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恋表达意义(布拉格之恋演员是谁)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美国标准收藏The Criterion CollectionDVD版封套

  人类在某些时候也是会对一些有才华的人用双标的态度来看待,比如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年轻的时候就是一枚妥妥的“渣男”,他年轻的时候只要见到剧组中的女星都要“尝试”的,“采花大盗”名声绝不是盖的。

  但大家对这位在影史上三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的演员,似乎对他以往的情史可以“既往不咎”,甚至有人认为那些女星能和他谈情说爱,是她们的幸运!?觉得这是他获得“演技”的一个途径。

  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电影《我美丽的洗衣店/年少轻狂My Beautiful Laundrette》(1985)中的影像

  丹尼尔·戴-刘易斯的传奇之初始于1982年,25岁的他在伦敦的舞台上获得了重大的突破,并在《我美丽的洗衣店/年少轻狂My Beautiful Laundrette》(1985)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窗外有蓝天A Room with a View》(1985)推出后,丹尼尔·戴-刘易斯在英国影坛崭露头角,受到各方的瞩目。

  那时的他却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里的海伦娜·伯翰·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交往起来。

  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电影《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窗外有蓝天A Room with a View》(1985)中的影像

  在拍摄《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之前的这4年,他只到法国接拍过《危情关系Nanou》(1986)这部电影,而且还只是在其中饰演男三号。

  那段时间他好像并不太热衷表演这件事,而喜欢当海伦娜·伯翰·卡特的小跟班来往于各个剧组之间。

  美国导演菲利普·考夫曼Philip Kaufman于1987年3月接到《布拉格之恋》这个电影项目时,就把它定位于这是一部模仿欧洲电影风格的作品,故在拍摄之前,就和投资人决定不用好莱坞的演员,而特意去寻找一些具有欧洲背景的演员。

  左起: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制片人索尔·扎恩兹Saul Zaentz和导演菲利普·考夫曼Philip Kaufman

  因为在《布拉格之恋》的剧本中,性场面的表现频繁且泼辣大胆,一反当时美国电影隐晦含蓄的手法,而欧洲演员在展现自己的肉体和表演这些场景的时候,没有任何负担而且非常真实。

  这同时也解决了如果聘用好莱坞的演员来演的时候,他们就要考虑到自己的形象和以后的市场,还要请替身等一系列的保障措施,而请欧洲演员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丹尼尔·戴-刘易斯是电影《布拉格之恋》中最早被定下来的一位,导演菲利普·考夫曼觉得他很适合小说家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这部小说中布拉格外科手术医生托马斯的形象,并安排丹尼尔·戴-刘易斯专门去学习捷克语,尽管这部电影是以英语来拍摄。

  莉娜·奥琳Lena Olin是一位来自瑞典的演员,她曾参加过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1918-2007)的影片《排演之后Efter repetitionen》(1984)的演出。而在《布拉格之恋》中,导演菲利普·考夫曼认为莉娜·奥琳适合饰演拼命追求独立性的画家萨宾娜。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剧照,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和莉娜·奥琳Lena Olin

  而电影中女招待特蕾莎这个角色到电影开拍的前一周还没有着落,前来试镜这个角色的年轻女星已经有上百位了,但始终还没有一个让导演菲利普·考夫曼满意的人选。

  这时候制片人索尔·扎恩兹Saul Zaentz(1921-2014)的一个朋友和丹尼尔·戴-刘易斯同时向导演推荐了一位法国年轻的女星,她就是23岁的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

  朱丽叶·比诺什在当时的法国已经小有名气,并已经拍摄了两部很有代表性的作品《情陷夜巴黎/激情密约Rendez-vous》(1985)和《坏血/坏痞子Mauvais sang》(1986)。

  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和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在试完镜后,导演菲利普·考夫曼当即拍板朱丽叶·比诺什就是女招待特蕾莎。

  《布拉格之恋》改编自米兰·昆德拉最负盛名的同名作品,《纽约时报》曾评论该作是20世纪最重要的经典之作。

  影片是以“布拉格之春”事件为背景的一部爱情电影,因此也决定了这部电影的浓厚政治色彩。

  1968年春天,捷克斯洛伐克爆发的“布拉格之春”运动挑起了与前苏联的战争。在这水深火热之中,一星半点的人性之光,都会创造出意想不到的奇迹。爱情,正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一束。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剧照

