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敌人 (A Perfect Enemy)影评--西班牙式的诡谲布局,完美

  该如何去定义「完美」,按电影所援引的箴言:

  「无一分可增非完美,无一分可减才是」

  (Perfection is achieved,

  not when there is nothing more to add,

  but when 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take away.)

  当您臻至堪称完美的顶峰,再往上爬,或也不过就是「完美plus」,还是完美;

  然而,如果完美之境存有可能招致减分的因子,

  他朝因子被诱发、被迫得往下走一阶,那么,从而也就完美不再。

  诸此完美的界定,正是本片核心的意旨,

  当成功人士已然囊括社会标準下的所有桂冠,如何稳居完美宝座而声名不坠,

  则持续锦上添花的、在成功之上附加礼讚,实无必要。

  相反的,其有必要再行检视自我一路走来的生命歷程,

  端看过程中有无可兹非议的污点,

  进一步发现之、摧毁之,洗白个人平生履歷后,才能确保完美状态得以永恆持续着。

  类似的「侦错」过程,

  行于外,等于是「毁尸灭迹」,将一己不堪的过往迹证逐一销毁;

  行于内,则诉诸内心善恶间的激盪,

  善念冀望自我引以为戒,莫再犯上同样的错误,

  而恶想一心只求隐恶扬善的表面功夫,

  举凡阻碍臻至完美的因子,都该被遗忘于潜意识之下。

  而电影的故事,正是循此追寻完美的理路中开展。

  沿袭着西班牙悬疑电影的绝佳诡谲氛围,本片铺梗功夫颇为精妙,

  藉由层层套叠的叙事,由浅入深的、一步步将观众带往醉人的推理剧场。

  起初或会觉得情节流于鬆散,一时摸不着核心头绪,

  但随着故事起承转合的演绎,早先以为冗余的桥段,瞬时又紧密扣连着接续的发展,

  环环相扣直至最终的结局产出,一气嗬成的观影体验,不禁令人啧啧称奇,

  相当推荐给喜欢经典电影「佈局」(Contratiempo)的朋友。

  (以下有雷,敬请慎入)

  电影叙述知名建筑师奥古斯塔因偶遇一名神秘女子泰丝特而错过班机,

  在候机等待的时间,泰丝特主动上前攀谈,

  让奥古斯塔开始怀疑她的动机不单纯,

  但却对其所讲述的成长故事,相当感兴趣,

  索性当个聆听者,端看她究竟意欲何为。

  然而,随着故事的描绘,

  奥古斯塔仿若都能在自我记忆中,找寻到相仿的记忆片段,

  这不禁让他觉得更加诡谲,心思好似被对方看穿般的踌躇不安。

  直到泰丝特提起暗恋一名美丽的陌生女子,唤起她的名字之际,

  奥古斯塔才恍然大悟的了解,

  泰丝特根本就是自己内心下、最不愿意被忆及的暗黑禁地,

  她象徵着的,是自我完美人生下的污点,是杀害妻子的罪恶深渊,

  究竟是要从此消灭它、抑或保留着作为警惕,让奥古斯塔内心激盪不已。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抹去该段不堪的记忆,

  让自己从此无须再背负弒妻的心理罪,昂首阔步的迈开人生的完美续篇。

  以自欺欺人的方式,绕开弒妻真相而打从心底相信妻子只是失踪,

  性质上与电影「记忆拼图」(Memento)相仿,

  都是以塑造假想敌的幌子,抹去己身的罪恶,

  如此才能安然无恙的继续寻常的生活。

  无奈,底心下的善恶折衝,丝毫不见容谎言掩盖真相的情事,

  时不时诱发自己勇于面对的心思,

  驱使必须在坦承不讳与石沉大海之间做出决断,

  才在完美不容存有污点的考量下,选择了扼杀善念的萌生。

  儘管结局显得暗黑,但却异常真实,

  毕竟人为了追求完美,往往不择手段,不是么?

  *未知大家都是从甚么时候开始怀疑泰丝特只是奥古斯塔投射下的人格呢?

  自己是在两人即将搭上班机之际,

  不约而同的作起相仿的甩外套动作,才推断泰丝特根本不存在。

  动作上的巧妙安排,足见编导的细緻功力,真的值得台湾从业人士的学习。

也喜欢

地球边缘 (Rim Of The World;环球卫士)影评--小屁孩拯救世界?真的是儿戏!

  不要扼杀孩子的想像力!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