铳梦 三部曲 剧情介绍

  前言

  本文是一篇推荐文,写得稍长,不是我自己喜欢的风格,但我想尽量写得详细,让平时没有时间去看漫画的朋友能尽可能多的了解《铳梦》这部神作。

  本系列一共分为三部:分别为《铳梦》、《铳梦LastOrder》、《铳梦火星战记》,本文主要介绍最经典的第一部,后面两部呢,跟很多日漫的续作一样,可看可不看。

  在这部漫画横空出世的年代(1991年),市面上还鲜有以女性机械人为主角的漫画(EVA动画是1997年出品),即使靠御姐草薙素子独力支撑公安九课的《攻壳机动队》,作者士郎正宗先生所花费的笔墨也远远木城雪户没有这么多,木城在这部漫画《铳梦》中,几乎每一页都会画主角阿丽塔,这显示出了一种执着的深爱,这种深爱后来又延续到了卡梅隆安东尼身上,因此在拿下版权十三年后,这位国际大导演还是念念不忘,最终如愿完成了电影版《战斗天使:阿丽塔》。

  这位粉丝不多但质量很高的女性机械人,在漫画第一部中叫凯丽,漫画LastOrder中叫加里(存在翻译问题),火星篇叫剃刀阳子,电影中叫阿丽塔。在第一部故事章节里,死亡球比赛上叫99号,萨雷姆佣兵时期称为Tender,马借叛乱军时期被称为机甲新娘,复制人时期被战地记者称为战争天使,名字实在是有点多,无论你喜欢哪个称呼,本文中我们统一用阿丽塔来称呼她吧。

  这部神作有极具想象力的故事内核和细腻的人物感情表达,不同于攻壳机动队中执拗的对Shell和Gohst的重复解读,《铳梦》采用了更为形象的表达方式,构建了一个人如草芥垃圾场(废铁镇)和一个衣食无忧的牢笼(萨雷姆),通过主角阿丽塔的心路历程,慢慢揭开了“何为人”的主题。

  这是一部超长续航且厚重的SF大作,随便拿出几话就可以拍一部很棒的电影,以下我用一些场景的剪辑来给各位朋友简单介绍下吧:

  Part-1 关于爱情:阿丽塔的初恋和归宿

  这位叫尤浩的小偷(电影中迎合美国人口味叫雨果),作为阿丽塔的初恋,在某个雷电交加的雨夜得到了女神初吻,但其实阿丽塔和尤浩的爱情,纯粹是阿丽塔太年轻,因此在电影版没有描述的后续漫画故事中,阿丽塔每当遇到危难,曾想起过依德、杰秀皇、宾古吴却再也没有想起过尤浩,这证明了阿丽塔的爱情观和战斗能力一样,也是在不断地否定中成长。

  这个需要阿丽塔来挽救自己的尤浩,最后自己走到了末路

  虽然漫画第一部结尾时,阿丽塔的肉身(漫画第二部中介绍阿丽塔大脑在第一部时其实已经芯片化)和同样也不怎么样的侯基亚在一起了,但肉身的阿丽塔并不是阿丽塔。《铳梦》第一部的收尾有些草率,造成了和第二部的衔接有些不够通顺,但木城大师描写的阿丽塔这两段青涩的爱情时,画风都偏柔软,部分画面甚至有了宫崎骏天空之城的感觉:闪电风暴过后,一定是那充满蓝天白云,充满碧草繁花的世界。

  Part-2 死亡球赛场的王者

  现在来到了故事的第二章,与后来失去依德时的心悸状痛苦到不能呼吸甚至主动求死不同的是,在失去初恋之后,年幼的阿丽塔只是选择负气离家出走,去参加了和飙车类似的一种高风险运动——死亡球赛。这很好理解,毕竟失去初恋和失去至亲,对阿丽塔来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好比你非常喜欢一个好看的杯子,非常爱惜它,不小心摔碎了的心痛,和失去了一条手臂的剧痛,那是截然不同的。

  死亡球比赛让阿丽塔找回了自己

  值得说一下的是,在漫画中死亡球比赛只是年幼的阿丽塔叛逆的发泄,并不是电影中登上萨雷姆的手段。在死亡球篇中,依德为了找回阿丽塔,主动充当了卫冕冠军王者杰秀皇的医师。

