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The Father,困在时间裡的父亲)影评--无忧的惊疑

  每每在提及阿兹海默症的时候,众人总是不免给予如下的评语:

  「失智症患者自己活得轻鬆愉快,

  反正他们也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也记不得一切烦忧恼人的事,

  真正累的,反而是身旁的贴身照顾者。」

  立基在这般视角下的解析,可以清楚看到,

  与阿兹海默症相关的电影,泰半皆是呈现周遭人等的种种妥协与挣扎,

  述说着家有该症头的患者,将陷入情感与现实间的心理折衝,

  矛盾的情愫,不时激盪在照护者的念头之间。

  换言之,镜头的聚焦点在于他者,罹病的当事人反倒坐实成为配角,

  对其内心间的诸种念头未有多加描绘,

  毕竟失智症下的想当然尔,早已没有自由意志的能力,

  自然内心的刻画也就相对空泛,仅以各种表象的特徵,

  诸如大小便失禁、表达能力稀缺、以及记忆的错乱颠倒等,

  藉由外在条件来证成其失智病徵,俨然少了一点临场的真实感。

  而本片之所以广获好评,

  个人认为,直臻患者的心灵世界,

  具体揣摩描绘记忆渐失情境下的各种样貌,应是主要的亮点所在。

  (以下有雷,敬请慎入)

  电影的故事相当单纯,一名罹患阿兹海默症的父亲,

  由大女儿悉心照护者,但因个人生涯规划,

  女儿希望偕同男友移居巴黎,正安排将父亲送往安养机构。

  此时,或许感到有那么几分不安之情,父亲开始陷入各种妄想情境,

  怀抱着对已逝小女儿的思念,将大女儿,男友,医师,看护等角色,

  交杂着往昔与么女的互动情景,时空与关係交杂紊乱的不断重组,

  一次又一次的衝击父亲塬本对自我记忆笃真的信心,

  终在最终短暂清醒之际,想及脑海中错乱的关係脉络,

  灰心之余,从而忘却了自己为谁,

  等同于反璞归真,回到了人类诞生的塬始状态。

  精彩的场景排列,清晰的人物关係纵横轨迹,

  搭配上影帝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细腻且精湛的诠释,

  即便剧情何其简单,却有着卓越出色的呈现,

  震撼心灵的后座力,是何其巨大的。

  尤其结局中,当父亲宛若婴孩般的躺在看护身旁,

  就像是母亲抱着儿子般真切,

  不禁让人想起俗语所云:「老人孩子性」,

  当一切重新归零,心下最企盼的,还是妈妈当年最慈爱的拥抱吧!

  观赏本片后,您还会有失智症是「无忧无虑」的先入为主想法么?

  或许他们不再存有常人的理性计算能力,未能清晰连结各该人物的关係脉络,

  但就好似一部已然紊乱、等待着重新整理的磁碟机,资讯量并未有所稍减。

  在资讯同样爆炸、然却没有工具理出头绪的情况下,

  面对着次次不同、转瞬间更易的人事物,

  相信心下对于追求真实状态的那份窘迫之情,

  将驱使内心走向恐惧,未曾稳定的确认环境的全貌,

  那绝对不是无忧,而是无尽的惊疑。

也喜欢

地球边缘 (Rim Of The World;环球卫士)影评--小屁孩拯救世界?真的是儿戏!

  不要扼杀孩子的想像力!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