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犀牛经典台词(恋爱的犀牛表达了什么)

  2月14日-15日,孟京辉经典戏剧作品《恋爱的犀牛》再次登临鹭岛,将在闽南大戏院开启新一轮的全国巡演,该话剧是当代中国戏剧的一部重要作品,其叙述风格、表演方式和舞台设计独树一帜,被誉为“永远的恋爱圣经”。此次将由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最年轻的演员组当纲演出,在《恋爱的犀牛》开演23周年之际,为鹭岛观众再现经典的同时也将注入当前时代下的新思考、新演绎。

  “当代中国戏剧旗帜性作品” 首演至今23年的经典

  话剧《恋爱的犀牛》是知名戏剧导演孟京辉的代表作之一,1999 年其作为先锋话剧被搬上舞台,今年已经是该剧演出的第 23年,据不完全统计共演出了 2600 多场,主演代表诸如:郭涛、吴越、郝蕾、段奕宏、齐溪等相继走红并成为演艺圈的中流砥柱。据悉,《恋爱的犀牛》是中国演出场次最多、演出地域最广的戏剧代表,不仅如此,该剧还曾走访美国、意大利、法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它的剧本也有包括英文、法文、韩文等众多外文译本。

  《恋爱的犀牛》讲述了年轻的犀牛饲养员马路爱上了他的女邻居明明,对方却表示并不爱他。这份执着的感情让马路坚信自己是明明最终的归宿,他抱着这份执着深陷绝望的漩涡,最终马路以爱情的名义绑架了明明,并在这个犀牛嚎叫的夜晚献上了一份真心。

  先锋剧场拓荒者 孟京辉的革新与坚守

  作为该剧导演的孟京辉,其初创剧作《秃头歌女》、《等待戈多》彰显了对于传统戏剧的反叛和对抗,他以辛辣、批判的戏剧功底,为戏剧舞台的多元化局面注入新的活力,成为先锋戏剧的拓荒者。先锋戏剧拒绝把观众当做上帝,孟京辉也一再强调不能为了观众的品位而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因此《恋爱的犀牛》剧中的部分台词由于对性的描写过于直白露骨,丧失了大众的审美意味,但这也体现了导演的艺术坚守。

  不过作为一部经典的先锋戏剧,其剧本先后改编9次,在舞台艺术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探索。随着一次次改编,舞台背景从象征和谐与美满爱情的月亮窗演变成了偌大、飘逸的白色塑料布,借此象征着造成人们神经紧绷束缚的玻璃窗户的打破。而这一切都是当前时代下社会发展加快的结果,伴随着“月亮窗”的打破,这部戏剧与观众之间的“第四面墙”也应声而裂,由此呈现出孟京辉在时代背景下的革新。

  荒诞外表下的现代爱情 坚守内心最纯粹的意识

  在《恋爱的犀牛》中,我们能看到主人公偏执到有些荒诞的求爱举动,但是这些举动下呈现的则是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代社会,对物质至上的利己主义的反对。那些都市下普通甚而世俗的人,会因为“疯狂的爱情 ”而被赋予某种脱俗的光环,变得有力量、有魅力起来。因此男女主对爱情偏执追求的背后就是“认清自我 ”“坚守发自内心的最纯粹意识 ”。

  剧中,男主马路追求女主明明无果,很多人要他放弃,而他听从内心最真实的意愿坚持下去了,并直指“真实的意愿就是生活的意义”。表面上这部剧是在讲一个关于爱情的桥段,没有前因也没有结局,它高举的主题思想是“爱,可以帮助你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 ”,实际上观剧到最后,会感悟到这里的“爱”不仅仅是指爱情,是广义上的爱,是发自内心不计较结果地去付出,它实则是一种当代人渴望并需要的力量、能量。

  它偏执的荒诞外表下其实迸发着“向生活做抗争,向命运叫板”的勇气与魄力,以“不甘于过行尸走肉的日子,要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活 ”的主题思想点燃观众。男女主看似不计回报的执拗,去爱着不爱自己的人,也是创作者试图通过这种戏剧冲突来表现他们坚守自我、坚持以个人意志去向命运做抗争的精神内涵,借此鼓励大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做主宰自己命运的主人。(谢钰涵)

也喜欢

吴倩莲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吴倩莲现状)

  她是刘德华最想合作的女演员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