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 (Fractured;断裂)影评--醉生梦死又何妨呢?

  人生的崩毁,往往来自于四个关键因素:酒、毒、赌、情。

  酒,麻痺了个人的心智,往往在半梦半醒之间,

  创造出多重虚实交错的轨迹,致使整日恍惚,无法存有理性的判準;

  毒,基本上是同款的劣因,败坏着人们的物理躯体,

  使人不再有办法循着常人般的过活,而逐渐走向萎靡;

  赌,则是将自我人生的自主性双手奉上,

  终其一生的被迫在躲债与追债的迫害下度过。

  而最后,也是自己认为最棘手的,反倒是『情』,

  逝去的情,沉苛的情,都使我们纵然完好无暇,却依旧诡异的不像是自己,

  一如电影『东邪西毒』中的那罈『醉生梦死』,即便只是淡如水的清泉,

  却基于得用以疗癒个人的伤痛,而视之为佳酿,

  让清醒的自己得以催眠记忆中的伤悲,那俨然是一种痛苦的自我否定。

  一朝虚幻的假象不再,所必须面对的,恐怕是难以承受之重。

  耐人寻味的是,四个看似崩毁的因子,

  却可能在彼此的叠合之间,产生某种未知的化学效应,

  让看似早已无解的人生课题,有了重新迴光返照的曙光。

  最简单的例子,当我们在面临情伤之际,用以挥别往昔记忆的方法,

  往往是寄情于杯中物来自我麻痺,在酒精中沉苛,

  彷若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似的,据此才有可能将心中仍未浇熄的那份爱,

  留存在心底,任谁都无法摧毁之。

  在诸此情境之下,外人看来或许解读为一种对现实的逃避,

  但对其个人而言,意识上却是快乐的吧?

  颇有种『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感觉…

  (以下有雷,敬请慎入)

  本片的故事,基本上即是架构在前述所提及的交叠情境,

  使男主角在无法忘情于前妻的逝去之余,开始有了酗酒的劣行,

  在酒精催化的状态下,又不慎的误杀了现任的妻女。

  在为麻痺自我、掩盖脑海中不忍卒睹的真相,製造出另一个意识空间,

  将治疗的医院视之为嗜杀无辜、摘器官贩售的器官贩子,

  经过一番营救后,莫名地将不知名的病患当成是妻女救出,最终踏上归途。

  在返家的途中,其仍旧沉浸在甜蜜温馨的情境,

  坦白说,或许任谁都不愿意去戳破那美好的场景,

  毕竟对其个人而言,真相一点都不重要,

  只要能够让自己重温往昔的天伦之乐,就足够了…

  儘管电影试图藉由记忆的虚实交错,达到逆转再逆转的反转效果;

  然而,由于梗铺得太过浅白,相信打从一开始,

  或许影迷们大多能够猜到剧情的走向,

  致使最终当真相大白之际,其实是一点震撼感都没有的。

  直是觉得哀伤,但也不禁认为,对于曾经有过记忆创伤的人们而言,

  让他们活在自我幻想的世界中,又何妨呢?

  即便是自认为清醒着的你我,当我们面对着情伤之际,

  脑海中是否也曾有过『如果当初怎么样,或许结果就会不同…』的想法呢?

  若答案是肯定的,则同剧中主角的情境并无二致,只是程度的差别罢了。

  我丝毫不觉得这叫做自欺欺人,毕竟人生是存有无限想像的,

  骤然将自己禁锢在煎熬的真相,

  何不试着擘划出快乐的虚拟空间,在当中自得其乐呢?

也喜欢

地球边缘 (Rim Of The World;环球卫士)影评--小屁孩拯救世界?真的是儿戏!

  不要扼杀孩子的想像力!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