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彪演的电视剧有哪些(傅彪什么原因怎么走的)

  2005年8月30日,于张秋芳而言,是黑色的。

  那天,她深爱的丈夫傅彪,不幸因癌离世。

  她的心一下被掏空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刻来临,张秋芳还是无法抑制的悲伤和不舍。

  那个最爱她的男人去了,从此阴阳相隔。

  张秋芳不顾他人的阻止,她弯下身子,一遍遍地亲吻傅彪的额头、眉眼和嘴唇,她要把她的彪子永远刻在心里。

  张秋芳和傅彪是影视圈有名的模范夫妻,1999年曾被评为北京市100对恩爱夫妻。他们在一起相濡以沫了16年。

  可是病魔却让幸福戛然而止。如今,16年过去,每当看到屏幕上出现傅彪的形象,张秋芳都很欣慰,她说彪子是在用另一种方式陪着她呢。

  是啊,就像那本《印记》封面写的那样:至今,他们依然彼此呵护着。

  梦开始的地方

  1966年,张秋芳出生于北京一知识分子家庭,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倍受宠爱。

  那年,不满19岁的张秋芳考取了空姐,飞国际航班。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可是却遭到父母的反对。

  正巧,1984年春天,中央戏剧学院铁路班招生,赋闲在家的张秋芳陪着表哥去考试。

  真是应了那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只是去陪考的张秋芳成了那20个录取的幸运儿之一。

  当时,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有一定的表演基础,唯独张秋芳是高中毕业考进来的,她对于表演来说,还是一张白纸。

  没有人愿意去陪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搭戏,张秋芳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看着同学们排练。

  正当她为完成作业发愁的时候,一个圆脸,身材魁梧的男生拿着教材走了过来。

  “嗨,我想拍《骆驼祥子》,缺个虎妞,你敢不敢试下?”

  这个男生就是傅彪。当时,年轻、漂亮的张秋芳是他们班年纪最小的,眼见张秋芳在排练上遇到了困难,这让一向有侠义心肠的彪哥看不下去了。

  于是,他主动伸出了手。

  “来,拿着,咱俩对对词。“傅彪一屁股坐到了张秋芳旁边。然后一边做示范,一边纠正张秋芳的对白语气。

  在傅彪的指导和示范下,豁出去的张秋芳在汇报表演中,让人看到了这个小姑娘的勇气和灵气。她的第一次表演作业终于过了关。

  傅彪当时已经拍了几部戏,对表演有了自己的理解。

  虎妞和关三爷的合作,是张秋芳和傅彪缘分的开始,铁路文工团也成了他俩梦开始的地方。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安排她和傅彪相遇相知相守。

  傅彪很幽默,爱和同学们讲笑话,张秋芳是其中最捧场的那一个。她每次都笑得最响亮,最肆无忌惮,有时,连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有张秋芳这样一个忠实的粉丝,傅彪很是受用。他越发地讲得生动有趣,这让张秋芳经常笑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傅彪很快就沉醉在张秋芳的笑容中。他喜欢上了这个喜性、不做作、率真的姑娘。

  定情的海参

  随着接触的增多,张秋芳对傅彪的了解越来越深。

  她对这个单眼皮、小眼睛、笑起来像个弥勒佛的男同学心生了好感。

  在听了傅彪讲述他在大兴安岭拍戏的经历后,张秋芳不由心疼起傅彪来,她觉得傅彪过得太苦了,她想要帮助他。

  张秋芳就把家里带来的牛奶鸡蛋一骨碌全贡献给了傅彪,并命令他吃下去。

  傅彪是北京爷们,他怎么能安心享用女孩子的东西呢。可是张秋芳的好意又无法拒绝。羞涩的他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对芳芳好。

  他偷偷将自己2块钱的希尔顿换成了6毛钱的长乐,也不去参加朋友聚会了。从此,张秋芳的衣柜里总会多出些大白兔、果丹皮、山楂等零食。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张秋芳和傅彪之间有一种暧昧的情愫流动着,谁也没有先打破。

