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外 (UNPLANNED)影评--现实与道德下的人工流产争议

  记得曾在网站分享文章中,阅读过一篇关于堕胎的报导,

  当中提到,吸取器在进入子宫后,

  经由超音波的显示,明显的会发现胎儿会无意识的躲藏,

  像是种天性般,或企盼着能够犹有一线生机。

  这讯息着实衝击着自我认知,过往对这问题未曾有深刻的体悟,

  但该文章所带来的即视感相当浓烈,彷彿提醒着自己,

  他朝如果又有了孩子,千万别做傻事,得顺利的让他诞生才行。

  果然,没多久就知道有了二宝的消息,儘管二个孩子从不在自己的人生计划中,

  但想及惨不忍睹的那一幕,第一时间倒也就欣然接受了现实。

  是道德谴责感使然么?

  或许有那么一点,总是无法闯过良心这一关,但更精确的说,

  那该是血缘之间与生俱来、说不出的微妙连结。

  那种心灵上的牵挂,没有任何学理上的依据,

  很多时候会被解读为道德感作祟,但唯有做为父母的才深知,

  箇中感受的的确确存在,而且驱使着你做出抉择、一个毫无挣扎的应然选择。

  人工流产的议题,随着女性意识的抬头,

  逐渐从生理上的应然,转变成争取平权亟欲攻克的堡垒。

  倡议者或总认为,孩子的缘起来自男女两造,但苦果最终往往是由女性承担,

  为免没有被预期的宝宝降临,搅乱母亲的人生规划,

  自然应让女性有自主选择生育与否的权利,这绝对是保障其生存权的至高价值。

  毕竟,现实境遇无从迴避,

  即便是卫道人士也必须正视孩子所带来的经济消耗战,

  对于早已相形困窘的个人而言,根本雪上加霜。

  倘若连父母自己尚且都无法周全,

  试问又如何许孩子一个无忧无虑的未来呢?

  想到这裡,会不会选择不让他来到世间才道德些呢?

  坦白说,这问题真的没有答案,

  正反两造所抱持的立论基础,皆有其主客观依据,说甚么都失之公允,

  毕竟任何辩解,似乎都是在已有既定立场后,才付诸衍生解释,难免显得偏颇。

  端看两造势力的消长,或只能说现实考量还是大于道德诉求,

  想及未来庞大的教养费用,恐拖垮父母本已拮据的经济情况,

  多数人泰半较愿意接受「不适合就不该来」的想法,

  而认定女性理当在怀孕一事,该有绝对的自主权。

  对比悍然反对堕胎者,好似只剩下传统宗教价值,

  以及前述所为看不见的血缘连结立论在撑场,

  流于道德劝说的结果,已不再被青睐。

  但看不见真的不代表没有,惟有当自我处在彼时的情境中,

  才能体悟亲子间与生俱来的连结,继而才能懂吧!

  (以下有雷,敬请慎入)

  电影主角在自己经歷过两次堕胎后,与执行人流手术的「计划生育诊所」结识,

  进而到裡头任职,还当到了主任的位子。

  该诊所的宗旨,本在藉由正确的性知识传递,

  让人们不会动辄怀有非生涯规划下的胎儿,从而大幅降低堕胎率。

  主角一开始觉得该工作很有意义,那是让女性得以选择自己掌握幸福的重要关键。

  但随着接触诊所络绎不绝的堕胎客户,

  让他内心一次次产生激盪,来自于道德感的谴责日深。

  终于在偶然看到完整人流手术实况后崩溃,

  深刻的体认到该诊所根本就是将堕胎作为营利的手段

  ,而非真正倡导人们藉由正确性教育来防範堕胎情事。

  心寒之余,她毅然投入反对阵营,成为捍卫孩子生命权的斗士。

  到底是妈妈的选择权重要?还是孩子的生命权至上?

  基本上,这是个无谓的「循环命题」,

  毕竟亲子生活相依,纵使在怀孕阶段,给予孩子绝对保障的生命权,

  但诞生到世间后,各种经济拮据的限制,

  仍将使自己时时处在「被选择」的宿命中,一样不存在生命的独立性,

  这跟当初在腹中就被母亲选择,又有何差异呢?

  既是无解的循环,也就无需在其间多行辩解,顺着个人心志前行即可。

  倒是耐人寻味的,是关于非政府组织的营运模式,

  剧中的「计划生育诊所」及是非政府组织,

  标榜着协助女性自主权、倡导正确性知识为宗旨,

  但实际上却是用人流手术来进行营利之实。

  当主角发觉有异,向高层提出质疑,得到的回应倒也振振有词,

  认为教育宣导工作根本就无法营利,

  那彷若是一个大钱坑,不断的消耗组织的资本,

  倘若没有人流手术的庞大收益,

  恐怕连最基本的维运成本都无法支付,那还不关门大吉。

  的确,能够达到财务自主的NGO,是我们所企盼的理想,

  但当这理想是建基在衝击自我道德认知的基础时,是否还能够被接受,

  就端赖如何去说服自己接受,同样没有所谓的「标準答案」。

也喜欢

地球边缘 (Rim Of The World;环球卫士)影评--小屁孩拯救世界?真的是儿戏!

  不要扼杀孩子的想像力!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