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电视剧(基督山伯爵译本哪个好)

  《基督山伯爵》作为一本畅公版图书,国内译本众多,挑选了一些常见版本,节选了其中的几段翻译。可以根据自己喜好挑选,我个人更偏好周克希的译本。

  一本书是否吸引人,好的开头起到重要的作用。首选节选的小说开头第一章的前几段。

  第一章开头

  周克希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圣母瞭望塔值班员发出信号,示意有船进港。法老号抵达士麦那后,途经特里雅斯特、那不勒斯返航了。

  领港员照例迅即登艇驶离港口,绕过伊夫堡,在莫吉翁海角和里翁岛之间登上大船。

  李玉民

  1815年2月24日,从士麦那起航,取道的里雅斯特和那不勒斯的三桅帆船法老号,驶近马赛港,加尔德圣母院上的瞭望员发出信号。一名领港照例马上驾艇离开码头,绕过伊夫狱堡,要在莫尔吉永岬和里永岛之间登上大船。

  蒋学模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避风堰瞭望塔上的守望者,望见了从士麦拿经过的里雅斯特和那不勒斯来的三桅大帆船埃及王号。瞭望塔上发出了讯号,并立刻派出一位领港,绕过伊夫堡,在摩琴岬和里翁屿之间上了船。

  郑克鲁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保安警察队所属的“圣母”了望塔发出信号,来自斯米尔纳 ,途经的里雅斯特和那不勒斯的三桅帆船“法老号”驶近了。

  同往常一样,一个领港员随即从港口出发,在摩尔吉荣海角和里雍岛之间靠拢了这艘帆船。

  第二章开头

  周克希

  我们先撇下被仇恨精灵撩拨得妒火中烧的唐格拉尔,让他兀自在船主的耳边嚼舌头,说同事的坏话。且说唐戴斯在卡讷比耶尔大道走到头,来到诺埃伊街,然后走进梅朗巷左边的一座小楼,沿着阴暗的楼梯一口气跑上六楼。他一只手扶着栏杆,另一只手按住狂跳的心口,停在半掩的房门跟前。从门缝里一眼便看得到房间那头的墙壁。

  李玉民

  丹格拉尔嫉恨得如何咬牙切齿,还极力向船主讲他同事的坏话,这暂且不表。且说唐代斯从头至尾穿越大麻田街,踏上诺阿伊街,再拐进梅朗林荫道,走进左侧的一栋小楼。楼道里非常昏暗,唐代斯一手抓住栏杆,一手按住狂跳的心口,飞快登上五楼,在一扇半开的房门口停下脚步。这就是他父亲居住的斗室。

  蒋学模

  我们暂且放下不谈邓格拉司如何心怀着仇恨的情绪,竭力在船主摩莱尔的耳边讲他同事的坏话。且说邓蒂斯横跨过卡尼般丽街,顺着诺黎史路折入米兰巷,走进靠左手的一家小房子里。他在黑暗的楼梯上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按住他那剧跳的心脏,急急地向上奔了四层楼梯。他在一扇半开半掩的门前停下来,那半开的门里是一个小房间。

  郑克鲁

  我们暂且放下不谈邓格拉司如何心怀着仇恨的情绪,竭力在船主摩莱尔的耳边讲他同事的坏话。且说邓蒂斯横跨过卡尼般丽街。顺着诺黎史路折入米兰巷,走进靠左手的一家小房子里。他在黑暗的楼梯上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按住他那剧跳的心脏,急急地向上奔了四层楼梯。他在一扇半开半掩的门前停下来,那半开的门里是一个小房间。

  第三章开头

  第三章开头最后村庄名称,英文版是“Catalans”,加泰罗尼亚目前公认的中文译名,周克希版本更加准确。

  周克希

  两个朋友一边喝泛着泡沫的拉玛尔格葡萄酒,一边竖着耳朵望着远处。百步开外,一座被烈日和寒风消蚀得光秃秃的山冈背后,就是加泰罗尼亚村。

  李玉民

  两个朋友一边畅饮冒着气泡的马尔格酒,一边眼睛张望远方。百步开外,在一座被风吹日晒剥蚀得光秃秃的土丘后面,便是卡塔朗村。

  蒋学模

  那两位朋友一面喝着起泡的梅尔姬酒,一面竖起耳朵,注视着大约百步以外的一个地方。那儿,在一座光秃秃的、风雨剥蚀了的围墙后面,便是迦太兰人的村庄。

  郑克鲁

  这两个朋友目光注视着天际,尖起耳朵,畅饮着冒泡的玛尔格葡萄酒;离他们百步以外的地方,在一座光秃秃的、被太阳和米斯特拉尔风剥蚀的小丘后面,耸立着卡塔卢尼亚人的村庄。

  个人更偏向周克希译本,尤其是开头第一段译文,他的版本读起来最轻松且意思表达更明确,其他几个版本都有点绕。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