  人多的时候,他们如往常一样聊天,一起去街上体验观察,一起合作小品。

  但一旦两人单独在一起,对视的眼神很快就会挪开。唉,好怀念以前的坦荡。张秋芳低着头,脚画着圈圈,在心里嘀咕道。

  或许是为了缓解尴尬,在一次西单观察生活中,傅彪叫上了他的铁哥们。

  晚上,傅彪请他们吃饭,专门为张秋芳点了一盘8块钱的海参,他哥们一块海参没吃上,只埋怨傅彪重色轻友。

  在回去的路上,有所预感的张秋芳心里像一只小鹿乱撞,她东张西望,不敢直视傅彪的眼睛。

  突然,傅彪轻轻地抓住了张秋芳的手,张秋芳能感觉到傅彪的紧张,他的手心滚烫,微微颤抖着。

  大脑一片空白的张秋芳任由傅彪握着她的手,她知道自己脸红了。于是,故作大方地将手抽离了出来,两人相视一笑。

  傅彪如释重负,他将手插进裤兜。然后,郑重其事地告诉张秋芳:“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吃海参吗?海参——海深,我希望我们的感情似海深。”

  当时,他们一个月的津贴只有25块,这一盘海参就吃掉了傅彪三分之一的工资。张秋芳埋怨傅彪大手大脚,傅彪憨厚地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傻呵呵地说道:“值得!”

  一盘海参让两人的感情突飞猛进,他们恋爱了。

  你是我的丫头

  由于和剧团签订的有“5年不谈恋爱,5年不分房“的协议,他们的恋爱是偷偷谈的。

  傅彪家住在总后的家属大院,他是在“石光荣”似的家庭中长大的,上面有三个疼爱他的姐姐,父母也很开明。

  张秋芳第一次到傅家做客,是和一大群同学一起。傅爸爸是山东人,热情开朗;傅妈妈是宁波人,善良贤惠。

  傅彪的性格结合了父母的优点,既有北方人的豪爽大气,也有南方人的细腻温柔。

  傅家人对张秋芳的印象不错,落落大方的她很快赢得了傅家人的好感。为了方便上学,傅妈妈邀请张秋芳周末住进了傅彪三姐的小房间。

  他们在父母的眼皮底下谈了四年恋爱。

  从学校到家里的一路,他们的手都紧紧握着,辗转几趟公汽,拥挤中闻着彼此的体香,再远的路他们都不觉得漫长。

  傅彪第一次登张家门是自来熟,他夸张妈妈做的炒饼好吃,跟张爸爸说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尽管喊他来干。

  张爸爸一眼看穿了傅彪的小心思。

  在张妈妈生病后,傅彪成了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张家人的认可。

  1989年1月22日,23岁的张秋芳嫁给了26岁的傅彪。为了不让他最爱的芳芳受委屈,傅彪买了席梦思,自己设计打了新家具,买了金戒指,还请了摄影师拍下了张秋芳美丽幸福的时刻。

  婚礼是在总后招待所办的,简单而隆重,亲朋好友来了6桌。

  婚后他们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愉快而甜蜜着。不论是傅彪还是公公婆婆,都把张秋芳宠上了天。无论小两口多晚回家,都有热饭菜可吃。

  张秋芳也像女儿一样真心对待两位老人,在一起住的十年间,他们没有红过一次脸。

  1991年,儿子傅子恩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更多的欢乐。

  傅彪对岳父也很孝顺,在岳父病重的那些日子,他做到了一个儿子都未必做得到的事。

  岳父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傅彪担心张秋芳悲伤过度,他就把张秋芳搂在怀里,听她絮絮叨叨地讲述父亲的往事。

  傅彪总是爱怜地亲亲她的额头,告诉她:“丫头,没事,你还有彪子呢。”