  在杰秀皇与阿丽塔市场偶遇,一言不合就要腕力比赛的这一片段中,依德和阿丽塔曾装作互不认识,而且被杰秀皇一眼看出。即使在以细腻著称的日系漫画中,也是极少会有这样的情节的,因为过于细致了,功力不到位的漫画家无法绘制出如此细微的表情,依德医生的内心担忧却故作轻松、阿丽塔的内心愧疚但绝不承认、杰秀皇的看破一切但不为所动,和故意挑起事端的修密拉,这每一个小的细节,都远远超出了漫画语言的表达范畴。

  最终故事如观众预期的走向,阿丽塔战胜了王者杰秀皇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并且重新回到了依德身边。

  Part-3 废铁镇的小酒馆

  在废铁镇,飞行是重罪,天空是属于萨雷姆的。

  依赖萨雷姆丢弃的垃圾建立的城镇,有阴冷潮湿的夜和噪杂凌乱的地下黑市,还有蠢蠢欲动双眼发红的赏金猎人。

  傍晚阿丽塔来到了打工的小酒馆,这里是赏金猎人娱乐和交换情报的地方。

  阿丽塔用自己的电子琴弹了一首曲子,自从她来了之后,店里的生意好了许多。

  这个叫做康萨斯的酒吧,是小美和他的养父以及修密拉的生计之源,也是阿丽塔死亡球赛退役后的唯一的工作。

  第三章故事的开篇无比的温馨,为酒吧被狂战士破坏后,阿丽塔众叛亲离埋下伏笔。一群悲伤的人里,失去最多的那个,通常不是哭得最痛的。

  NEWKANSAS酒吧穿着包臀裙卖唱的阿丽塔,原来每个女孩子都有音乐梦想。

  “凯丽姐,前几天工厂的大炮打下来一只机械鸟。”

  后来就是这只鸟,引发了阿丽塔人生的第一场死斗,从此她失去了栖身之地,走向荒野,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阿丽塔被众人从镇上赶走,她背着电子琴和一些简单的自制武器,准备迎接狂战士的复仇,回想起小美养父的话,她的眼神里有点落寞,这是失去了尤浩、依德之后,阿丽塔再次无依无靠。

  这三个人可以说是尤浩、依德死后,阿丽塔仅有的亲人

  艰难的战胜了狂战士之后,依德已死,阿丽塔被工厂背叛,抓起来等待被执行死刑,阿丽塔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她躲在意识的空间里,不再挣扎,静静等着的死亡。

  随着身体渐渐冷却,阿丽塔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此时萨雷姆的交易员承诺了第一个任务是寻找铁士代诺,阿丽塔猛然想起了,铁士代诺还活着,依德仍然有复生的可能,于是阿丽塔再次萌生了求生的念头,她选择失去自由,成为随时被萨雷姆监控的雇佣兵。

  等待和狂战士战斗的阿丽塔

  Part-4 荒野的战斗

  这一段,本以为会是最轻松好看的一段,阿丽塔第一次有了同伴,有人并肩作战了。这一段的故事背景是马借叛乱,地面上最强大的军事武装,花费数年装备了强悍的列车炮准备一击打下萨雷姆,在这一段故事中,身穿新娘婚纱的阿丽塔与叛军首领“电”的战斗是一个亮点。

  阿丽塔自己也并不认可萨雷姆与废铁镇阶级关系,虽然她内心充满矛盾地拒绝了“电”的策反,但在战胜敌人之后,违背萨雷姆的意志放走了他,这也为后来自己遭到萨雷姆的报复埋下伏笔。

  阿丽塔和她的美女接线员

  阿丽塔自己其实也不过是萨雷姆的棋子,很快萨雷姆凭借超高的科技和阿丽塔的战斗数据,复制了几十个外貌与阿丽塔一模一样战斗力甚至更强的复制人。

  萨雷姆仅动用了一只阿丽塔的复制人,就平息了马借之乱,强大的科技力压制,让地表的叛军颤抖,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反抗。而真正的阿丽塔也在与复制人的战斗中落败,被萨雷姆作为测试机丢弃。

  量产型阿丽塔与马借叛军的战斗有明显的维度压制

  Part-5 安息献给战士

  阿丽塔被复制人打成重伤,她再次苏醒后,拖着残破的身体去完成自己最后的任务,寻找铁士代诺。

  这一段与铁士代诺的战斗,一开始阿丽塔就中了电子陷阱,意识陷入的梦境深处,这里漫画的分镜十分精彩:

