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人 (The Curse of La Llorona)影评–神魔泾渭,始于信念说服

  犹记得罗琳的经典着作『哈利波特』系列甫问世之际,

  曾经遭到保守卫教人士的批判,认为故事中所擘划的各种魔法,

  将大大衝击既有西方宗教信仰,

  并咸认为该着作正是某预言中所指、撒旦会披着貌似善良的羊皮再临,

  侵蚀着人类的心灵,从而堕入世界末日的炼狱之中。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悖离广大读者思绪的解读,根本的关键点在于,

  宗教的认知中,神明是不会施予具有目的性的法术,

  有所求的作为,那是撒旦才会提倡的作为。

  截因于一旦有所求,就会产生慾念,则欲求不满的结果,

  将会让个人更加沉疴在专研魔法的层次,而忘却其本来所存在的良善初衷。

  对照东方宗教的说法,有点像是『着相』的概念。

  基于前述的神魔泾渭,您或会发觉,

  每个人对于宗教信仰,总是摆盪于两者之间,

  尤其是那些将宗教事务作为职志的神职人员,箇中的犹疑态度更是明显。

  如同电影中的驱魔者,最早是位笃信上帝的神父,

  但因屡次与难缠恶魔相互抗衡的结果,

  使他开始深觉得,单单凭藉着『信我得永生』、

  『信就对了,切莫质疑』等口号式的教条,

  就像是义和团一般,像是纸煳的,根本无力面对法力高强的恶魔。

  于是乎,心下的宗教信念开始动摇,最终遁入到专研驱魔道法的行列,

  悖离了最高位阶的神祉,回归到相互以魔法对弈的魔道,

  某种程度是种以暴制暴的表徵,却令人浑然不这么觉得。

  何时能够将鐘摆再次盪回信奉神的轨道上,

  或也只有当懂得的法术都用凿、尚且无法对付恶魔之际,

  才会重新想起最初的信仰,再次拾起十字架御敌,

  届时对于神威的无远弗届,才能如顿悟般的真信。

  回归到作为恶魔的哭泣女人,也是相仿的道理:

  因着一时衝动而错手淹死两名爱子,固然蓄积成为一种復仇式的怨念,

  但也得端看鬼魅自我如何去解读怨念的起源。

  从负面的思绪推之,既然我的孩子都死了,我得不到幸福,

  就要让所以家庭的孩子都遭遇不测,藉此破坏每个幸福家庭,

  这是电影中哭泣女人秉持的復仇心态。

  然而,假若从另一角度切入,情绪失控而导致铸下大错,

  理应懊悔不已,而期许莫让憾事发生,

  进而以鬼魅的无穷力量,去捍卫每个遭逢相似情境的家庭,

  成为失和家庭的守护神,这显然应是更为合理的作为吧﹗

  换言之,不是神就必然圣洁,又厉鬼也并不一定指涉邪恶,

  一切都端赖甚么样的信念能够说服人心所致。

也喜欢

我要准时下班 (わたし、定时で帰ります)剧评–当准时下班成为一种奢求…

  为什么那么多人梦想当公务员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