  在傅彪给予的父亲般的温暖和宠爱下,张秋芳从悲痛中走了出来。

  最恩爱的夫妻

  婚后,傅彪在说唱团的事业一直停滞不前,一个月拿300块工资。

  而这时张秋芳已经是话剧团的台柱子。凭着姣好的外形和出色的演技,张秋芳的片约不断,她的收入是傅彪的N倍。张秋芳悄然承担了家里的一切开支。

  傅彪心里很憋屈,他觉得让一个女人冲锋在前,他算什么男人。

  正当他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打乱了他的计划。

  傅彪有个朋友项目需要集资,游说傅彪帮他担保,大家看在傅彪的面子上,很快凑齐了30万。可是这朋友辜负了傅彪的信任,他带着集资款跑了。

  面对朋友的背叛和留下来的烂摊子,傅彪默默地认下了这30万的债务。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跟张秋芳交待这件事,张秋芳在傅彪炒菜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她贴着傅彪的背,轻声说道:“彪子,咱俩是夫妻,有什么事咱俩一起扛。“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为了尽快还债,傅彪加入了广告公司,他从月工资500的业务员做起,一步步做到了业务副总。

  傅彪将他的义气和豪爽用到了酒桌上,几乎每天回家都是醉醺醺的。这种不规律的生活给傅彪的身体埋下了隐患。

  面对辛苦的丈夫,张秋芳只要在家,就会给傅彪熬一碗醒酒汤,然后脱掉傅彪的鞋袜,帮他泡脚。有时候,听到傅彪的呓语“老婆,我不想喝酒,我想演戏。”张秋芳不由得一阵难过。

  他们用了6年的时间终于将30万还清。那些年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却也幸福。

  张秋芳一直对那杯寒冬腊月的草莓记忆犹新,那是同剧组的演员从南方带来的,傅彪没舍得吃,连夜给张秋芳送了回来。

  看着傅彪被冻得通红的脸,张秋芳心疼超过了欢喜。

  1999年,北京市评选出100对恩爱夫妻,张秋芳傅彪夫妇榜上有名,为了表彰和宣传需要,已结婚十年的张秋芳傅彪才去补拍了婚纱照。

  照片中的两人笑得是那么甜蜜。对傅彪来说,家人的幸福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他说他喜欢看张秋芳开怀大笑的样子。

  大器晚成捧金鸡

  债务还清后,傅彪又回到了他热爱的表演事业中。他仔细揣摩人物的性格,给人物设计造型和动作。

  都说是金子总会闪光,努力终会被看见。

  1995年,傅彪在张艺谋导演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中扮演黑社会老三。他从同剧组的李保田、李雪健等前辈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对于表演,他变得更加从容,知道从哪里使劲了。

  傅彪迎来了他表演事业的春天。他和赵宝刚、李少红导演在电视剧中有过合作。爱戏如命的他精心为《大明宫词》中的武攸嗣,设计了山西方言。

  那个悲剧人物被傅彪演绎成了一个生动鲜活、憨态可掬的小男人形象。

  一句“额看腻是因为腻好看”一下风靡了全国。

  1999年,冯小刚拍《甲方乙方》选址309医院,这是傅彪的根据地。

  制片主任陆国强和傅彪是好朋友,他把外联的事全托付给了傅彪。傅彪当起了一个尽责的场务,他帮剧组在食堂订吃的,还帮着把一笼笼的包子从一楼抬到四楼。

  冯小刚对这个憨憨的胖小伙印象不错,听说傅彪是学表演的,就将剧中张富贵夫妇的角色给了傅彪夫妇。

  随着《甲方乙方》的成功,傅彪成功地进入了冯家班,成为了黄金配角。他越来越忙,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连一家三口好好在一起吃顿团圆饭都成了奢望。

  《没完没了》中冯小刚为傅彪量身设计的陆大伟一角,大获成功,连时任北影厂厂长的韩三平都对傅彪的演技赞不绝口,拍着傅彪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要火了。”

  后来,傅彪又塑造了很多家喻户晓的角色,他的演艺之路越来越宽。

  2001年,38岁的傅彪凭借《押解的故事》中出色表现,获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在领奖台上,他一番充满智慧和幽默的获奖感言,让全国人民一起分享了他的快乐和喜悦。