  私生活放荡不羁的托马斯,与他有染的女人不计其数,但只有萨宾娜被他引为知己。一次,托马斯在某疗养胜地认识了纯情少女特蕾莎,并把她介绍给了萨宾娜。

  在萨宾娜的帮助下,特蕾莎掌握了摄影技术,后来,特蕾莎嫁给了托马斯。然而,托马斯风流成性的本性并没有改变。

  这天,托马斯夫妇、萨宾娜与几位友人到饭店用餐,遇见一些政府官员。托马斯写成抨击这些官员的文章投到报纸发表。苏军入侵布拉格,萨宾娜、托马斯夫妇移居瑞士。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剧照,莉娜·奥琳Lena Olin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

  为了谋生,特蕾莎与萨宾娜互相当模特,拍了许多裸体照片。两个女人在一个精心编排的场景中互相拍照,这一幕变成了一场情色芭蕾舞。

  不久,萨宾娜为了摆脱瑞士人弗兰茨(德雷克·德·林特Derek de Lint饰演)带给她的感情困扰,只身前往美国,托马斯夫妇则返回了布拉格。

  托马斯写的文章给他惹来了不小的麻烦,但他拒绝为那篇文章写悔过书,于是被医院开除,夫妇俩不得已去投奔托马斯过去的一个病人——一个住在乡下的老人,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一天晚上,托马斯夫妇与一伙乡亲驾车去邻镇喝酒作乐,回程途中不幸死于车祸。

  男主人公外科手术医生托马斯把爱情和做爱的欲求用是否与对方同床共枕作为区分。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托马斯对待情人萨宾娜和特蕾莎的区别。

  他和特蕾莎的做爱就像是一场欢闹的游戏,只是为了之后的共眠做准备,镜头大多时间对准了他们依偎在一起入眠的景象。而作为托马斯最亲密的情人萨宾娜,他们两人共同出现在镜头前的大部分场景都在赤裸的做爱中度过。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剧照,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和莉娜·奥琳Lena Olin

  电影开场没多久,萨宾娜与托马斯就在镜子前面展现了肉体交合的一幕。

  作家米兰·昆德拉花了大量的篇幅描写萨宾娜和她的另一个情人弗兰茨的关系,影片由于时间限制对此一笔带过,但是在原著中,弗兰茨的存在引发了一系列的两性思考。萨宾娜的出现也使得弗兰茨之前不为人知的性格特征慢慢展现在人们面前。

  萨宾娜与弗兰茨的关系完全不同于托马斯和特蕾莎的爱情。那种关系完全是灵与肉的相互矛盾与排斥的产物。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剧照,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

  改编自名著的电影一向处境艰难,有了原著的珠玉在前,人们的要求就很苛刻,而且文字和影像究竟有很大的差别,摆脱原著来单独地看待影片或许才比较公平。所以如果不去联想米兰·昆德拉所谓的“生命之轻”,撇开小说中的哲学探讨,用轻松的态度去看《布拉格之恋》,这的确是一部相当优秀的影片。

  《布拉格之恋》的整体构架和原著并没有多大区别,但是就电影本身而言,菲利普·考夫曼添加进了无法细数的只属于电影镜头的美感,配上背景若有若无的音乐,伴随长时间的人物面部表情定格,模糊的背景,那真实的历史事件——这构筑人物命运的主线,反而显得苍白而不重要。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剧照

  菲利普·考夫曼拍摄的《布拉格之恋》也许只是米兰·昆德拉小说里的一小部分,但就是这一小部分,化成影像呈现在我们面前时,留给我们思考的问题,就像电影中层出不穷的镜子一样触手可及但又冰凉袭人。

  电影的最后,托马斯与特蕾莎和他们的朋友来到小店喝酒跳舞,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生命将在第二天的早上就要结束,他们在最后狂欢着,喝着酒,跳着舞。

  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和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电影中最迷人的一个镜头出现了,特蕾莎似乎的有点带醉的舞步走向托马斯的时候,她那充满爱意的眼神,幸福的爱意透露在脸上,托马斯拥抱着她走向旅馆的房间,6号,正好对应电影开头两人在小镇的机缘。

