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正宇主演的全部电影(河正宇个人资料)

  44岁的河正宇最近有一部新剧《苏里南》高调开播,剧中汇集黄政民和张震等“影帝”级别的“大佬”。

  据悉,这部作品耗资高达1.76亿人民币,却改变不了扑街的结局。

  这是河正宇自去年爆出非法使用麻醉药事件之后,回归的首部作品,却反响一般。

  让人有一种:“千面影帝”遭遇事业、生活滑铁卢的感觉。

  但更为令人惊呆的是,除了他本人深陷丑闻之外,其父、演员金容建的桃色新闻,也一度让人消化不良。

  深扒之下,河正宇一家子的负面新闻,简直可以撑起一部狗血大戏。

  河正宇于1978年出生于首尔,原名金圣勋,父亲金容建、弟弟金英勋都是演员。

  金容建早年是通过韩国公共电视台的演员招募而出道的,虽然年轻时没有大火,但是一直以来都在各种韩剧中做配角,也算脸熟型演员,被外界称为“会长专业户”。

  河正宇的弟弟金英勋比他小2岁,后来以艺名车贤宇出道,演了几年电视剧,也一直不温不火。

  2014年,他宣布了与女星黄宝拉的恋情,女方曾经出演过河正宇执导的电影《许三观卖血记》。

  今年7月,黄宝拉和车贤宇宣布将于年底结婚。

  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河正宇,自小便有了做演员的决心。

  因为家境优渥,他还曾到国外学习电影相关的课程,但是忽然遇到母亲经商失败,赔光了家底。

  父母因此选择离婚,河正宇也受到影响,无奈之下回国学习,期间还在外边的表演班赚钱,勤工俭学。

  据说,那时为了度过家中的经济危机,父亲金容建每天都要做4、5分工作,并用了7年时间,才还清所有的债务。

  每天金容建出门工作时,家中的家务和琐事就都落在了年长的河正宇肩上,多年之后回忆起来,他说当时才看清了现实,也明白了自己有多么普通。

  出道之前,河正宇给自己取了两个艺名:郑泰成和河正宇,并且拿着它们去找父亲,最终金容建选择了后者。

  后来河正宇揭秘之所以选择用艺名出道,就是不希望靠父亲的名气做演员。

  因为长相不算优秀,河正宇在出道之前做了多年的准备,一直以来都在打酱油。

  直到2002年,他才因为拍摄电影《认真生活》而被观众知晓,次年便凭借惊悚片《不可饶恕》,获得了韩国电影评论协会男子新人奖。

  不过,河正宇真正被观众认识,是因为出演了金基德执导的文艺片《欲望的慌容》。

  很快,不少剧本纷至沓来,他又慧眼识珠般地选中了《追击者》。

  在这部作品中,河正宇将一个xing无能的杀人狂魔诠释得淋漓尽致,自此,他也走上了“千面影帝”之路。

  也是这一年,河正宇经过演员金基石的介绍,结识了女模特具恩爱。

  当时,他还曾经表示,非常认真地对待这段感情,并且还计划着与女方步入婚姻的殿堂。

  不过到了2012年,他们忽然传出的分手的消息,理由是艺人分手常用的“聚少离多”。

  还有知情人爆料,河正宇分手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平息悲伤的情绪。

  但事实上,这之后,河正宇的绯闻并不少。

  在和具恩爱相恋的四年中,河正宇又先后拍摄了《黄海》《柏林》和《恐怖直播》等作品,用过硬的演技挤入“韩国国宝级男星”的行列。

  2011年,河正宇与孔孝真因为拍摄《恋爱小说》《577计划》等作品,传出绯闻。

  当时的孔孝真也刚刚结束了与前任男友柳承范持续了10年的感情。

  面对大众的质疑,女方在《577计划》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此事,并表示,与河正宇之间只是普通朋友,还夸他非常细心,是个很好的人。