  他,傅彪,抱得金鸡归。

  为了能让傅彪安心拍戏,张秋芳选择退圈,回家做起了家庭主妇。她照顾年迈的公婆,做着儿子的陪读,把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

  夫妻二人共同为他们的小家努力着。

  2004年,他们在北京昌平郊区贷款购买了一套别墅。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成了房奴,每个月第一件事就是存钱到还款账户上面。

  孩子大了,父母安康,傅彪事业有成,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两次肝移植未能创造奇迹

  老天爷见不得人幸福,它很快对张秋芳和傅彪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2004年8月的一个晚上,傅彪因腹部疼痛难忍去医院检查,结果一个晴天霹雳砸在了张秋芳的头上。

  “肝癌晚期,如果不采取任何治疗措施,病人生存周期只有两三个月。”

  那天,张秋芳的世界坍塌了,天空在她眼里成了灰色。在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的时候,这个坚强的女人早已做好了决定,她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她的丈夫,她要延长他的快乐。

  张秋芳请求医生给开了个炎症的诊断书,让傅彪和家里的老人放心。她自己则是发动一切资源为傅彪寻找最佳的手术方案。

  那个被傅彪一直当丫头宠爱着的张秋芳一夜成长起来。从傅彪生病的那天起,张秋芳就代替他成为了这个家的一片天。

  她全部的身心都用在照顾傅彪身上,她不想让傅彪知道真相,宁愿自己躲在没人的角落里哭泣。一向腼腆的她叫傅彪宝贝儿,无时不刻都表达着她的爱恋。

  可她哪里知道,对于父母都在309医院工作过的傅彪来说,知道自己的病情并不难。可是为了怕张秋芳担心,他也就一直装做不知道。

  两个演员为了爱人互相演着戏,只为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快乐。

  2005年1月12日,傅彪站在新浪网“年度感动艺人奖”的领奖台上,紧咬着嘴唇,攥着拳头用力地挥挥手,哽咽着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演员该做的事,我何德何能在新泿网上接受了上万条祝福。谢谢大家!”

  未曾等他说完,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有观众大声喊道:“傅彪加油!”

  傅彪眼圈红了,可他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举起奖杯向观众致意。

  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张秋芳以及傅彪影迷的心里。

  短短一年时间内,傅彪接受了两次肝移植手术,手术都很成功。可是张秋芳期待的奇迹没有发生,癌细胞还是很快扩散了。

  2005年7月29日,高烧不退的傅彪被送进了武警总医院,他最后的时光都留在了那间病房。

  张秋芳谢绝了医院提出的切管上呼吸机的抢救方案,她想让彪子少一些痛苦,有尊严地走。

  8月22日,傅彪已不能说话,他用眼神一一和亲友告别。

  儿子傅子恩握着他的手,向他保证,会努力学习,长大了好好工作,照顾好妈妈。

  傅彪吃力地点点头。

  28日晚,一直昏昏沉沉的傅彪,突然比往日都清醒,他那温和的眼神一直望着张秋芳。

  29日晨,傅彪陷入昏睡中,再也没能醒来。

  2005年8月30日,被病魔折磨了一年的傅彪,在家人朋友的守护中,笑着离开了这人世间,享年42岁。

  张秋芳的心碎成了八瓣。

  她轻轻地握着傅彪的手,帮他修剪指甲,用酒精棉签将指甲周围清理干净,又用棉签在他耳朵里轻轻一扫。

  这是傅彪平时最喜欢让张秋芳为他做的事,只不过以后都没有机会再做了。

  她亲吻傅彪的的额头、嘴唇,然后轻声地说:彪子,你放心,一切都放心,不要怕,记着,向着有光亮的地方走,记住我永远爱你。

  2006年2月15日,张秋芳带着她和傅彪亲笔撰写的自传《印记》,出现在公众面前。久未露面的张秋芳面带微笑,略施粉黛的脸上透着坚强。当读到告别的那一幕,张秋芳泪流满面。