  最后一个看起来异常宁静的镜头,却是最震撼人心的。模糊中小路在车轮下无限地延伸,没有尽头。镜头越来越缓慢的推进,特蕾莎甜蜜的看着托马斯,托马斯微笑的看了一下特蕾莎,她在他耳边轻语地问托马斯,你在想什么?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托马斯继续他迷人的微笑,只是淡淡地望向远方,一言不发,幸福的爱情已然铭刻在两人的心中,永不磨灭,就算生命的音符嘎然而止,就算这幸福如此来之不易,也如此的轻易逝去,但却会常存永恒……

  菲利普·考夫曼的这部《布拉格之恋》最主要要表达的是生命中的轻与重,与小说中深厚与凝重的阐述方式不同,导演简单到单纯地用托马斯与特蕾莎之间长久而如战争的爱情,告诉我们这个哲学化问题的答案,特蕾莎对于托马斯的感觉,起初她只是单纯的爱和依赖。

  导演菲利普·考夫曼Philip Kaufman(右)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外景地,正在指导一场前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场景

  导演菲利普·考夫曼很擅长从小说中提炼出最值得宣传的主题出来,在他之后的《情迷六月花/亨利和琼Henry&June》(1990)里展现出的是爱与欲,《鹅毛笔/性书狂人Quills》(2000)则是灵与肉,都是原著小说中的最为重要的一处。

  《布拉格之恋》出现在美国电影表现尺度逐渐转变的年代,它的诞生标志着美国电影重返过去的成熟阶段,因此在美国燃起了成年人性爱的火花。影片讲的是生与死、爱情与责任、道德与权势。菲利普·考夫曼用欧洲电影的风格向美国观众讲述了一个关于爱情的简单故事。

  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和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他打破了米兰·昆德拉小说原有的严谨先锋的结构和深刻的思想论述,却没有将它草率地改编成一部肤浅的爱情剧,而是将政治寓意与情爱故事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以满足不同层次观众的口味。

  米兰·昆德拉的《布拉格之恋》是20世纪最深刻、最有力、最具洞察力的文学作品之一。然而,正如人们已经知道或很快就会发现的那样:小说和电影是完全不同的媒介。

  欧洲的影评人则认为:导演菲利普·考夫曼的视觉是优雅的,雄辩的和神秘的。这是把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直观化的必要条件。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剧照,莉娜·奥琳Lena Olin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

  但这部电影始终无法深入挖掘人物内心深处的情感和矛盾,它只是试图通过大段的情欲场面来展现人物处在时代中的无奈和无助。

  建议在看《布拉格之恋》之前,先了解一下何谓“布拉格之春”。1968年春天,捷克的改革运动如火如荼,并试图脱离前苏联的控制。

  结果以前苏联为首的华约军队入侵了捷克,一夜之间占领了布拉格,扣押了捷克党政领导人。捷克人民愤怒了,他们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前苏联的侵略,很多人流亡国外。

  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剧照

  之后捷克国内进行了大清洗,很多知识分子受到了迫害。这就是《布拉格之恋》的历史背景,也决定了电影的浓厚政治色彩。

  《布拉格之恋》中的演员阵容是让人们至今还难以忘怀这部电影的关键因素。丹尼尔·戴-刘易斯饰演的托马斯有一种超然的气质,这种超脱于环境的气质应该来自于他对周围女性吝于承诺的厌恶。他有一个瘦削的、聪明的面庞,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有贪欲的人。

  对他来说,性似乎是一种身体冥想的形式,而不是与另一个人的剧烈活动。

  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和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1988)中的影像

  那时的朱丽叶·比诺什演技显得有些稚嫩,没有后期作品那种深沉的气质,不过倒很适合特蕾莎这个角色——来自乡间小镇的情窦初开的少女。她试图将自己的爱与爱人的超脱调和起来,这可能是电影的核心。

  而莉娜·奥琳饰演的萨宾娜,拥有一个丰满、性感的身体;无论是大胆的性爱镜头,还是细腻的情感变化,都给人难以忘怀的印象。

  这三位在电影《布拉格之恋》中大胆镜头都是“真枪实弹”,特别是丹尼尔·戴-刘易斯和朱丽叶·比诺什的激情戏,据说导演喊“停”的时候,都依旧旁若无人的状态。也正是这份投入,让两人因这部电影而成为当时生活中的情侣。

也喜欢

梁静茹个人资料简介(梁静茹的勇气表达了什么意思)

  梁静茹的歌曲《勇气》,想表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