  随后,河正宇又在《柏林》和《暗杀》两部电影中,与女星全智贤有过良好的合作。

  诸多影迷入戏太深,甚至一度希望他们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擦出火花,成为情侣。

  不过当时的全智贤早已与韩服设计师李英熙的外孙、时尚设计师李贞宇之子崔俊赫,举办了婚礼。

  在宣传电影《暗杀》时,她还宣布怀孕了。

  而也许是为了宣传作品,总是沉默寡言的河正宇忽然在节目上告白全智贤,还称“她是自己心中的女神”,并且表示自己真的爱过她。

  不过这句话随着电影的热度过去,也就烟消云散了。

  那之后的河正宇,再也没有传出感情方面的动态,但是在演技方面,仍旧是可以“封神”的存在。

  2015年之后,他又陆续拿出了《小姐》《隧道》等作品。

  尤其是《隧道》中,他一个人挑战在密闭空间,唱足了“独角戏”,以一己之力完成了出色的表演。

  近几年,河正宇也不算高产,但是每年拿出的作品,还算有质量保证。

  就在大家以为“千面影帝”会一直这样扎实稳健地走下去时,他却忽然陷入了吸D事件之中。

  2020年,河正宇忽然被韩媒爆出,在首尔江南的一家整形医院,以弟弟车贤宇的名义多次购买一种违jin药物。

  当时还有媒体报道称,他曾经多次与财阀高层一起吸D,推测的总数多达10多次。

  甚至还有医院的工作人员爆料称,他因为注射的次数过多而产生了耐药性。

  对此,河正宇方面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治疗身上的疤痕,才去医院的,并且当时只是在院长的判断下施行了睡眠麻醉。

  但事实上,在法庭上,其律师亲口又承认了他在非医疗需要的情况下注射了药物,可谓现场打脸。

  最终,jian方他以处罚1000万元韩元罚金,了结了此事。

  而就在这件事妥善解决了前一个月,其父金容建也被爆出桃色新闻,并且还以75岁高龄,再度为河正宇生下了一个亲弟弟。

  此事,还因为金容建逼迫女友打胎,而被告上了法庭,令人大跌眼镜。

  金容建前几年,曾在《Doctor异乡人》《Kill Me Heal Me》等热播韩剧中饰演总统、父亲或爷爷的角色,因此被挂上“会长专业户”的标签。

  他还曾经参与《花样爷爷》《我独自生活》等综艺节目,并且被其他小辈演员成为“教父”,足见在韩娱圈中的地位之高。

  不过,2020年8月,金容建忽然被一位自称为A某的女士爆料,称自己一直是他的秘密情人。

  两人初次相遇是在2008年,当时A某才24岁,而金容建比她大了39岁之多。

  在某电视剧中的派对上,他们相识后便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直到2020年3月,A某发现自己怀孕,便去找金容建商量。

  没想到的是他二话不说便反对孩子出生,理由是“自己76岁了,没有办法照顾”。

  但是A某却坚持生下孩子,所以双方的大战一触即发,直到女方将事业捅了出来,还以强迫duo胎未遂罪起诉了金容建。

  面对舆论掀起的轩然大波,金容建出面回应称一切都是“误会”,但A某却选择硬刚,并爆了更多男方的黑料。

  当时A某还表示金容建的声明中有诸多与事实不符的地方,甚至还对自己实施了暴行。

  就在这件事陷入焦灼状态时,两人却以迅速和解的方案,上演了一个大反转结局。

  在A某控诉对方的10天后,两人便在某处私会,以金容建道歉为主要的方式,和解了。

  当时律师出面回应,称:

  “A某并没有奢望什么特别的东西,只希望能说一句温暖的话罢了。双方通过真诚的对话消除了误会。”

  而这件事的发生,也直接导致河正宇身上也被蒙上了一层忧郁的气质。

  还有人扒出父子俩在几年前上节目时的一段对话,当时河正宇给父亲推荐了一部叫作《寂寞拍卖师》的电影。

  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个70多岁的大叔和20多岁的年轻人相爱的故事。

  后来还有人分析,可能是河正宇当时就知道父亲的私生活比较混乱,还在节目中“内涵”金容建。

  其实早年,他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与父亲之间的交往就是亲切而疏离的,年轻时有做演员的梦想,也只能和母亲倾诉。

  经历了父亲和自己接连丑闻的爆发,“千面影帝”河正宇在观众眼中的滤镜,逐渐碎掉。

  近几年,大家就可以发现,自从《隧道》之后,河正宇拿出的作品反响都一般。

  《白头山》《衣橱》等评分不高,最近的一座奖杯,也是2013年的“百想艺术大赏”。

  2020年,韩媒曾经报道过程,他本来计划要拍摄三部作品,但是均因各种原因停滞了。

  如今,他终于凭借《苏里南》回归,又落得个扑街的下场。

也喜欢

吴雪雯:曾艳压邱淑贞,得罪导演被打断肋骨,嫁富商后选择退圈

  机缘巧合成为晶女郎   她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