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诫删减了什么(第一诫吓人吗)

  在一个分不清黑与白的世界里,千万不要靠猜的。

  其实两个都是

  影片开头由余文乐饰演的李警官在停车场拦下了开车超速的男人,不知为何男人显很紧张,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开处罚单放男人离开后,余文乐发现这辆车的车尾灯坏了,要帮他修一修,车主在找螺丝刀的时候,他发现了后备箱中所流出的血,打开了后备箱,后备箱小女孩的尸体,开车的男人也意识到秘密即将藏不住了,取出手枪向警官开枪,打中了警官的四肢,他并不想要一枪毙命,他要享受虐杀的快感,关键时刻,后备箱小女孩的幽灵显现出来,给了警察杀死他的机会。

  警察出院后,去见长官,长官首先表彰他所击毙的罪犯是警队通缉已久的逃犯,随后又谈到他所录的口供,口供完整的叙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但长官问他是否要修改关于后备箱小女孩鬼魂的部分,警官选择了拒绝,警长为此生气,将警官调去杂物科。

  杂物科的构成就变为恪守职责、意志坚强的小警察余文乐,穿长风衣、喝洋酒,听黑胶唱片跳舞的老警察郑伊健。虽然有送外卖可爱的小女孩、老警察和充气恐龙跳舞此类的调剂,但电影还是一如既往像所有恐怖片一样以一个所谓的“杂务科”所要处理的种种幽冥诡异事件展开并以闪烁的画面和惊悚的音乐营造了此片的基调。

  起初,余文乐在杂物科所执行的任务,大都是一些杂事,泳池里小女孩的唔咽声,被郑伊健以头发堵住下水口处理,医院病房刚去世的老太太生前经常看的电视,屏幕不停闪烁,夜里突然打开,以不小心接受到隔壁遥控器信号处理。好像杂物科的存在只是为一些不讨喜的警察消耗余生。直到在处理一桩影院据说闹鬼的案件时,真的有鬼出现了,老警察这才告诉他事实,这个世界确实是有鬼的,但是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消息压下去,否则带来的社会后果不堪设想,这个社会都会因此改变。第一诫,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并且影片用了一个国人更加熟悉的恐怖方式,鬼上身,只要通过触摸,鬼就能上身到另一个人身上,原来被上身的人就会变成植物人的状态,并且无法恢复。之后小警察才正式开始了他的工作,杀掉那些世界上的鬼,将第一诫执行下去。

  被鬼上了身的学生模样的女孩儿,看着你拿着圆规朝自己的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戳,戳的这叫一个开心,挑衅的眼神好像叛逆的孩子在父母面前自虐;头发挽头发,六个女孩儿,在带头大姐(鬼上身)的带领下,从楼顶一起坠下,摔为一堆肉泥,跳下那一刻女孩儿那不屑的轻笑,熟悉的似乎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随着做了鬼的连环杀手报复游戏的进行,整个电影的精彩之处到了:它上了一个女警察的身,用枪指着小警察,说出了这一系列事件的缘由:这个鬼就小警察开始打死的连环杀手,他被小警察击毙后,发现当鬼更好玩,怀着生前对少女的痛恨和对小警察的仇恨,他不断鬼上身害人,现在就是要找小警察报仇。当两人厮打,小警察用枪指住鬼上身的女警察时,穿便衣的小警察被两个同事死死的按住,痛苦无奈的看着鬼大摇大摆的离开,等他大声的喊出警员守则,挣脱了那两个白痴同事时,小警察似乎意识到什么了,他疯狂的跑回家里,那有他最重要的人,还是两个。当他拿着枪在家中搜索完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有被他吓坏的老婆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警察和小警察在一个仓库等待最后的决战,两人并排坐好,朝向大门,“总之,谁进来,就打谁”。

  该来的总要来,其实我们也能猜到来的人无非那几个,人来了,是老警察的前妻,小警察举起了枪,老警察拦住他:你给我三分钟时间,让我证明她没有鬼上身。不要怀疑的老警察的智商,音乐响起……我们不妨想象一下老警察看到她前妻进来时的心态:完了,她被鬼上身了。亲手开枪打死她还是亲眼看着她被小警察打死?她死了,我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不如……最后一直探戈跳完,鬼从老警察前妻的身上转移到老警察的身上,小警察痛苦的开枪打死老警察,小警察升为“杂务科”的头。

  小警察回到家中,镜头中她老婆的照片和枯萎的花草映衬显现,小警察和他老婆ML的镜头“交错”闪现,故事不知不觉中开始变幻:在小警察冲回家时,那个被鬼上了身的女警察已然上了她老婆的身,又从她老婆上了小警察的身,留下她老婆一个美丽的躯壳,像没有灵魂的芭比娃娃蜷缩在浴室的角落。上了身的小警察开始了杀戮,杀同事,杀老警察。

  镜头切回小警察的家,小警察坐在床头吸完一只烟,回身把烟摁灭在她老婆的裸被上,美丽的芭比娃娃睁着一双木然的眼睛,一颗眼泪从脸颊滑落。老警察的老婆打着打不通的电话一个人哭泣着离开,后面坐着老警察的灵魂。

  影片的主题就是电影的名字—第一诫,电影的世界里到底有没有鬼呢?显然是有的,但是鬼的存在又会对社会稳定产生严重的影响,所以无论存在与否,鬼都不可以存在于大众语境之中,就变成了一种少部分人秘而不宣的事物。代入我们所处的现实,我们的世界是否也存在”鬼”呢?

也喜欢

《芝麻胡同》严振声最后和谁在一起了?

  《芝麻胡同》的故事时间跨度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