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大丽花事件介绍(黑色大丽花受害者是谁)

  1947年发生在美国洛杉矶的“黑色大丽花案”,可谓是上世纪最骇人听闻的悬案之一。

  年仅22岁的女演员伊丽莎白·肖特(Elizabeth Short)被活体拦腰斩断成两截,全身血液被放空,器官被从体内掏出,腹腔内塞满粪便,面部被割出恐怖的小丑笑容(图片过于血腥,请自行百度或谷歌“黑色大丽花”)。

  死者伊丽莎白是个风姿绰约的黑发女演员,生前喜爱着黑色衣物。因此朋友们给她起昵称为“黑色大丽花”。

  伊丽莎白于1924年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一个蓝领家庭,在家里五个女孩中排行第三。她的父亲伪装自杀抛弃了妻女,母亲独自承担了抚养孩子们的重担。

  伊丽莎白与家里的其他女孩。左二为伊丽莎白

  由于伊丽莎白身患急性支气管炎,为了缓解病情,她独自离家,奔波于气候较为温和的弗罗里达、长岛、洛杉矶和芝加哥。

  她曾在加利福尼亚州隆波克市一个美军库克营地里当文员。她的老板曾回忆说“她是我所见过的最可爱,也最腼腆的姑娘。”由于被军事基地里的一个士官侵犯,伊丽莎白辞掉了这份工作。

  1943年9月,伊丽莎白因低于合法年龄饮酒,而在圣芭芭拉市的一个饭店里被逮捕,并因此在警察局留下照片和指纹。也正是当时留下的这些指纹,让后来被杀害的她身份得以确认。

  伊丽莎白在警局留下的照片

  

  伊丽莎白在警局留下的指纹,为日后她的尸体辨认提供了依据

  在等待法院判决低龄饮酒罪行期间,一位好心的女警将伊丽莎白带回了自己家。判决出来后,该女警给伊丽莎白买了一张回家乡梅德福的车票,并资助她10美元以支付6天行程的餐费。

  在等待法院判决期间,一位好心的女警收留了伊丽莎白,并将她带回了自己家。判决出来后,该女警给伊丽莎白买了一张回家乡梅德福的车票,并资助她10美元以支付6天行程的餐费。

  回家后的伊丽莎白前往迈阿密滩,成为了一名餐厅服务员。她与一位空军士官坠入爱河并结了婚。然而没过多久,她的新婚丈夫所驾驶的飞机在印度坠毁。还沉浸在新婚蜜月中的伊丽莎白突然成了一位年轻的寡妇。

  伊丽莎白与丈夫的合影

  悲伤的伊丽莎白回到洛杉矶,开始了新的生活,并谋求机会成为一名好莱坞演员。或许是为了治愈丧夫之痛,或许是是为了寻求在好莱坞的工作机会,亦或许是为了生存,伊丽莎白开始跟不同的男人约会。据后来警方的调查显示,当时至少有50名男士与伊丽莎白有牵连,其中有25位男士在她死前的两个月内跟她有来往,她每天交往的男士不下4位。

  伊丽莎白与这些男士调情,随他们出去兜风,跟他们住在一起,接受他们的财物。但她总是以自己“仍是女”或是“已经订婚(结婚)”等理由拒绝与他们发生关系。因此案发后,媒体为了博人眼球,纷纷编造各种花边新闻,谣传伊丽莎白是个妓女。而事实却是,她从未与任何男人进行过性交易。

  1946年10月,伊丽莎白搬入好莱坞大佬马克·汉森的“富罗伦萨花园”后,她故伎重演,与汉森调情并索取物,却以“自己是处女”为借口拒绝汉森的求欢。十几天后,汉森厌倦了伊丽莎白的装模作样和贪得无厌,要求她离开自己的豪华庄园。

  根据Piu Eatwell的说法,伊丽莎白搬出汉森的豪宅后,受够了她的纠缠的汉森吩咐自己的跑腿,一个名叫莱斯利·迪伦的年轻男子替自己“甩掉她”。然而汉森没料到的是,这个曾在停尸房工作过,精通给尸体放血的年轻人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他残忍地虐杀了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孩。

  凶手莱斯利·迪伦

  1949年1月,伊丽莎白在她所居住的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阿斯特汽车旅馆(Aster Motel)被人杀害。警方勘查伊丽莎白的房间时,发现地面和墙上洒满了斑驳的血迹和粪便。

  伊丽莎白生前最后居住的阿斯特汽车旅馆

  迪伦将被他斩称两截的伊丽莎白的尸体扔到了洛杉矶南部的一块空旷的草地上。第二天清晨,她的尸体被路人发现,惊慌的路人迅速报了警。

  

  伊丽莎白尸体被发现的现场照片

  一位与伊丽莎白来往密切的售货员认出了她的钱包,从而帮助警方初步确认了伊丽莎白的身份。他也是伊丽莎白生前最后接触的人之一。

  由于汉森的名字被伊丽莎白写在了自己通讯录的首页,警方很快发现了好莱坞大佬汉森与伊丽莎白间的关系。出于各种原因,警方排除了汉森的嫌疑,并未就他与伊丽莎白的关系追查下去。

  在伊丽莎白的死成为美国街头巷尾的热谈时,超过500个所谓的“凶手”向警方自首,而所有的调查都表明,这些来“自首”的人都只是为了免费的食宿而来警局“投案”的。

  伊丽莎白的尸体于1947年1月25日下葬。这个毕生都在寻求一个完美的丈夫和一个温暖的家,渴望着幸福和快乐的女孩再也无法实现她的明星梦了。正如她的母亲所说:“她一生追寻名利而不得。她的眼里只有星光和梦想。美丽、私密和悲伤是她的代名词。从此后啊,这世上再无她的踪迹。”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