  梦境一:阿丽塔又回到了最初与依德相依为命的废铁镇,依德转身微笑,伸手邀请阿丽塔一起回家,阿丽塔明白只有杀了依德才能逃出电子陷阱,于是她闭着眼睛拧下了依德的头。

  梦境二:阿丽塔早晨起床,依德温柔的端来了咖啡,此时阿丽塔在电子陷阱中陷入已经比较深,对现实和梦境的边界已经模糊,有点享受这温柔的时光,但是看着咖啡里自己脸颊的倒影,她再次清醒,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在无比挣扎中,第二次出手杀死了自己最爱的男人。

  梦境三:重回到依德捡回阿丽塔的片段,在废铁镇的垃圾场,依德和铁士代诺都成为了阿丽塔的家人,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呵护她,而此时的阿丽塔换上了淑女的长裙,带上了蝴蝶结,俨然成为了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在梦境的灾难中,铁士代诺用自己的生命保护阿丽塔,但是最终阿丽塔还是分清了这就是梦境,终于逃出了铁士代诺的电子陷阱。

  而后在现实中,她一刀斩下了铁士代诺的头颅,怪博士在此处有一句名言:

  如果这是梦的延续,为了保护你,我什么都做了。

  Part-6 萨雷姆的肠子

  可是怪博士铁士代诺并没有死,他在腰上备份了自己的大脑,然后用自爆机器人炸毁了阿丽塔的身体,并把她修好后带到了萨雷姆。让我们得以看清了,废铁镇眼里的天堂之国的真面目。

  阿丽塔第一次登上了萨雷姆,她只想找自己的闺蜜,早忘了这里是前男友的梦想之地

  从铁士代诺的研究中得知,人脑具有业子力学效应,类似于因果循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业力,从而引发程序难以计算的结果,为了防范突发情况,萨雷姆的人工智能建立了安全机制,主要是以下两种手段:

  萨雷姆时期的阿丽塔颜值是最高的,脸上没有了奇怪的伤痕

  萨雷姆的成人礼:每一个萨雷姆的公民年满18岁时,要接受一个仪式,从而正式获得萨雷姆人的身份,即使连萨雷姆人都不知道,这其实是核心计算机的安全机制之一,在萨雷姆人成长到18岁时,切掉大脑换成芯片,清除业子力学威胁,使用了芯片脑的人类行为变得程序化,不会犯罪,便于管理,这是一种高效的安全机制。

  最终装置:人类的意识本身就是污浊与澄清的结合,芯片脑改造后的人类容易产生其它不良的情绪,于是萨雷姆建设了大量的生命终结装置,每天都有很多萨雷姆人选择自杀死去,这些悲哀的芯片脑人类如同得了抑郁症,同时受制于程序控制使他们不能反抗规则,于是只能选择默默死去,原来在萨雷姆,人类的生命才是最卑贱的。

  Part-6 生命之树

  铁士代诺改造后的阿丽塔已经过于强大,行动速度已经可以突破音障,在整个萨雷姆,都没有人可以能阻止她,萨雷姆的人工智能察觉到阿丽塔的存在后,无比害怕,终于暴走选择毁灭整个城市,让萨雷姆坠落同时毁灭废铁镇。

  在毁灭与创造之间,阿丽塔选择了同化身体,变成了一颗大树,避免了全体人类的灭绝。

  (这情节我一点也不喜欢,但是作者这么画了,没办法,所以我也不打算多写什么。)

  阿丽塔最后的告别

  结论:

  刘慈欣老师的科幻小说《赡养人类》中曾经有一段对“终产者”的描述,基于“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原则”,人类制造了保护私人权力的安全器械,这些纯自动化的机械人,最终成为了只为最富有的一位“终产者”服务的杀戮兵器。而铳梦中萨雷姆的安全机制与大刘老师的思想异曲同工,木城和刘老师两位天才的思想总是能给人震撼和惊喜。

  如果朋友们没看过《铳梦》这部漫画,我再次强烈推荐,这部神作绝对值得一看。

  走过路过的朋友,欢迎留言点赞关注,感谢。

也喜欢

臧天朔的个人简历(臧天朔在北京的实力)

  说起臧天朔,上了岁数的北京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