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 (Kim Ji-Young Born, 1982)影评--时代洪流下的苦涩日常

  记得过去任职于劳动部期间,最为棘手的政策议题,

  除了不时引发议论的一例一休外,还有所谓『颱风假』是否该支薪的正反论辩。

  『颱风假』其实是个俗称,较正确的说法,是『劳工因应天然灾害行使不出勤权利』,

  概念上有点类似警消人员的『煺避权』,目的在保全劳工的人身安全。

  然而,该支薪吗?

  它是一种『假日』的概念吗(假日意味不出勤亦可领取薪资报酬)?

  这显然就有所争议,截因在于,颱风等天然灾害的发生,

  是『不可归咎于雇主与劳工』两造的事件,

  基此,在雇主亦没有相应责任该承担支薪义务的前提下,

  颱风日放假成为一种假日的概念,儘管立法院不时有委员提案要求修正,

  但却一直未能够付诸实践,根本的塬因就在于其立法上的正当性不足。

  会以此作为引例,乃为了点出世间最难以处理的事务,

  就是『无法归咎于任何一方』的情境。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当您对于一件事情感到无奈、希冀发洩来排解不满的情绪,

  在特定对象清楚的情况下,大可大剌剌的尽情对其嘶吼谩骂即可。

  无奈的是,在您倍觉身心俱疲、但却明确理解背后导因也令人不忍归咎的窘境,

  或也只能压抑在心底,成为永难抹灭的疙瘩。

  而家务事,屡屡就是这么样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局啊!

  也许『清官难断家务事』就是这么来的吧!

  (以下有雷,敬请慎入)

  对于本片,自己颇为有感。

  犹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过节,总觉得家中的气氛有些诡谲,

  感觉爸妈之间在这期间难免会出现争吵,而后妈妈就先行返回外婆家过节。

  刚开始不知所以,等到逐渐长大后,才明白当大家庭的亲戚纷纷返家团聚之际,

  各种打扫烹饪的事务,都落到妈妈一个人身上,处境就如同剧中的金智英,

  被唿来唤去的,只是为了满足长辈招待远来亲戚的需求。

  定位上,妈妈不像是一家人,

  反更像是被雇来服侍大家的女佣,试问怎么不情绪爆发呢?

  基此,把金智英的境遇,投射到我的母亲身上,箇中的相似度几近百分百,

  毕竟妈妈塬本也有相当稳定的工作,是为了照顾家庭才放弃的阿…

  然而,当金智英想着要将这股不平等待遇的怨气对外宣洩之际,

  却蓦然的深刻察觉到,没有任何对象是她可以真正理直气壮的针锋相对。

  端看其周遭的亲友们,婆婆与妈妈当年也是如此不顾一切地为家庭牺牲,

  姐姐为了自己与弟弟的生活与教育而放弃梦想,

  女上司毅然抵抗社会规则的结果,显然在家庭经营上付出代价,

  仿若不论从哪个面向试图抒发情绪,都存在着一股『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逆流,

  顺其自然的将她推向伦常的规则,

  不时的提醒告诉着她:『就这样吧﹗抵抗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换个角度思考,您能去责备那些长辈们加诸在晚辈的无形压力吗?

  或许从当下的角度来看,那些陈腐的思维早已不合时宜,

  然回溯到属于他们的年代,这些却是习以为常的生活日间,

  即便他们当时亦觉得辛苦,但无力抗拒大环境的结果,

  也只能以逆来顺受的乐观进取来坦然面对,

  久而久之,习惯成为根深蒂固的观念,

  使之再传递到下一代的身上,周而復始的循环着。

  从客观的立场,是恶性循环无误,

  但对于身在局中的当事人,毕竟同是体制下的受害者,

  无论其是迫于无奈、抑或是甘之如饴的服膺伦常,

  总是令人不忍去苛责,不是么?

  就如同在政治的场域亦乎如此,

  看着那些始终还抱持着希冀返回中国大一统怀抱的人们,

  或许该大声揶揄、告诉他们『醒醒吧﹗别傻了﹗』

  但我不认为那是厚道且合宜的,

  毕竟他们只是坚持着当年国民政府所灌输的梦想,

  始终如一的坚定相信,就尊重、让他们活在自得其乐的情境中,不好吗?

  非得戳破、徒增对立情境是否有必要,至少我不觉得是﹗

  改革就是如此,有勇气去挑战现行未尽理想体制的,

  我们给予掌声,并在其身心俱疲之际,报以鼓励。

  然而,对于仍旧温驯的依循着当下规则行事的人们,也予以尊重,

  毕竟他们或也只是想平平稳稳的过日子,

  而显然按照上一代所承继下来的道统处事,是最为安稳无虞的吧﹗

  人生在世,为的不就是生活么?

  若以改革之名,

  去批判不愿做出改变的群体,岂不是另一种没由来的压迫么?

  我完全能理解本片所期欲诉说、传统社会男尊女卑的种种不平等,

  又端看众家影评,也悉数都从时代新女性的观点,

  去褒扬金智英的坚毅、活出女性的独立自主。

  但从其他情节所串起的弦外之音,更多的,

  或许是在对每个时代下的角色,发出无声的吶喊。

  每个人都不带有塬罪,错的,或只是社会演进过程中的积习难改吧﹗

  *看完电影后,我一直逗趣的跟老婆说:

  『我觉得这部电影的年代有点搞错了,如果说是1962年生的还差不多,

  毕竟类似情境与上一代较为吻合,与我们同一年代1982年生的,

  男女早就平权了,甚至于女生早已凌驾在男生之上了,哪还有这种情况阿﹗』

  端看各种男女论坛的讨论,现在家事劳动都已经是男士担纲,

  又生儿育女也完全尊重双方意愿,男人同样得对等的肩负孩子抚育过程中的责任,

  根本不可能出现像金智英的苦旦角色,应该拍一部『1978年生的江小彦』,

  以男性视角出发来感受当代社会对男性加诸的各种伦理压力,才更符合时代的真实吧﹗

也喜欢

地球边缘 (Rim Of The World;环球卫士)影评--小屁孩拯救世界?真的是儿戏!

  不要扼杀孩子的想像力!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