一个人,就像爱自己,爱生命。

  是一切都消失殆尽后,仍然坚定地选择。

  是余生都与之相伴的强烈愿望。

  最后,我想说说“违背道德”的爱情

  不得不说,凛子是可怜的,她被束缚在了一段无爱无性的婚姻中。

  而这样一个试图逃脱束缚的女性,在道德中却是完完全全的“失败者”。

  她不得不在寻求幸福的路上背负骂名,就连母亲都唾弃她的不贞。

  事情都有两面性,道德不该成为评判日常事情的唯一标准,更不该成为束缚人性的教条。

  如果道德变成一种束缚,变成了有心者绑架他人的绳索,那这道德岂不成了杀人的工具。

  就凛子出轨事件来说,我们作为旁观者,是先尊重道德,还是尊重人性?

  假如这是一则新闻,某已婚女性,38岁,出轨55岁报社主编。

  这会引来什么样的舆论风波,可想而知。

  而凛子会受到多严重的心理创伤,这一点没人关心,人们只会说她罪有应得。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那个制造家庭冷暴力,将凛子陷入冰冷婚姻中的男人,才应该被谴责不是吗?

  当然,出轨是不对的。但随意指责也是不对的。

  这种应当称之为“冷漠的正义感”一直存在于人类文明之中,现在我们叫它——网络暴力。

  所以在我看来,评判一件事情的时候,要先尊重人性,任何行为都有合情或合理的动机,而不是先给他扣上“违背道德”的帽子。

  最后,给这篇文章做个总结吧。

  我从来不觉得人生毫无意义,也从未感到过空虚。我将爱称为人类最伟大的情感,我愿将我短暂的一生,都赋予爱的意义,致死都有爱的能力和被爱的运气。

也喜欢

吴雪雯:曾艳压邱淑贞,得罪导演被打断肋骨,嫁富商后选择退圈

  机缘巧合成为晶女郎   她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