  最贵重的礼物

  失去爱人的张秋芳,在回到家之后,一度哭到睁不开眼。

  到了晚上突然发现儿子不见了。

  张秋芳发了疯似的到处找,最终在傅彪常坐的摇椅上,发现了他。

  那晚,傅子恩安慰着妈妈,他说爸爸的灵魂去了天堂,他在天上看着我们。

  失去父亲的傅子恩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这么长大了。

  在追思会上,面对傅彪生前的诸多好友,傅子恩深深地鞠躬表示感谢。他说爸爸终于解脱了,他有整整一年时间没这么放松了。我们没有理由伤心,应该为他高兴。因为他的人生是伟大的。

  傅子恩超越同龄人的懂事让张秋芳既心酸又欣慰。

  本来,说好初中毕业后就送他去留学的,可傅彪家里当时还欠着200万的房贷,一时间竟然拿不出给他留学的40万。

  那时候演员的片酬不像现在,动不动就日薪208万,200万对张秋芳来说压力的确大了点。

  懂事的傅子恩和妈妈说:妈妈,我不去留学了,我在家陪你。

  听着儿子暖心的话语,张秋芳说:不行,你得去,这是你爸爸的心愿。

  幸好,冯小刚等人给的礼金加起来足足有120万,她把这部分钱都交给了银行。

  张国立邓婕夫妇更是直接拿了40万给张秋芳创业。

  葛优也和张秋芳说,自己会照顾好傅子恩。

  这么些年,葛优也兑现了这个承诺,16年来对傅子恩视如己出。

  在葛优的帮助下,张秋芳帮儿子办了留学手续。

  傅彪去世的前几年,张秋芳听不得傅彪两个字,一听就要哭,所以她把自己逼成了机器人,白天看店,中午回家给公婆做饭,晚上学习商业知识。一年之后,张秋芳把店开到了30家,成为有名的企业家。

  后来,张秋芳还入股了陆国强的影视公司,有时,自己也会接拍一些戏。

  公婆见张秋芳这么辛苦,于心不忍,就劝说张秋芳改嫁。

  张秋芳拒绝了,她说:“到哪里找得到像彪子这么好的人。我既然嫁给了彪子,那我一辈子都是傅家人。除非,那个人能接受我带着您们二老和孩子一起。”

  公婆没有再催促张秋芳再婚,而是更加地照顾好自己,不给张秋芳添麻烦。

  如今,傅子恩越来越像傅彪,不论是体型还是性格,都有傅彪的影子。这是傅彪留给张秋芳最大最贵重的礼物。

  傅子聪在高中毕业后回到祖国,报考了导演系,他执导的影片《站住,别跑》,获得了2016年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

  张秋芳来到傅彪墓前,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彪子,咱们的儿子成才了,他是咱们的骄傲,你高兴吗?我好想你,爸妈一切都好,我和儿子也很好,你安息吧。”

  一阵微风拂过,似乎在应和着张秋芳。

  写在最后

  如今,16年过去,张秋芳和傅子恩也能笑谈往事。傅子恩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希望我妈妈快乐,能平静地面对生活的一切。”

  张秋芳则是希望傅子恩早点结婚成家,有个爱他的女孩陪伴,她也能早点做奶奶享受天伦之乐。

  木心先生曾说过:“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人。”

  张秋芳和傅彪在一起只生活了短短的16年,可是张秋芳却愿意用一生来怀念。

  她说那些和傅彪在一起的甜蜜日子,足以慰藉她的后半生。

  张秋芳是不幸的,39岁就永失所爱,天人永隔,经历了太多的痛。

  张秋芳又是幸运的,前半生有父母和傅彪的爱,后半生有儿子的爱。

  她是最慈的母、最贤的妻,最孝的儿媳,最美的女人花,过着平常而美丽的生活。

  她知道,她和儿子过得幸福是天堂的傅彪最想看到的事。

也喜欢

席琳迪翁十大经典歌曲(席琳迪翁最新情况)

  一条流言在网上传播,流言中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